名家访谈
首页 > 名家访谈

一个平实的大学者:记书法大家欧阳中石先生

www.pp6.cc2009-11-17 来源:人民网

主持人:各位网友上午好,欢迎收看“人民艺术家”访谈。今天走进我们直播间的是一位自称“教书匠”的老先生,他学富五车、著作等身,于京剧、书法和书法教育等领域皆有高深的造诣,堪称当今书坛的泰斗。他就是大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欧阳中石老师您好。欢迎您,请您和网友打个招呼。 

欧阳中石:大家好。

主持人:欧阳老师,据了解您在首师大的书法教育体系中除教授学生如何学习书法之外,还特别强调要他们主修一门书法之外的学问。您这是基于哪方面的考虑?请您谈谈您的想法?

欧阳中石:我是这样认为的,书法应当怎么样来理解。“书”就是书写,写,就是写我们的汉字。因此,我们必须对汉字有一种研究。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渊源流长,它的标志、成就很了不起,但是它最突出的标志是什么?我自己认为,是汉字。人与人交流思想依靠什么?依靠语言。在我们国家中,地域广大、交通不便,在古代的时候,单纯地用语言来交流有一定的困难。一个县、一个省,语言有时候不同。但是,要突破这种限制、这种时间的限制、空间的限制,我们就有了我们的文字,这个文字就是我们的汉字。我们的老祖先非常了不起,因为要想突破象形上的限制只好用图形,我想这一点和世界的人民都想到一块去了,用一个图形最清楚,用形象来说明问题最有力量。所以,我们的汉字,首先就采用了象形的办法,画个山,谁也认得那是山,写个水,谁也认得是水,写个人,谁也认得是人。就这样,汉字产生了许多形象。不管你的语音怎么样不同,但是一看形象,就清楚了。这是了不起的一点。更了不起的,我觉得,形象只能讲有形之物,有些动作性的东西、抽象性的东西怎么表示,这就困难了。然而,我们的祖先很有办法,把两个形象一凑,就可以表明很复杂的意义。比如说画一个拱着手的人,旁边再画一个,一个跟着一个,很明显就是“从”,这个“从”的意思,如果不经过这两个形象来表示的话,表示不出来。这样就是“从”。反过来,冲这边,就叫做“比”,两个比邻,挨得很近,就是“比”。如果把两个反过来,背相对,这就是“背”,都是“人”,但是这成了相背。如果一个这样,一个反过来,就是“化”,就是变了,可以变化了。这种情况太了不起了。所以,我们中国人利用会意的办法可以把两个具体的变成一个抽象的含义,这种能力了不起。两只脚并摆着放,就是站立,如果分前后,就是“步”,就是走。如果在水里走,旁边再加三点水,这就成了“涉”,这种用具体的形象而加在一起产生出来很复杂、很抽象的许多概念了不起。应当承认,在这种用形象一起来表明一个意义的话,这在人类的认识问题上、表现问题上是一个了不起的飞跃。这一点,我们很自豪。我们知道很多文字也都是这样开始的,但是会意的角度就很难达到了。我们的祖先想出了这种办法,很容易地就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认同,更了不起。我觉得,我们的汉字还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事物的分类、自然界的分类很复杂,分得也很准确,我们的文字恰好就把它们反映出来了,把自然的分类也做了文字的分类,比如植物有关的都带“路”字边,和山有关系的都带“山”字头,和花草有关系的都带“草”字头,这多了不起啊。所以我们的汉字由这三点就完全可以不同语言,但是从形象上、从理解上都可以理解。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汉字有着一种可以放在世界交流中起作用的一种重要工具。

主持人:听您刚才说汉字,我觉得您讲出来的都是感觉汉字一个一个都活过来了,是很生动的。

欧阳中石:所以,我说这个汉字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个最直接的标志,不能不研究它。我非常希望我们更多的同志们把它们研究好,普及给别人,使得许多人都理解我们,我想,会在我们中国,会在全世界做出重大的贡献。

主持人:欧阳老师讲得非常好。欧阳老师,您习书那么多年,已然是一位书法大家了,请您跟我们谈谈书法对于学习、理解、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

欧阳中石:我是这样理解书法的,“书”就是写,我们就是要解决汉字的显现。汉字怎么显现出来?就是用书写的办法把它显现出来。“书”这个字也很好,就是用笔来说话。“写”很了不起,和古代旁边加上三点水一样,就是把这个事物摆在这儿,事物是摆不过来的,可是用字就可以摆在这儿,让大家一看都懂了。所以这是了不起了。为什么叫书法呢?原来是这样,书有书的规律,书有书的方法,有书的要求,应该说,这些汇总起来,形成一门学问,叫书法。还可以颠倒过来叫“法书”,我们用手写字,写出来的字可以做别人的模范,可以让大家来学习的这样的书叫做“法书”。所以,我们现在叫书法是把这一门学科笼统、概括起来说是叫书法的研究,但是,不能随便拿着一张字、拿着一个作品说这是书法,这就不行了,而必须是一门学问或者说我们用这门学问制造出来一种艺术,我们也可以叫做书法艺术。我应当说明一点,10月5号公布,联合国批准了我们中国的书法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这一点我们很高兴,得到了世界人民对我们的认同。我们应当道歉,我们过去没有把它很好地献给我们的世界,现在被大家认可了,把它提高到一定位置上,我们作为一个中华儿女,应当有责任使我们的汉字起到更辉煌的作用,我们让它更科学化、让它写得更美好,献给世界人民。

主持人:欧阳老师,还可以说您是一位杂家,因为您最开始学的是哲学,哲学号称是最难的一门学科,您在其他的领域,包括京剧、教育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请问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欧阳中石:今天这个牌子上写“人民艺术家访谈”,我很惭愧,我不是一个艺术家,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所以,我常开玩笑说,我是一个教书匠。确实我在小学、中学、大学以及博士后,都教了一个过程,我觉得,这是我的职责。作为“家”,我不敢当,最不敢当是“艺术家”,我觉得我们有责任,也有条件把我们的汉字书写得更加美好,更加动人。所以,我在我的学校里面,我们的研究院有这样一个故事,“做字行文、文以载道、书以焕采、切时如需”,就是一定要为文服务,一定要为我们的时代服务,我们做的就是使我们的载体更加美好、更加有作用。我想,光研究怎么样写还不够,还需要用更丰富的知识。许多文化上的问题都需要涉及,即使是一些咱们看着没有关系的,我也觉得有关系。比如,戏曲,它是一个形体艺术,也是一个歌唱艺术,就形体这一点,我们的文字就有借鉴的地方。在声音上,就会形成节奏,就会形成旋律,我们书法的文字也应当有旋律,也应当动。但是我们更相信它,它必须符合文化的规律,它必须符合哲学的原理,它必须能够传达人们的思想,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书法研究者,应当广泛地涉猎各种文化。我有这样两句话,我们研究艺术,必须研究科学,有科学的思维;研究科学,也可以有艺术的灵感。艺术和科学两者,我们应当融合在一起来考虑。这样的话,才能使我们的视野更宽阔,对我们面前树立的目标可能更高一些。我想这样来学习、这样来培养学生,是会有利的。

主持人:欧阳老师您说得非常好。其实学习书法不仅仅是一门技艺,而应该是一种文化,应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欧阳老师,现在学习书法的人不管是成家的还是未成家的,普遍认为要把大量时间花在临习法帖上,主张笔塚墨池、怀素书蕉般的苦练,但林散之先生却说,书法不是练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可见,学养、阅历等字外功夫对于一个大书法家有很重要意义的。欧阳老师您在这方面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就,请您结合您的习书体会跟我们谈谈,学书之外的字外功夫的含义和意义?

欧阳中石:我想刚才我谈到的各种文化,都应当知道一点,这对我们的书法有极大的好处,这是一方面。我也看到我们现在许多朋友都看到了书法的意义,都在那儿写,好极了,朋友越来越多,可见它的意义和辉煌。但是,我有一个想法,大家都强调一个“练”字,我倒觉得,应当强调那个“学”,不强调“练”。练是必须的,但是不要过分地强调。我为什么强调“学”呢?“学”这个字本来当“获得”讲。什么叫获得呢?就是这个东西本来是客观的,我想变成我的,我就拿过来,就是我的了,这个我需要用一种手段去“学”,我就是要获得它。“获得”就是这个东西看来是你的,现在我经过一学就成为我的东西了。这个意义更重要。所以,我觉得,要学别人,要学我们国家在历史上的最高峰。这一点不假,我们的历史上,历朝历代有各种变革、有各种发明、有各种成就,我们的书法史都给我们说清楚了,摆出了我们的高峰,我们看到这个高峰,羡慕,学了没用,我们要它抓回来,抓回来之后,我们才更有可能、更有资格再往前走,再进行新的探索、新的创造,如果没有把历史的高峰抓过来就走,就不敢说走到什么地方了。所以,我觉得,应当强调“学”。在“学”这个问题上,我提议,应当有个说法,叫“打圆心”。抓住一点,要打透,如果能把这一点打透了,其它点就很方便了。如果这一点也打不准,那么点点都打不准,等于自己无所获,自己练,无非是重复个人的错误,所以,我特别提议要“打圆心”。什么是圆心呢?一门学问、一种事物有一个最要紧的地方,最要紧的是什么,抓住它,扩展开来,就是。如果眉毛、胡子一把抓,抓来抓去什么也没有。所以我经常这样说,我们学人,比如我们学王羲之,我们学颜真卿,你写好过一个字没有?你随便找一个字拿出来,你写一个和它完全一样的,如果真能够完全一样了,你获得了;你要这一个能获得了,你不要怕少,你再去写那一个,可就方便得多了。我们经常这样看,自己写了好几年,一个字也没写好过,都是自己练自己的,这个路途不如学别人的更近。我不否认,自己也可以写得很好,但是我们多看看别人的,不就更方便吗?参考会众多。只要抓住一个,真正拿到手了,大家不要嫌少,扩展开来就方便得多了。

主持人:看来学习也需要抓规律、需要讲究科学的办法。我看您曾经讲过一句话,德与学之间是平衡的,就像字出其人一样,在学习书法的同时也要有德,您是如何解释这句话的?

欧阳中石:所谓“德”这个字也是咱们的祖先创造出来的,也了不起。它讲究一个直。任何一个事物、任何一种思想要正直向上。“直”就是正直向上,无论从思想上,无论从行动上,都要这样,这就是这个“德”字,双立人,一个“十”,一个“四”,下面还有一横,下面还有一个“心”。这个“十”字把这个“四”竖起来,下面一个横,就是一个“直”,从思想上,下面是一个“心”,从行动上这边是双立人,都要这样做,它是正直、向上的意思,自己努力地向上,周围绝无影响,无限的向上,上天也包容得了,自己要这样,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这样的话,自己有私德,也有公德,就都能取得很好的成就。我们的节气里面有一个节气叫冬至,冬至这一天有一个特点,冬至当日回,在这一天之前是一天短一天,短到这一天开始变了,开始一天长一天,一天长一天,为什么?这一天叫“德日”,就是它开始,阴气下降,阳气上升,正直向上了。所以,说每一个人,每一个写的字,每一个工作,都要讲德,它就会使得这个事业使我们全民都会正直向上,都会旺盛地发展。

主持人:我再问您一个问题,2002年您被授予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教育特别贡献奖”,这应该是很高的荣誉了。

欧阳中石:那是同志们对我的爱护。

主持人:您有什么感触?

欧阳中石:我很惭愧,我没有做好。不但对这样一个奖项感到惭愧,我对我遇到过的老师,我都惭愧。我没有把他们教给我的东西很好地教给我的学生,这是我的惭愧。我觉得我应当更好地努力,才不辜负这种奖项。

主持人:欧阳老师您太谦虚了。您刚才一直说自己是一个教书匠。所以我觉得您非常朴实,非常好。欧阳老师,最后再跟您聊一个事情。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请您跟我们说一段寄语吧。

欧阳中石:我觉得今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各个方面都取得很大的成就。在这60年里,我脑子里转得很多,可是十一之前的一个半月里,我得了一种病,说不出话来,很糟糕。我想表达我的思想很难,我写了一个东西,我现在也没有预备这个材料。我觉得国家60周年,这60年多不容易啊。我是山东人,我记得今年的8月8号,我在泰安写了四个字“国泰民安”。泰山脚下有一个城市叫泰安,为什么叫泰安?就是“国泰民安”,叫泰安,概有年矣,可是始终没有实现国泰民安,但是我们今年60周年,完全可以说这60年我们是国泰民安。从60年前,我们铸鼎开元,我们的国家就变了一个样子,经过60年的历程,应当说,和全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同舟共济、风雨同舟,大家一起走过了这60年,即使是甘苦,但是今天回过头看,也觉得非常亲切。再看看,受到了振奋、受到了鼓舞。我相信经过今年我们回头一看,作为一个年龄大的人,前20年走过了甘苦的路、酸辛的路,后60年走过了欢乐愉快的60年,我相信,今后更会走出更辉煌的路。

主持人:谢谢欧阳老师对我们祖国美好的祝愿,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

【收藏此页】 【关闭】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网友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 尊重他人,尊重自己,请网民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内容
 
昵称: 验证码: 1115    
丹青海藏网版权声明:尊重知识、尊重原创者,凡是通过丹青海藏拷贝复制图片文字资料,均须注明"来源丹青海藏网",违者必究。 丹青海藏刊登其他合作媒体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方便网民朋友获取更多艺术资讯,资讯内容及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在传递过程中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敬请谅解,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本周名家推荐

         纪连彬,1960年生于哈尔滨。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曾任黑龙江省画院副院长、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助理、研究员、院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