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巨画”波折,聚焦荷兰


    1999年12月23日,屈指一数,距人类进入21世纪只剩下最后一个星期。
      那段日子,自健整日埋首于洛杉矶画室,想画几幅新的油画,期待着新世纪一开始能带上新作去欧洲,加入即将于元月2日在荷兰苏富比总部大厦开幕的“人性与爱”油画环球巡回展。而今天,正是他的这个展览在荷兰霍恩市艺术博物馆结束展出的日子。
      像往常一样,清晨自健进画室之前总先走进办公室里看看,只见一份英文信函已从传真机吐出,拿起一看,哦!这是霍恩博物馆馆长路德•斯布鲁伊特的来函,函中这样写道:
      “亲爱的李先生、丹慧女士:我首先要高兴地祝贺您们,“人性与爱”油画展在过去的这一个多月展出,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参观的人数已写下我们馆多年来的最高记录,可见李先生的作品是多么的受到观众们的尊敬和喜爱。但是,这里我也不能不告诉你们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南京大屠杀》这幅画在展出中,引发了一部分在荷兰高层次的日本人不满,他们要我们取下这幅画,我们没有这样做。我告诉他们展什么画,是我们自己的事,他们无权干涉。更何况这是真实的历史,历史是不容回避的。我将这件事披露给了荷兰的新闻媒体,引起了公众的关注与辩论。许多人在报纸上发表了他们的看法,显然我们是正义的,舆论在支持我们。您的画展将于今日结束,两天后将运往下一站阿姆斯特丹的苏富比总部继续展出。据我所知,《南京大屠杀》一画让苏富比承受了比我们更大的压力,此画能否在苏富比展出,我无法给你们回答。期盼你们早日来到荷兰……”
      路德馆长的来函让自健为之一怔,顷刻,满腔怒火燃烧心头。联想到前不久在日本大阪暴发的日本右翼势力上街示威游行,声称“南京大屠杀”事件是21世纪“世界最大的谎言”,他们的气焰越来越嚣张!“好啊!这一股右翼势力的王八蛋居然又搞到老子头上来了,他们这样容不得一幅画,我倒要与他们再次较量、较量!”
      回想起1996年春天,在纽约圣•约翰大学亚洲艺术馆展出前的那次“较量”,他赢了!当时该大学的几名日籍教授,得知即将展出“人性与爱”的油画作品中,有这件令他们蒙耻的《南京大屠杀》巨幅画作,他们一齐出面阻挠,要挟艺术馆不得展出。自健获知,当即表示:请这几位日本教授站出来,在大学校园摆开“擂台”一决高低,来个公开辩论,你辩赢,我收起作品,你辩输,就请闭嘴。这几个“小日本”哪里有胆敢站出来。《南京大屠杀》的顺利展出,让画家全胜了一局。
      晚上,新华社驻洛杉矶分社社长也是湖南老乡的吴月辉先生来访,自健拿出早上收到的这份传真,吴社长一读,觉得事态非同寻常。他建议,自健、丹慧早点赶去荷兰,如有需要,可找新华社驻比利时布鲁塞尔记者站的记者朋友联系,吴社长特别提供该站的通讯地址。
    自健、丹慧收拾起行装,匆匆飞往了阿姆斯特丹。
      坐落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高雅都市区的“苏富比”阿姆斯特丹总部大厦,是世界上最大艺术拍卖公司“苏富比”荷兰分公司所在地,这是一座刚刚落成的新建筑,一座周身上下都用黑色花岗石镶成的雄伟大厦,无数名贵的油画、艺术品分陈在几层楼的展示厅里。历史上,无数重要的西方艺术品就是通过这家公司的拍卖,流向了世界,流向了以日本为主要客户的东方。
      这座全新的大厦里,一楼特别新辟了一个宽敞的大型展厅,这里将要展出的第一个画展,就是李自健的“人性与爱”油画全球巡回展。这是“苏富比”阿姆斯特丹总部新世纪的第一个画展,也是荷兰“苏富比”历史上第一次举行中国人的油画个展。
      自健夫妇在路德馆长的陪同下,第一次来到大厦前,从对面大街海报亭里,他看到了以作品《韧》为背景的海报,一个中国老太婆的大头像出现在没有一个中文字和中国人形象的城区中,显得格外醒目。
      进了展厅,自健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他展出的作品全已上了墙,只是杂乱无章、毫无秩序,什么系列也呈现不出来,画展在正常布置下,呈现的强烈视觉感受荡然无存。画展的整体布置太重要了,过去的每一次画展,都是要等画家亲自到现场后,才开始悬挂,这次“苏富比”没等画家驾到,就自作主张匆忙乱挂一气,令人费解。
      自健绕场一周巡视完整个画展,他突然发觉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不见了,再看一遍,仍然无影无踪,这下,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主办方赶在画家到来之前,匆匆将画挂满展厅,就是为了扼杀《南京大屠杀》的展出。路德先生担忧的事终于发生了!自健见状,怒火攻心,他找布展人员询问《南京大屠杀》的下落,谁都摇头说不知道,找到主管询问,主管吞吞吐吐,最后不得不告诉画家:这幅画,他们现已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这次画展,因空间不够,画幅太大,只得取消这幅画的展出。自健知道,这完全是他们的推脱之词。其真正的原因,他和路德馆长心中有数。路德馆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知名学者,为了得以证实,路德馆长进行了多方了解,终于让内幕露出真相。原来,日本人在霍恩艺术馆的阻挠失败之后,又急起直追将魔爪转向了“苏富比”。苏富比地处首都阿姆斯特丹,如果展出《南京大屠杀》,造成的影响必然更大。而且,2000年是日本与荷兰通商四百周年的纪念之年。惟恐《南京大屠杀》的展出,会揭了日本战争罪恶的老底,于是,在荷兰的日本右翼势力,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进行阻挠,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竟然动用了日本驻荷兰使馆的外交力量,进行施压、干涉,在打给“苏富比”负责人的电话中,他们语带威胁:“你们不要展出此画,展出此画将会给你们带来很大的不利……”苏富比公司哪里承受得起如此的压力,他们公司每年拍出的大量珍贵名画、艺术珍藏,日本人是他们最大的主顾。荷兰“苏富比 ”公司不愿意为一幅中国人画的画而去得罪日本人,于是决定封杀《南京大屠杀》的展出。
      得知内情,自健义愤填胸,他想到了要亲自找荷兰“苏富比”的总裁辩说,也想到了取消这次画展的展出,他憎恨日本右翼分子的阴毒手段,他要维护中国人的尊严。第二天,正当他要去执行自己的计划时,路德馆长陪着泽斯特皇宫博物馆的馆长鲍马先生来到了“苏富比”展场。原来,霍恩博物馆展览的轰动效应,让鲍马先生动了心,他力邀自健前往展出,提出了最好的合作条件,并表示《南京大屠杀》不仅要展,而且要挂在最突出的位置。过去一段时间有关此画的报道他全都清楚,他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方。
      鲍马馆长的出现,让自健改变了策略:好吧,就让你们这批王八蛋暂时得逞,可别高兴得太早,等着瞧!后面有你好看的!
      自健、丹慧一边指挥着现场员工调整作品的展出阵列,一边给新华社布鲁塞尔分社的记者朋友打去了电话。新世纪的第二个夜晚,“人性与爱”油画展的开幕式在“苏富比”阿姆斯特丹大厦展厅如期举行,经过画家精心调整过的一幅幅油画,在射灯的照射下,一系列一系列的作品,紧紧相连,交相辉映,抑扬顿挫,旋律起伏,如同在这辉煌经典的西方乐池里,奏响一曲东方情韵的人性博爱交响曲。宾客云集,展厅内外,无论是“苏富比”的员工主管,还是热衷艺术收藏的四方来宾,个个均非等闲之辈,人人都曾见多识广,然而第一次面对这样阵容宏大、特色鲜明、非常精美的“东方油画”,声声赞叹从他们口中溢出。
      开幕的前一刻,中国驻荷兰大使华黎明先生一行专程从百多里外的海牙使馆驻地赶来,随即,风尘仆仆的新华社驻比利时的两位记者邓先生、黄先生也从布鲁塞尔赶到开幕现场,见到祖国的亲人,自健、丹慧夫妇感到分外亲切。面对手端香槟高脚酒杯的满堂来宾观众,“苏富比”主管鲍威尔先生即席致开幕词,他称赞画家的艺术造诣,文化传播的贡献,以及巡展世界的勇气,他指出李先生作为第一位在“苏富比•阿姆斯特丹”举办个展的中国艺术家,新世纪一开始就来到这新建立的总部大厦,推出以“人性与爱”为主题的油画展,必将载入“苏富比•阿姆斯特丹”的光荣史册。
      此刻,这些动听的溢美之词听在自健耳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在思索着《南京大屠杀》巨画遭受的委屈,他在编织着即将到来的人类的正义之声!
      夜深了,在下榻酒店的门口,自健夫妇深情地为两位记者送行,带着第一手讯息和内情,两位记者昼夜兼程地赶回比利时去,他们驾驶的小车急速地消逝在北欧严寒的黑夜之中。
      一场现代传媒的疾风巨浪,随着两位新闻记者的离去,陡然间在中华大地上掀起,并迅速波及海外,两位记者合作的第一遍文章,李自健巨画《南京大屠杀》遭封杀的特写报道首刊《羊城晚报》,随即另一篇新闻稿又上了“新华网”,这一事件随着电子媒介的急速传播,使海内外的炎黄子孙震惊怒吼!从北京到全国,无数大报小报刊登了《南京大屠杀》的巨幅画面,登载了新闻报道,接连不断的访问电话打到了自健下榻的酒店,打到了画展现场。《人民日报》派驻欧洲的资深记者丁刚也专程自布鲁塞尔赶来,详尽专访画家,迅速写出第一篇报道:《历史不容篡改!》与此同时,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巴西、法国等多国的中文传媒都连接起画家的热线。画家倾诉的实情,换来了人类的正义之声。洛杉矶的《国际日报》以几乎整版刊载了美籍女作家的专文《巨画为历史代言》,温哥华的《明报》也以刊登通栏整版的《南京大屠杀》画面予以声援,巴黎的《欧洲日报》派出特别记者赶来荷兰追踪报道这一事件。日本的华侨朋友打来电话,他们在日本的几家重要的日文报纸上也见到这条新闻和《南京大屠杀》的画面。
      遍及五洲四海的华夏子孙都被一小撮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行径所激怒。谁不愤慨?日本侵略者曾对中国人民犯下惨绝人性的血腥暴行,几十年以后一位中国画家展出一幅记录罪恶事实的油画都不行了。这批“小日本”也真嚣张得过了头。
      自健此时已感到,他面对的已不是一幅画的展出与否,而是中国人的尊严,是人类的正义。
      泽斯特皇宫博物馆的鲍马馆长没有食言,他真的将这幅被“苏富比”封杀了两星期之久的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悬挂在画展正厅的正中央,左下角遵照自健的要求,还专门做了一个说明牌,上面用中、英、荷三国文字写着一段话:“此画为纪念1937年在中国南京,惨死于侵华日军屠刀下的三十余万无辜的中国同胞而作——李自健。”
      画展一揭幕,《南京大屠杀》便立即成了新闻媒体与观众关注的焦点。过去的一个多月以来,从霍恩到阿姆斯特丹,《南京大屠杀》引发的话题已引起不少荷兰人的关注,“苏富比”的撤展事件更引起舆论的不满,此刻,重见天日的《南京大屠杀》自然引来人们的特别关注。荷兰的国家电视台专程赶来,做了长达十几分钟的专题报道,电视的影响扩及欧洲的大部分国家,荷兰乌特勒与省报采用头版头条刊载了通栏大照片——在《南京大屠杀》的画前,画家自健夫妇神情凝重,仿佛能让人揣测出之前曾发生过的不平遭遇。
      一位荷兰的白发老太太将一盆白色鲜花摆到了巨画之前,借以安抚那数十万惨死于侵略者屠刀下的亡灵。
      许多观众弯下腰来,细细阅读着说明牌上的那段文字。
      泽斯特皇宫管理委员会主任巴依斯先生特意选择在这幅画前,与远从布鲁塞尔再次赶来“画展”的《人民日报》记者丁刚合影。随即,巴依特先生向记者披露了另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在本次画展开幕之前,日本外交官给泽斯特市长打来电话,要求市长撤掉《南京大屠杀》一画,市长拒绝了这一要求:“既然是历史,就不应回避,如果我们拿掉了这幅画,人性与爱的主题就不完整了,我们要尊重艺术,我们要尊重历史。”
      也是在《南京大屠杀》这幅画前,中国中央电视台派出的驻欧记者,对画家李自健以及另一位见证人霍恩博物馆路德馆长进行了专访,一位中国画家和一位荷兰博物馆长共同发出的正义之声和刚正的形象,通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播报传遍神州大地,给不少中国人留下了印象。
      《南京大屠杀》亮相荷兰皇宫博物馆再次轰动展出的讯息 ,令无数中国人出了一口闷气。“人间自有正义在”,记者丁刚发表于《人民日报》上的另一篇报道的标题,正好成了这一事件的贴切写照。
      打开留言本,许多真切动人的留言,让人感受到《南京大屠杀》给荷兰观众内心所带来的震撼。

      这是我很少被画展所感动……《南京大屠杀》让人感到震惊,尤其是与其他美丽的人物画形成的反差,画家以其熟练的画笔表现出如此残酷的画面,真是令人叫绝,我热血沸腾。

      ——卡琳
      《南京大屠杀》非常强烈,胜过《格尔尼卡》。一个非常感人的展览。我看到了人类的灵魂!
    对于那幅《南京大屠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人们(少数日本人)不去憎恨罪恶,而嫉恨于画?
      ——凡尔特
       我热爱这些作品,它震撼人的心灵,我们的两个女儿特别被《南京大屠杀》感动了。我们将永远会记住您的画展,记住您的《南京大屠杀》。
      ——索菲•法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