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menghu.pp6.cc  
  
 
  书画家专题  
    山水画家王梦湖

     花白浓密的卷发,毛线衣运动裤,王梦湖笑笑地开门迎接拜访,这位精力充沛的“小老头”,谈笑风生,思维敏捷,说起钟情的山水画,话语间流露出少年人般单纯而热烈的豪情,在铁观音的袅袅茶香中,他几十载的创作感悟也如画卷般铺陈开来……

    追逐画境踏遍青山


    王梦湖,河北丰润人士,生于山海关,早年学过西画,后来专攻中国画,并拜白雪石先生为师,深获教益。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不断出外写生,造访名山大川之余,专向偏远地区人迹罕见之地寻求风光绝美之境。王梦湖怀揣着崇拜自然神奇造物的虔诚之心,描绘着他眼中的世界,或雄浑壮美,或婉转迤逦,或古朴清幽,或浓烈奔放,厚重之余不失轻巧,写意之余尚有细致。

    其师曾如此评价:王梦湖的绘画艺术,风格卓荣,雄秀天成,其作品有一种理人倾倒的眷恋山水的激情,又有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一位熟悉他的友人则写到:“凤凰桥畔雨濛濛,芙蓉镇上春浓浓;宝塔映晴雪,秋山待夕阳;云山叠翠,水乡蕴秀,这里虽有人们早以熟悉的题材,但王梦湖以自己的审美观给作品注入了心的活力和品位。那山之魂、水之歌、云之趣、雨之情,尽在咫尺,融会其中。”

    心中丘壑万千,方能画稿不枯。可心中的山水哪里得来?是需要画家用双脚去丈量。为了寻得心中的美景,王梦湖几次遇险。有一次在甘肃写生,画一座异常陡峭的山峰,他跟着游览的人群,全神贯注地仰首观望,走着走着,突然觉得眼底闪过一线红光,低头一看,好家伙!再往前半步就是万丈深渊,光是瞧着就让人眩晕。等到王梦湖两腿发软地退回到安全的地带,才发现地上不知是哪位好心人拉了一根红绳以示警戒,若没有它,自己早就滚落山崖了。

    还有一次在长白山画瀑布,王梦湖不小心踏进了瀑布下的引水渠,渠里乱石嶙峋,一脚踩下去石面上的青苔渗出水来,差点让他整个人滑进水里。由于周围没有旁人,王梦湖只得定下心来,一点点向岸边挪移,回到岸上为自己又一次脱险不禁莞尔。

    处变不惊淡定人生

    画山水的人,心胸必然是开阔的,王梦湖处事态度的与他的作品一样随性洒脱。在外地作画时,突然感到听力下降,去看医生后得知,一只耳朵已经因为急性的炎症聋了。王梦湖不急不恼:“聋了好啊,说我好听不到,说我坏也听不到,清清净净,正好画画。”于是就心无旁骛地画,可巧一次坐飞机,几经气流的震荡,耳朵又神奇地自行恢复了。王梦湖仍是笑着说:“原来坐飞机治耳聋,这倒是个偏方呢。”

    又一回遭遇变故,王梦湖心急火燎,头发狂脱,不久便秃了。可正是秃了头,他也彻底想开:有什么大不了的,顺其自然,秃就秃了,省得剃头——话虽如此,也弄了个假发戴着,一次朋友聚会,王梦湖童心大发钻到桌下,摘掉假发,再光着脑袋钻出来,把在场的吓一跳,他自己哈哈大笑——有了这样泰然的心态,头发很快长了回来,王梦湖摸着新发也没有大喜过望: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梦湖说:“走了那么多地方,我把美景都存在心里,还可以画几十年。现在我六十几岁,但我有推倒以前所有成绩的勇气,,打破原来的框架,用新的方式来思考来创作。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万里之迥,山水画里的乾坤得一辈子来悟……”看他雄心勃勃的样子正应了那句诗——踏遍青山人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