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feng.pp6.cc  
  
 
  书画家专题  
    于峰的写意世界

    我第一次看见于峰的画是在维也纳的艺术沙龙“沃克”(“wok”)里,四周墙上挂的抽象写意给人一种斑斓和朦胧的印象。
    于峰的画没有具体的形象,但你可以借助想象力,感受到波光荡漾,花儿浮现,水中倒影着蓝天白云。在色彩的搭配上,于峰既喜欢强烈的对比效果,有讲究整体的统一和谐。他的画光线感很强,大量的空白,鲜艳的色彩,滋润的水墨,形成了一种爽朗欢快的格调,完全不像有些“新国画”那样有意创造一种沉闷压抑的气氛。于峰作画重视情感的自由抒发,头脑里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放得很开,点,线,画构成了它的绘画世界。他的抽象大协议有一种节奏感,音乐味很浓,时而旋律缓慢抒情,如小桥流水;时而旋律激昂刚强,如激流撞击。于峰长期生活在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耳濡目染,头脑里想必储藏着大量的音符。
     中国古代画家八大山人(朱耷 ) 徐渭,石涛等人的大写意作品里,夸张,变形,扭曲,简括的手法十分明显,它们同现代的抽象画有什麽区别呢?于峰认为,古代画家官场仕途失意,为了避免现实,他们削发为僧,隐居山林,修炼作画。那些悲观厌世的残山剩水,枯枝败叶, 孤傲无奈的鸟鱼所反映的心态同现代人大不一样,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另外,古代画家不是象现代画家那样有意识的搞抽象绘画,他们头脑了没有抽象艺术这个概念。
    对于古代传统,于峰没有采取全盘继承或全盘否定的简单态度,它不断地从书法艺术和传统的笔墨技巧中吸取养料,并加以创新。可以说,于峰的抽象大写意根源于东方的土壤,同时又融合了西方抽象绘画的概念,具有现代气息。东西方的艺术语言之间,本来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作为艺术家来说,重要的是真诚的袒露内心,而不是迎合某些观众的欣赏口味。
    于峰是学院派出身。走进他的画室,一眼就看到他临摹的法国印象派之父马奈的《暖房》和西班牙画家委拉斯凯兹的《卖水的人》。于峰认为,弄清西方整个绘画发展演变过程,对一个中国画家来说是多麽的重要。为此,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泡在艺术博物馆里,临摹大师们的原作,反复体会起中传达的神韵和用笔技巧。同时,他也为自己的绘画语言找到了新的样式。
    最近, 于峰回到家乡济南,静静的在山东现代水墨画研究院举办了一个“现代绘画展”,如他平静谦和的性格一样不嗜声张。朋友为此质疑,他只淡淡的说:“只想于国内同行切磋。”于峰离开家乡13年了,也许正是这13年的海外生涯是他远离了浮夸,远离了狂躁,从而的以用新描述自己的内心世界。 文/李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