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ianghong.pp6.cc  
  
 
  书画家专题  
    灵性与诗境 —— 李项鸿丙申新作欣赏
          军旅画家李项鸿出生于山青水秀,人文荟萃的浙江东阳,那里文化教育悠远流长,素有“歌山画水”、“婺之望县”之美称。家乡的水光山色、乡风民俗、勤耕好读和精工善艺,为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取之不尽的绘画素材,家乡情节始终是他山水画创作的母题。他对这种割舍不断的乡恋有深切的坦露:“余作山水是因心里欲言而性情所至,故操笔泼墨,如痴如醉,倾心倾情。童年的回忆以及郁结在胸中的浓厚乡情时常魂牵梦萦,那参天的古樟树,清澈的乌竹溪,静泊的小木船,隐显于绿荫翠色之中的白墙黑瓦,还有那小巷深处的破旧老屋……种种情思使我冥冥遐想,妙悟神合,有一种无形的魔力拉动着我的画笔……”



    《白云生处有人家》138cm × 68cm

          悟性的渗入和理性的思考融为一体是项鸿绘画艺术的重要风格。悟性源于天资,理性基于学养,艺术家需两者兼备。李项鸿秉承家学,自幼酷爱绘画,参军后勤奋苦读,积学深厚,经历丰富,为艺术发展之潜力奠定基础。从项鸿的笔墨语言中可以看出,自然灵动的抒写与着意严谨的思考有机结合,他将自己对于山水以及外部世界的感悟、理解渗入到创作之中。项鸿认为:“画山水难在用心夺造化之神韵。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对造化自然之内美,只有长期潜心学问,观察、体悟方可参得,笔下之画才能独得其神。”他以胸怀澄澈,虚静空明的心境来体味自然形象,把自己融入自然之镜,他笔下的山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处处是精神。他笔下的山壑草木、烟云流水、农舍渔舟并不是对自然景物的摹拟写真,而是倾注了对祖国山河的无限深情和对天地造化的内心领悟。



    《观云听松》68cm × 68cm

           境界开阔、富有诗意,是项鸿山水画艺术的又一风格。他以“天人合一”的传统文化思想理念赋予创作,把自然山川与内心情感相交融,将画面的情景升华为诗意的境界,“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他认为:山水画的灵性来自于山水之外,只有心性的融会贯通才能使笔下的山水为之心中的山水。自然山水在他眼中常常是心境的荡漾与灵性的跳跃。他感到山水也有灵性,与人相通。面对自然山水写生,他更注重以主观情感抉选截取,使之成为可居可游可望的诗情之境。他的画,无论是巨幅创作还是随笔小品,让人欣赏品味之余,总有觉得画面有万千风情和雷霆之韵贯穿其间,再加细细鉴赏,方觉笔墨之间有大言而不语,山影沟壑,气韵走势,草木流云,晚霞斜照,杨柳偎依,水流潺潺,风吹山谷,云雾飞泻,无不在娓娓道来,袒露情怀。只不过或激昂或婉约,或肃穆或徜徉,或壮烈或感怀,或悲壮或缠绵而不一。一种近乎诗性的浸润让画家的生存状态乃至他的所有作品充满了对诗境的依恋之感,而那种坚实的依托则让一山一水贯以灵性的滋养,使他的画作能让人进入恬静清逸的诗美境界。



    《静享清秋坐翠微》178cm × 87cm

          今古相谐与南北交融,是项鸿山水画最大的特点。他的画既有传统的笔墨语言,又有浓郁的现代生活气息。他把北方山水的雄奇豪迈和南派山水的温婉湿润融在一起。他的画既有南派的空灵、清秀与明丽,亦有北派的苍浑、博大与雄伟;空灵松秀是对家乡故里的深情唱颂,雄浑厚重则是对社稷江山的庄严讴歌。他以随意而有法度的用笔,皴擦点染,构线与泼墨相结合,逐渐丰富自己的笔墨语言。他在灵动多变的笔墨中蕴含着自己的情感、意念,并形成了自己的笔墨表现技法。著名美术理论家、国画家卢辅圣评价项鸿的山水画“构图平稳、饱满,而且各有变化,有一种充实的、大气的感觉。他的笔墨看着很熟练,线条轻松、散快,从一批作品中可以看出来每年都有变化和提高。他的画多以水墨为主,用色都是淡彩,这样水墨意蕴就有南方的味道。但是,他也比较雄强,用笔、墨色也比较深,这些又有北方的味道。所以,项鸿的山水画总体面貌已经超越了传统的南北中,他有现代感,这种现代人对山水的一种特殊感受表达出来了,跟古代的表达已经不一样了。”



    《流水无心响白云》68cm × 68cm

          李项鸿在绘画艺术创作中注入了自己独特的情感,充满了对家乡的眷恋和对祖国的热爱。在他的山水画中,我们能感受到他灿烂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