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dong.pp6.cc  
  
 
  书画家专题  
    《评论》意象博大王培东的花鸟画艺术

    王培东是北京画院著名花鸟画画家。他自幼随父——已故著名花鸟画家王铸九先生学画,后又拜著名花鸟画家王雪涛先生为师。五十多年来,王培东不仅继承了其父大写意花鸟画气势磅礴、浑厚华滋、笔墨老辣恣纵的优点,更在塑造形象、开拓题材、锤炼笔墨等方面不懈地探索,终于形成厚重、奔放、泼辣的绘画风格,并力求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     1961年,依照中央文化部及北京市委的指示精神,为了继承国画的优良传统,把老一辈国画家的经验传承下来,发展中国画艺术,培养高级国画人才,北京中国画院(后改名为北京画院)举办了中国画研究班。学员一是从美术院校毕业生中选拔优秀的人才;二是通过严格的考试从社会上选拔优秀的青年画家。二十岁的培东就是通过严格的考试被录取的最年轻的画家。那时院内的老画家陈半丁、胡佩衡、秦仲文、吴镜汀、王雪涛、汪慎生以及院外名家李可染、李苦禅、傅抱石、叶浅予、蒋兆和、郭味蕖、黄胄等都曾为学员讲课、示范。在这种优良的学习环境中,培东日以继夜、如饥似渴地刻苦学习。     王雪涛先生是培东的导师。雪涛先生的写意花鸟画笔精墨妙、造型生动、俏丽多姿、富有创造性。培东不仅向老师学习技法,更学习老师的创新精神,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走自己的路,形成了个人独特的艺术面貌。这个时期他深入学习中国传统绘画,尤其是明、清以来写意画派大家的艺术。他从画院借来齐白石的原作,反复地观摩、临写。王雪涛先生还借来明代大家吕纪的工笔画原作,指导他学习临摹。经过几年的学习,为王培东的绘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64年学业期满,培东成为北京中国画院最年轻的专业画家。    “文革”时期业务中断,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才恢复创作。当时的创作要求反映工农兵、反映现实,而传统的花鸟画与反映现实的要求有很大的距离,不像人物、山水画那样直接。在当时的环境下,花鸟画创作的路子十分狭窄,只能画梅花、农作物丰收一类的题材。那时培东为了参加北京市美展,不断地到山区、农场果园,还到大寨去搜集素材,创作了《山村柿子红》、《水面庄稼》、《红云万朵》、《山区红玫瑰》等作品参加北京市美展。1973年还到大庆深入生活,与张仁芝、赵志田等人合作,创作《英雄大庆人》组画,参加“全国连环画、中国画展”。这个时期是培东走进生活、步入创作、反映现实的磨炼期,他艰苦地摸索,努力改变画风,以适应环境的要求。     20世纪80年代,创作比较自由了,培东与画院同事一起到广西桂林,云南西双版纳、丽江,四川峨眉山、青城山,长江三峡,江西井冈山、庐山,安徽九华山、黄山,福建武夷山,浙江天台山、雁荡山、河南嵩山、龙门石窟等名山大川写生,饱览了祖国的壮丽山河,使他胸襟大开,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他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抒发胸中的豪情。     1982年,在北京画院与日本南画院的联展中,王培东画了丈二匹墨荷《清气长存》,以其苍劲淋漓的笔墨,雄浑天成的气韵,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到中、日两国画家和观众的赞赏。《北京晚报》的艺术评论家柏冬友在其文章中写道:“北京画院画家王培东,画如其人,恣肆纵横、泼辣厚重,表现出一种粗犷的意象美和博大的气势。整幅画面气势旺盛,峥嵘勃发,精神醒目,充满了灵动的生机和强烈的节奏韵律,给人抒情的美感。图中荷花不受形似的束缚,既来源于他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又融进了画家自由驰骋的情感,因而创造出笔下这种富有象征性的艺术。画家以笔取气,以墨取韵,巧妙地运用积、泼、破等墨法,使画面枯而能华滋,润湿而不漫漶,淡墨而不平薄,深得用墨之诀。作品于迅疾中求生发,寓刚健于婀娜之中,写遒劲于婉媚之内,堪称神来之笔。”这是对王培东的花鸟画艺术十分中肯的评价。     1983年,王培东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举办了首次个人画展,获得好评。1984年秋,培东到江苏淮安访问,看到大片的鸡冠花在寒秋中盛开,深有感触,回来创作了《鸡冠花》图,表现浓郁红艳的鸡冠花在逆风中盎然挺立,红红的花朵与浓重的墨叶形成强烈的对比,画面传达出一种顽强不屈的抗争精神。此幅画在建国三十五周年的美展中获奖,并被北京市美术家协会收藏。1989年,王培东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又举办了个人画展。这一时期,他还创作了《秋之旋律》、《龙腾凤舞》、《高秋时节》、《珠玑图》等作品,都是表现出他所追求的奔放、泼辣、厚重的风格,表现出他强烈的个性。每个画家的生活经历、学识修养各不相同,个性也不相同,因此就应该有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和风格。王培东追求的是一种粗犷的意象美,表现一种博大的气势。他以草书式的奔放、泼辣、凝炼的笔墨线条表达内心的激情。他说:“这种纵横驰骋、奔放腾跃的线条,不受形似的束缚,最能自由地抒发自己的情怀。”     20世纪90年代初,培东不满足已有的成绩,开始思索、尝试变革,追求写意画的现代化。1992年,他写了《写意画的再超越》一文发表在《中国画》杂志上。他在文章中比较了西方现代派绘画与中国传统写意画的异同,认为:“两者都是冲破再现自然的局限,强调主观精神,但两者又是不同的绘画体系,中国写意画的再发展,只能在自己民族文化特点的基础上,而不是在西方现代派绘画基础上。”“写意画的再超越,首先是绘画观念上再更新,必须进一步冲破再现自然的观念,以创造‘自然’代替再现自然。”“在表现形式上,首先要强化意象造型,并赋予特殊的象征意义;第二要注重笔墨的再发挥,使其成为独立的表现要素;第三要注重再造画面心理空间。将意象的形、笔墨、色彩、题字、印章等等都作为视觉要素,按照形式美的规律加以重新组合,创造出一个独立于自然的画面空间,更加自由地表现主观精神世界,而不是再现客观世界。”培东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来指导他的创作。     这个时期,他创作了一批构图饱满、带有构成意味的作品,进行尝试。1992年,他创作的《田园之趣》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画面用浓墨表现一群雏鸡嬉戏在收获后的菜地上。碧绿的白菜,深灰的土地,构成鲜明 的黑白灰效果,表现农家之乐,生趣盎然。这幅画打破传统写意画的格局,使人感到一种新意。但他仍然强调笔墨的表现力,强调一个“写”字。这幅画入选“首届全国花鸟画展”并获得佳作奖,以后又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花鸟卷),并入选2001年“百年中国画展”及《百年中国画集》。     20世纪90年代后期,培东认识到自己的创作在形式上虽然有了一些变化,但在笔墨功力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锤炼。于是他决心再次深入传统,向前辈大家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等人学习,研究他们的艺术思想及笔墨特色,吸取精华,努力锤炼自己。培东认识到这些前辈大家的艺术,不仅代表着中国写意绘画的最高成就,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绘画观念,促成了中国画坛的重大变革。他们强调“不似之似”,摒弃写实的造型观念,寻求更带主观性的艺术语言,把客观物象与主观精神融为一体,用独特的个性语言塑造出“物我合一”的艺术形象,使绘画从对现实的被动模仿,转变为对主观精神的自觉表现。前辈大师的艺术观念对培东有着深刻的影响,在他以后的创作中,始终遵循前辈大师的方向,不断努力探索。     进入21世纪,培东一方面钻研传统,一方面注重生活的体验。他游遍祖国大江南北,北到黑龙江、长白山、大兴安岭、内蒙古草原;南到海南岛;西到新疆、西藏;东到沿海诸省及台湾宝岛,全国每一个省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遵循白石老人的教诲:“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形、神俱见,非偶然可得也。”他深入观察自然,取得大量素材。他认为作为花鸟画画家,不能只局限在公园中写生花草,更要到大自然中,到祖国名山大川中去体验大自然的雄奇壮美,把自己融入大自然中,才能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雄浑阳刚之气。     2000年,他到河北农村采风,看到许多地方被风沙侵扰,村庄房屋被风沙掩埋,农田沙漠化,十分痛心。回来创作了《绿色家园》、《绿风》,呼唤人们对环境治理的重视,呼唤重建绿色家园,体现了一个画家的社会责任心。     培东六十岁以后的作品,笔墨更加老辣,韵味更加醇厚,作品更加耐看,更富有内涵,这正是培东的大写意花鸟画艺术更加成熟的标志。他的作品既有前辈大师的影响,但又不同于前人,是自己长期生活体验的升华。他把大自然的物象与主观情感融为一体,画面物象既是自然本身,又是他主观精神的体现。他的画巧拙互用,刚柔相济,既浑厚大气又灵动多变,画面充满生机,富有时代气息。 培东最崇拜的画家就是白石老人。白石老人当年教导弟子说:“夫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官禄,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人之所长,摹而肖之能不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观天地之造化,来腕底之鬼神,对人方无羞愧,不求人知而天下自知,犹不矜狂,此画界有人品之真君子也。”培东牢记白石老人的话,谦虚谨慎从不张扬。在当今市场经济活跃的时代,培东仍然保持低调,甘于寂寞,在认真向前辈画家学习的同时,也不断吸收同代画家的长处,潜心于艺术创作。     近几年来,他的作品又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被编入多种画集之中。他在作品中驾驭笔墨、协调色彩、创造意境、抒发情感等方面,又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王培东不仅注重绘画艺术的实践,同时又注重绘画理论的探讨,发表有《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等多篇论文,阐述他的艺术观点。王培东在其文章中写道:“写意绘画是一个人造的世界,人造的精神自然。一切都是按照人意去创造,一切都是随心所欲,然而它不是凭空臆造,它顺乎自然而不越矩。这就是中国写意精神之所在。”“当人的精神同宇宙精神融为一体,‘物我交融’,‘神遇而迹化’,落笔之际不知我之为物,还是物之为我,亦不知我之为笔墨,笔墨之为我,身与心俱化,这是一个高度自由的境界。‘无法而法’,纯任性情的驱使纵情挥洒,不期合于自然而合于自然,一切源于自然,又归于自然,‘返璞归真’。”这些观点正体现了王培东对中国大写意绘画规律的深刻认识和艺术追求。     古人云“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经过长期的磨炼,经验的积累,七十岁正是国画家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培东现正处在这一大好时期。艺无止境,愿他继续向艺术的自由王国迈进,实现新的飞跃,永葆艺术青春。                              

                          
                                                              吴休北京画院原副院长、著名国画家 / 201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