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再见《南京大屠杀》
     


    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刚入梦的自健迷糊着双眼,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弟弟自康来自大洋彼岸湖南家乡的声音。

    “六哥,你知道吗?写《南京大屠杀》的美籍作家张纯如死了!”

      “啊!这怎么可能?”自健惊呆了。

      “是真的,网络上好多消息,电视也在报道,她是你们美国时间早上9点,被人发现在加州用手枪自杀在自己的小汽车内。但最后的死因,还没确认,网站上,也有不少人怀疑她是被杀。六哥,往后你可要更加小心,我们都在为你担心……”

      放下电话,又有其他的国内亲人、海外挚友陆续打来电话,讲的还是这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放不下的是一颗颗关爱的心。

      平时极少看电视的自健,打开了电视屏幕,CNN的现场新闻播报让他证实了这一事实。哎,真让人痛心,真让人不解,死亡之神怎么会找到她的头上?一个活生生的容貌清秀、笑容可掬的青春形象,连同三年前难忘的一幕,此时此刻,浮现在自健的眼前。

      2001年12月31日《南京大屠杀》64周年纪念的这一天,一个由南京市政府、江苏省政府、中国国家新闻办共同组成的代表团来到旧金山圣马利诺大教堂。联合美国五大宗教(天主、基督、犹太、伊斯兰、佛教)的代表,举行“永不忘却,悼念死难同胞,共祈世界和平的烛光纪念晚会”,同时还在地下一楼大厅举行一颇具规模的“南京大屠杀”历史图片展。

      自健作为《南京大屠杀》历史油画的作者特邀出席,并专程从洛杉矶赶来为现场观众签名。而时年32岁的美国华裔青年女作家张纯如则作为《南京大屠杀》文学著作的作者应邀来现场签名。

      展场中,画家与作家被观众围拥成了两个人堆,张纯如签赠的是她轰动美国乃至世界的英文著作——《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九三七年南京暴行》,自健签赠的则是已巡展过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广为瞩目的《南京大屠杀》的画片。

      两位同样生活在海外、运用不同形式揭露日本军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民滔天历史罪行的炎黄子孙终于见面了,这不期而至的首次相聚,他们却因肩负的重任,而无法聚首交谈。自健结束签名,在赶往机场之前,挤出观众的围拥,给正低头签着名的张纯如小姐递去了一张签了名的《南京大屠杀》画片,纯如小姐接过一看,惊叹便脱口而出:

      “啊!这画我早见过,画得惊心动魄,太感人了,您就是画家?”

      纯如小姐抬起头,伸出手来,紧握着画家的手,眼里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此刻的自健有很多的感受想与这位令他钦佩的勇敢的小妹妹畅叙,然而,环境与时间都已不允许。

      “张小姐,我们后会有期!”

       “谢谢!非常感谢!您走好!一路平安!”

      没想到这竟是《南京大屠杀》的画家与作家留下了这“死者与生者”的最后对话。

      张纯如的死最后确定为自杀,舆论认为,她是因为长期书写残忍血腥的历史,导致严重的精神忧虑症、心力交瘁、绝望厌生,最后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人生。

      张纯如的死牵动了全世界千千万万海内外华人同胞的心。

      张纯如的死也让自健的亲友,以及遍及全球的热心观众对活着的这位《南京大屠杀》作者表示关注、担心。

      那些日子,许多关心的电话打给了自健。自健却坦然一笑,大家真的多虑了,我,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有什么好担心的,要说压力,人生的道路中,什么样的压力没承受过;要说苦难,什么样的苦难没经历过;要说死亡,这条小命也早就死过几回了。人活着就要活得痛快,活得有价值,活得有意义,大义凛然,无所顾忌,天塌下来,也没有撑不起的,更何况,还有那样多的事等着我们活着的人去做!

      “人的生死在一念之间”,世上同样的一件事,用不同的想法去对待,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几年前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一件趣事,让自健记忆犹新,那是他的画展在荷兰展出时《南京大屠杀》遭封杀,马来西亚的《星洲时报》相继报道,由于报纸失误,错将画的作者李自健写成了李自省,恰恰马来西亚有个画家叫“李自省”。见报后,这事闹大了,他要上诉法院,报纸上白纸黑字写上我李自省画了《南京大屠杀》,弄得日本人恐吓我,追杀我,害得我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媒体得赔偿我的损失费和保护费。其实,真正带着这幅游走世界的画之作者本人反倒是坦然以对,潇洒自在!

      “纯如小姐,假若当年我们能多交流,假若你也能像我一样,接受一点人间佛教,提得起,放得下,去苦存乐、珍爱人生、忍辱负重地去普度众生,你一定会多一些快乐、少一些忧伤,多一份光明、少一份黑暗,你这样一个曾经那么勇敢智慧的女作家又怎么会走向死亡之路?”
    自从《南京大屠杀》在2000年底由星云大师捐赠“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之后,自健的全球巡回展就失去了这个“镇展之宝”的作品,但在纪念馆的支持下,在海外几个国家地区的巡回展,自健依然能暂时借回这件作品,继续参与展出,使“人性与爱”全球巡回展的原有面貌继续得以保存。油画《南京大屠杀》就像一节撼人心灵、发人深省的乐章,继续在“人性与爱”这部悲壮的交响乐中发出最动人的强音。

      2001年9月,这又一次历经三年,环绕地球一周的全球巡回展圆满结束。自健得以暂时进行休整。回到美国洛杉矶,他又开始为2004年春天再次出发的下一轮全球巡展进行准备。

      他没有忘记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前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曾经的期待,2000年“人性与爱”油画展在该馆展出时,馆长就曾三次提出过希望能将《南京大屠杀》永久地留在博物馆,但是,当时的南京已获得星云大师捐赠该画的承诺,自健只能许愿,将来争取再重画一幅《南京大屠杀》满足国家博物馆的要求与希望。

      2002年,自健收到了博物馆待签的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让自健感到,似乎自己需要创作一幅不同的“南京大屠杀”画面,这让自健有点为难。1992年,在美国创作的这幅《南京大屠杀》尽管还有可改进之处,但重新在构图处理上进行大的改动,却不见得会有好的结果,毕竟这幅《南京大屠杀》在巡展全球的曲折历程中,历经了那样多的风雨,经受了无数观众的检阅与考验,这幅画面仿佛已成为“南京大屠杀”这一悲惨历史事件的象征符号。因此,画面任何大的改变,都不一定妥当。博物馆的收藏,可暂搁一边,于2004年重新启程的新一轮全球巡展则不能没有这幅作品。

      巡展的名称,依然是“人性与爱”。

      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人性、博爱、世界和平”更成了人类共同的呼声,日益猖獗的国际恐怖主义蔓延全球,无数无辜的生命被葬送。同样让世人忧心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复活,他们篡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 这一铁的历史事实,以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南京大屠杀”这一发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人类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暴行,却由于种种的历史原因,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得到世界应有的关注,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民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件曾经发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中国首都、三十余万无辜的中国人惨遭日本侵略军集体屠杀的重大事件,而德国人所犯下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集体屠杀犹太人的惨案,却是举世皆知。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才导致了一小撮日本右翼势力妄图挖空心思去掩盖、去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一铁的事实。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一个流淌着中华民族热血的华夏汉子,自健深感自己肩负的是一个伟大民族的使命,是全人类追求和平的使命。今天,在他带着“人性与爱”画展走遍全球的同时,他要不停地带着这幅令人触目惊心的《南京大屠杀》巨作,去唤醒世人忘却的记忆,去揭穿侵略者的谎言,去警示人类,防止这灭绝人性的一幕再次发生,去呼唤人类永久的幸福与和平。

      从2003年9月开始,自健在宽敞的洛杉矶的新画室中,又开始了《南京大屠杀》的创作。自健知道,他不可能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再借出这件作品。不久前,朱成山馆长来美国访问,专程来看他,并告诉他,这件作品不久之后将移往新扩大的馆址中,作永久性的陈列展出,热心的馆长还带走了他当年画《南京大屠杀》一画的调色板、旧画笔、画刀以及全球各地有关的剪报。纪念馆要设专栏来陈列这件作品。

      自健不再借展《南京大屠杀》了,永远留在祖国土地上的这幅作品,每天能迎来那样多的中外观众。而新画的《南京大屠杀》他却可以任意地带往全世界,为死难的三十多万中国同胞深沉地代言。

      自健将画幅比以前扩得更大了一些,构图、气氛、色调、人物造型基本都维持了原有的面貌,只是对一些不完美之处改进,两个月的时间里,自健就这样饱含悲愤、一笔一笔地重现当年的心血之作。这特殊的画面,和它所积淀的巨大内涵和情感,仍然使面对画布的画家充满了激情与力量,他全身心地投入在这件他认为最有价值的重大“艺术工程”上,他创造的是金钱永远无法换来的价值。

      一幅保留了原有面貌的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终于大功告成了。

      自健将一批新创作的作品连同从各国收藏者借回的旧作精品集合重新组成了“人性与爱”油画全球巡回展的全新阵容 ,受台湾佛光缘美术馆之邀,于2004年元旦西渡太平洋,登临祖国宝岛,又开启了新一轮全球首展的序幕。

      画展上,新的《南京大屠杀》巨幅油画,依然散发出巨大的艺术感染力,每天,这幅画都成为观众围聚的中心。从元旦新年到4月初的一百余天时间里,借助佛教圣地的新年人潮,居然有51万观众来到这幅画前,这在2300万同胞的台湾,不能不说是一个罕见的惊人数据。

      随后,在欧洲瑞典哥德堡、地中海岛国马耳他、南美秘鲁首都利马的展出,无论展到哪里,《南京大屠杀》的影响就波及到哪里。《南京大屠杀》始终成为画展中最瞩目的一件作品,成为各路传媒 最关注的焦点。通过成千上万观众的直接观感,通过报纸、杂志、电视荧屏的广泛传播,《南京大屠杀》一画让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清楚了这惨绝人寰的历史真相,同时也被画面传递出的人性呼唤与艺术魅力所深深感染。

      《南京大屠杀》越是在全球传播,越是引起日本右翼势力的恐惧与憎恨,也许在这个世界上,还找不出另一件能让他们更仇视、更惧怕的绘画作品了。2000年那场发生在荷兰的跌宕起伏的巨画风波,其失败的结局,令他们更视这幅巨画为“洪水猛兽”,但他们又好像是“豆腐掉进灰里,吹不得也拍不得”。一次在荷兰的阻挠,就让画家与巨画更加四海皆知、名扬天下!之后,他们惟一能做到的是,取消了自健“人性与爱”油画展原定2001年6月在东京都“戏剧与艺术中心”的展出。自健一年前就与该艺术中心商定的画展,待到开展前半年的最后一次展期确认,自健被告知,画展被取消了。此前自健已有心理准备,几个月前,日本军国主义阴魂的一员干将——石原慎太郎当上了东京知事(市长),他怎么会容忍《南京大屠杀》在他所管辖的东京都展出呢?但也有消息传来,若撤掉《南京大屠杀》,画展展出将可获准,自健哪里肯做这样的让步,好吧!不展就都不展。东京,咱们暂时不来了,总有一天,我会将画带到你的面前,正在醒悟的日本民众,爱好和平的日本民众,他们一定会欢迎《南京大屠杀》油画的到来。

      因为只有记住了历史,历史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人民应该永远和平!应该世代友好!

      2005年4月中旬的一天,正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自健一早起来,便被当地的几份华文大报上超大幅照片与通栏大标题镇住了,中国的北京、上海、深圳等许多大城市都爆发了反日大游行,日本右翼日益嚣张的行径,引起了中国人的愤慨,中国人民终于怒吼起来!

      自健回到上海,又亲眼目睹了成千上万大学生、市民涌上街头游行以及围堵日本大使馆的行动。虽然长期生活在海外,自健也能深切地体会到中国人积压已久的满腔怒火已无法压抑,不能不向认定的目标激情宣泄。然而,一些过激的行为与口号又使自健忧从中来,日本一小撮右翼势力的卑鄙行径需要狠狠斗争,但是日本人民中,很大部分是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感情的,他们能正确地面对历史、期待中日友好。

      自健自然想到曾因目睹《南京大屠杀》画页、泪如泉涌的日本大圣人池田大作先生,以及他所领导的一千多万热爱和平的日本“创价学会”会员。

      自健想到了曾经在台北一整队日本观光团妇女排队轮流向他这个《南京大屠杀》的作者鞠躬致歉的难忘场面。

      自健也想到了无数在画展留言本上留下忏悔与友好感言的日本观众:

      我是个日本人,真对不起!衷心表示哀悼中国人民,今天参观了这个展览,印象深刻,我常常想追究日本政府的态度。为了日中两国人民的友谊请继续下去!——门前哲男

      东京池田大作先生写给他的那封信也曾告诉他:

      日本军残虐至极的野蛮行径,我们绝对不会忘记!

      一些不可一世的当权者否认、歪曲残暴的历史,恣意妄为,我们要坚决与之战斗下去。

      与池田大作先生一样,他们都是日本人,他们开阔的心胸,追求和平、追求日中友好的情操与行动,是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重要力量,是战斗在最前线的日本人。

      我们绝不能将矛头对准日本人民!

      推翻几辆汽车,砸烂几个窗户,根本无损日本右翼势力的元气与气焰,反而让他们找到了攻击中国的口实。

      哥儿们,息息火,留着点,还是让我来灭灭这帮家伙的威风,他们不是抱着大日本帝国武士精神洋洋自得吗?一幅《南京大屠杀》可以使他们颜面尽失、寝食不安!

      2005年5月在秘鲁首都利马的画展一揭幕,《南京大屠杀》立即成了这座850万人口大城市中,引人注目、口口相传的重要话题。

      许多重要的报纸都登载了《南京大屠杀》惊心动魄的画面与文章。

      国家电视台拍摄的残酷画面通过全天候的滚动式播出,让无数人震惊。

      无数秘鲁人在这幅画前驻足、留影、反思。

      留言本上更是留满了秘鲁人的观感与惊叹!

      在秘鲁这曾选举日本人藤森为总统的国度里,他们绝对不曾耳闻过日本侵略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在中国南京屠杀了三十几万无辜中国人的骇人听闻。

      《南京大屠杀》在秘鲁利马的出现,从此让这片遥远国土上的千万善良的人民知道了这件人类历史上残虐至极的大屠杀悲剧。

      画展开幕后两天,全美国最大华文报《世界日报》要闻版上刊登了两张彩色图片,上面一张为一位秘鲁艺术学院的学生默立于在利马市刚开展的《南京大屠杀》巨画前。题为“勿忘历史”。下面的一张照片是一个日本男人挥舞着日本的太阳军旗神气地站在一个海岛上,标题为“宣誓主权”。自健一读图解文字,发现图中的男人正是因为他的上任而被取消了自己在东京画展的极右翼头子——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这真是冤家路窄!

      原来《世界日报》,就在画展开幕的次日刊载了法新社、美联社向世界传媒发出的这两幅意味深长的新闻图片。

      这次日本大使馆没有出面干预,但是,总会有一些躲藏在角落里的日本右翼势力,他们见此情景不知曾有何感想、有何动作。
    未来一年的时间里,随着“人性与爱”的南美巡展,《南京大屠杀》在智利首都、墨西哥首都等五大城市和亚洲的几个城市相继展出,届时,日本右翼势力面对《南京大屠杀》掀起的巨浪,他们又如何处置,真不得而知!

      自健就是自健,一条中华硬汉,他只知道向前,从没想过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