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pu.pp6.cc  
  
 
  书画家专题  
    清素老圃田野风——读老圃的画
    曾经从一份国画杂志上见到老圃的一组画,题材多为可食植物。或大或小暗黄色的纸张,极其凝练的笔墨,重用墨线的勾描与点染皴擦表现下,所描绘的物体已然形神兼备,落款题跋是劲道十足的仿宋体,整幅画面别具一格,入眼的是莫名的清新雅致。从这儿,就记住了老圃。
    老圃是北京人,原名白进海,或曰白金海,自号菜园子老白,八十年代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后入商海,又自商海而重入画道,入中央美院首届博士课程研修班修习。老圃少年时悠游乡野,对田园绿野有情钟然,少年时即描摹牲畜、瓜果、菜蔬,皆惟妙惟肖,遂蜚声乡里。入美院后修习水墨山水,画艺精进。自商道出,画风又大变,所作题材返璞归真,回归乡野,以田亩鲜翠陈于笔下,因崇尚“素净”,淡简清和,独成一派。初时老圃尝试用注重对比的手法在毛边纸上刻画果蔬,即获得美院张立辰先生、郭怡宗先生等大师的高度评价,后改用视觉表现力更强的元书纸,风格日臻成熟。因所绘多圃中之物,有友人送号“老圃”,盖出自《论语》之《子路》篇:“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
    风筝城春天的文化展会上,上楼梯时,身边有人搬着几帧画走过,画面浸出的清淡的滋味我似曾相识,我脱口说:“这不是老圃的画吗?”那一刻,我并不认识近在身边的老圃。
    第二天,展会间隙,兴冲冲地与同事一起去拜会了老圃。先是不遇,再访得见。初次相识,洒脱的举止,深邃的目光,和蔼的笑容,热情地握手,方知老圃实在是一位平易谦和的知名画家。
    当今纷纭的中国画坛中,老圃的画与他的名字一样让人过目难忘,老圃画的是圃子里的写照,即是生活的映像,而生活是百姓的生活。日里常见的瓜果菜蔬,在他笔下演绎起了平凡自然而又超逸灵动的故事,让你熟悉着,亲切着,一齐涌到你的眼前。豆角黄瓜胡萝卜,玉米冬笋老花生,都在他笔下跳跃着,站立起来,生出了灵魂,有了意料之外的生命。那些简约的构图,繁复的笔法,或疏或满的画面,凝结成的是画家对生活的诠释,是画家思想的写照,给你端出一个活脱脱的菜园子,让整日置身尘世喧嚣中的人们忽地来到一个瓜黄果绿满眼鲜翠的世外桃源,你的心岂能不怡然哉?
    老圃的画是须登大雅之堂的。如果说有的画家作品是躁动的,那么老圃的画作则是恬静的,是发人深思的,引人入胜的。喧杂的客堂并不适合老圃的画作,唯禅室书房,伴着缭绕的香烟,侧壁上老圃的画作,方恰能体现幽雅静谧的氛围。我觉得,喜欢读老圃作品的人是应该感谢老圃的,每次看老圃的画,仿佛让心得到一次舒畅的洗涤,片刻的放松,让绿色穿透肺腑,一股田野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有夏日荷塘过雨的凉爽,有秋日天高云淡的惬意,你就见到了一个来自乡野的田园的绿色的老圃。看老圃笔下的田园情趣,仿佛看到发自画家内心的素与真,及对生活超然物外的感悟。而要解读老圃的作品,是否也应当带着几分对世俗的超脱呢?老圃自画坛而商海,商海再入画坛,由辉煌而入平淡,仿佛一次由出世到入世复又出世的蜕变,其心情也必然经历了喧嚣后的淡定,在这样的背景下,老圃的画自然蕴涵了太多的世事感悟,其画作方能独辟蹊径,更经得起世人的审视的眼光,因为他画的就是生活的真谛。初看来,老圃画的都是静物,但这“静”却是急流汹涌沉淀下的“静”,是植物,却有了“动”的生命,是素净的画面,却是扫涤尘嚣之后的素净。老圃的画让我感悟到的深而且远,是山野脱俗的樵农,是山寺得道的高僧,抑或是参透了世间真理的哲人……
    大家要与老圃合影,他欣然允诺,依旧是浅浅的笑,在赠我的画集上,老圃认真地写下我的名字,居然用了“指正”二字,让我如何敢当得起呢?感谢平和淡定的老圃,愿借老圃带着田野灵秀的画作,荡涤这世间的诸多浮嚣,更多地带给人们一片清爽而悦目的素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