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shude.pp6.cc  
  
 
  书画家专题  
    《评论》述先德 承齐派——有感于娄述德及其绘画
    艺术与科学是人类文明的两翼,实现每个人的全面发展是先哲的召唤。远在文艺复兴时代,就出现过既精于科学技术又擅长文学艺术的巨匠。然而,近代社会分工日细,导致学有专攻,固然推动了社会进步,促进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发展,却未能造就出更多全面发展的巨人。
    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的娄述德,虽然出生于绘画家庭,是齐白石高足娄师白之长子,从小接受绘画的熏陶和训练。但是他自幼雄怀大志,不希望仅以绘画为谋生职业,立志把自己塑造成在科学技术和艺术人文两方面都卓然有成的新型人才,而且毕生勇猛精进,努力履践。
    他的前半生,主攻技术,积极在科技上攻关,不断奋进,终于率先在京发明并研制成功了电动汽车,在现代科学发明与节约能源和保护环境的结合上,走在了时代的前列。那时绘画只是他的业余工作,但是只要得空便忘我投入,他的收获固然不乏艺术技能的提高,主要则是天人和谐的文化领悟,是力与美的结合,是知识与智慧的互动。
    转入主攻书画艺术后,他全力在艺术天地中遨游,大约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花鸟画创作和治印,二是弘扬齐派艺术,包括担任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的会长,三是组织具有公益和慈善意义的美术活动。花鸟画和治印集中体现了民族的诗意思维与和谐文化,齐派艺术是20世纪百姓生命情怀艺术的巅峰,引领以人为本的美术活动集中体现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仅仅以画家来评论他,我看低估了娄述德的贡献。
    他的绘画同样值得称许。简而言之可谓:笔墨来自家学,善于紹述先德,注入科学意识,谋求继承中发展。他主要画花鸟,而工虫写卉的对比,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图式,带有书法篆刻意识的笔墨功夫,都表明他传承齐派艺术上的深厚功力。至于翎毛的形神兼至、草虫的刻画入微,显然得益于科学的态度。以科学意识进一步在观察写生上发展齐派和家学,体现了他的探索方向。
    娄述德的治印也极有造诣,论成绩并不亚于绘画。他既高张齐派大纛,又上追汉印,涉猎明清多种流派,探讨篆刻艺术规律,积极吸取前人经验,在出入古法中稳步探索。字学以隶运篆,敢于用简体字入印,布白或夸张疏密,或追求分布均衡,刀法精熟而变化。尤善在大刀阔斧纵横驰骋中求严谨平实。先求好,再求新,求个人的面目的强烈,与时下有胆无识求趣忘法者判然不同。
    艺术的发展,必须立足于传承,具有悠久历史深厚积淀的国画与治印倘若离开了传承,就会失去民族的智慧。娄述德的艺术,并不完全对传统亦步亦趋,比如他画鱼鸟笔墨生动,草虫工而传神,花卉则简括而严谨,变化统一,相得益彰。他还把传统的钩花点叶再钩叶筋的程式,发展为点叶之后钩轮廓与勾筋的结合,作风奔放中不乏严谨。刻印也把齐派的单刀侧入与其它刀法融合使用,单纯中求变化,奔放中求精微。
    他虽然重视创造,但目前仍然把传承齐派的精神和体貌放在第一位,我认为这是明智而有远见的步骤。相信他本此以往,必将在齐派的高枝上开出更有个性色彩的花朵,也在自我造就全面发展的新人方面开一代新风。
     
       薛永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部主任、博士生导师、著名美术史学家、评论家)       2009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