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feng.pp6.cc  
  
 
  书画家专题  
    于峰的文人表现主义

    不是第一次看于峰的画展,但似乎没一次都发现他的创作风格略有不同,一种循序的发展,很符合中国人的脾胃。世事艰难,几经暴风雨的冲刷。不过,若看过于峰早期的绘画,省略中间的探索过程,其画面造型在这时空两头的差别之间也算天壤之别,难说不让人瞠目结舌。有人说于峰的画象印象派,未尝不可,脱离艺术史名词界定,印象派一次可大派用场。但印象派毕竟带有古典弥留的痕迹,具象造型,随形附彩,标题说明,最重要的是光在画面的弥漫和游戏。这些在于峰的绘画中都已经不再是原则性的因素,尽管其作品仍然还有标题,偶尔也有个别具象的造型,但完全可以不引起观众的注意。看他的画面彩墨淋漓让人想到美国行动派绘画大师波罗克的英雄举动;一种畅然洒脱,一种不经意的把握,一种不屑解释叙说的洒脱。艺术回到本生,离开现实,离开种种原则规范与陈规陋习,离开观众习惯的技巧,离开对描绘内容的依赖,离开自然空间和人文空间,超越物质,超越习俗,打乱视觉习惯,颠覆构图与造型,让观众直接反应,让思维无所依托,一句话,一种新的视觉价值观。畅快。
    观众可能还来不及明白,他已经不再需要努力的理解作品,再认识作品,感受是唯一的目的。通过画面感受画家的存在,感受画家的思维取向和作画过程中某种能量积蓄后的爆发。感受与琐碎现实生活的断裂与对其的超越;感受片刻对常规思维的逃避和冷峻逻辑无法企及的境界。这些作品里面不再有故事,而只是抽象的感觉,情思和某种难以言语的Sensation。记得一次在伦敦,同朋友在一画廊看画,现代派的作品。休息的时候我问朋友的小儿看了些什麽,他诚实巴巴得说没有看到什麽,当被我问感觉怎麽样时,他的回答让在场的人忍俊不已:他感受很想念上帝。他仅仅四岁,可是已经能够独立的同另外一个人通过艺术进行精神的交流。过瘾。
    现代派艺术重点在表现,而不在诠释,更不在复制。波罗克大师的作品统统以号码编序。大师不仅回避语言,似乎在藐视语言,这个已经穿烂得破鞋子,这个限制人类但又无法取代的交流工具。古典音乐从无题走到有题,而绘画从有题趋于无题,好像是回归,但回归也不容易,才需要冲决,弃绝,需要空灵的洞见,挑战的思维形式和敢于接收的勇气
    这就是表现主义,然而就于峰来讲,是文人表现主义。一管之见而已。  文/述鸿

                                          于峰官网:yufeng.pp6.cc   欣赏更多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