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ianghong.pp6.cc  
  
 
  书画家专题  
    清华美院李项鸿山水创作专研班雾灵山采风


    雾灵山自然保护区处处都有醉人的秋色

         北京的秋天最美,美在秋风染醉了红叶。人们都说香山的红叶迷人,却不知雾灵山的秋色醉人。



    在雾灵山北麓山谷的“岳氏庄园”安营扎寨

          丙申深秋,一场小雨过后,我带领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的几位学生来到京郊塞北,沿着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山道往东进发,过小溪,访农舍,看秋色,一路风光,一路欢声笑语。我们把营地选在了雾灵山北麓山谷中的“岳氏庄园”。说庄园,其实是十多年前由岳氏兄弟们,用勤劳的双手和睿智的创意,在这个山沟沟里就地取材,用石块、木头垒筑起来的一个“世外桃源”。非为开辟旅游之地,欲求有个清净的心灵安顿之处。如今,爬山虎藤叶已盖满石头屋,春绿夏荫秋艳,木头板房隐于树林之中,甚至有树上搭建的“人巢穴居”。山顶人工湖倒影清澈,吊脚观景楼别具一格,这些都相谐在秋色之中。



    画家们在探寻这个“世外桃源”的魅力

          在这个丰收的季节,这里的山楂树最令人兴奋,一颗颗硕大的、深红色的、熟透的、沉甸甸的山楂果挂满枝头,你只要轻轻一摇,山楂便会像雨点般地掉落下来。我想,“多好的健胃消食果啊,怎不加工利用而随意落于地上?”庄主岳先生告诉我说:“这里的山楂是又大又好,我们自己无劳力采摘,雇人采摘果子的收入还不够支付人工的费用,只好让这么好的山楂掉落烂在地里了,不过,山楂树是秋天一道亮丽的风景!”于是,我们对山楂树的喜欢变成了一种敬重,大家情不自禁地拿起画笔,画起了山楂树。刚刚下过雨,一阵秋风袭来,手脚冰凉,大家全然不顾,心头只被山楂树的红色烘暖。人在景中,景入画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等情境令我难忘!



    导师李项鸿指导学员写生

          突然,远处的厨房方向,传来了猪叫声,庄主说:“杀猪了,今晚上吃杀猪菜,欢迎画家们的到来!”大家好感动啊!这是在老家过年时才有的感觉啊!等到天渐渐暗下来,山庄响起了铛、铛、铛的敲锣声,是要开饭了,我们放下画笔,来到木屋食堂,只见大圆桌上已摆满了佳肴,蕨菜、野蘑菇、山地萝卜、小土豆、柴鸡蛋、经吐泥去味“瘦身”过的大鲤鱼,当然还有“杀猪菜”,土烧的“岳家酒”,太丰盛了!我们品味着、畅聊着、享受着本真生活的乐趣,感受着友人之情以及秋色赋予我们的种种遐思!席间,我把陶渊明的“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这两句诗相赠岳庄主共勉,他挚言回我:“山中有真意,岳园欲留客。君若归隐时,此是好去处!”我们一饮而尽,执手相握竟无语。黑夜,山庄放出一丝丝光亮,透过淅淅沥沥的秋雨映照在山谷中。我们回到板房木屋里,坐在热乎乎的炕上,依然兴致勃勃地闲聊着这个秋天的故事……



    神情专注地写生

          被誉为“京东第一峰”的雾灵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域之广,几县相辖,我们所到之处,仅是北京密云与之接壤的地方。然而,这里是北京的最北端,听说是每天被第一缕阳光最早照到的北京地界。说来天气也怪,雾灵山往往是晚上下雨,白天放晴,常常山间云雾弥漫。次日,我早早起床,尽情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欣赏着被秋色点染的山川丘壑。用画笔和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幅幅令我陶醉的画面。连续几天,我们就这样痴痴的、快乐的流连忘返于雾灵山的秋色之中,或行走拍照,或写生创作。我们感受着人生的美好。因为心中有这份美好的情怀,于是眼中所见一切皆美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我们有乘舟之兴,站在山坡上我们放眼秋山顿觉万山红遍,临于山泉流水之间,我们会静听山水清音。涌动在心中的激情,犹如那被黑色的、沉雄的、浑厚的山脊石壑所映衬起来的那金灿灿、红彤彤的秋树,这秋色更使我想到了炉膛中燃烧的火苗、新疆的火焰山、战场硝烟中飘扬的火红的军旗……沿着沟壑攀登,我们来到了一座明长城的敌楼,站在这历经数百年风雨洗礼的砖墙石道上,我们心潮澎湃!眺望远处古长城的蜿蜒起伏,顿觉祖国万里疆土分外娇娆,壮丽河山耀我中华。回到营地,学员们结合速写激情饱满地抒写内心感受,我对每位学员的习作一一作了点评。在山庄的板房里我创作了《雄关清秋》、《雾灵山晚秋》等作品。那几日,我们行赏驻足于京郊的秋景里,我的心儿仿佛像喝了清香、甘醇、浓郁的米酒,渐渐地醉在了秋韵里……这,是一种快乐舒坦地释怀。



    学员们认真整理写生作品



    李项鸿作品《雄关清秋》


    丹青海藏网原创 转载请备注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