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jieying.pp6.cc  
  
 
  书画家专题  
    诚者如斯 敬者如斯——樊杰颖其人其画
          樊杰颖,辛亥生人,少我一岁,与我同乡,一起供职于国家画院,他在美术馆,我在理论部。我,冀东人,后居石门学习、教书,而今京石之间往来频繁,很多时候不务正业;杰颖生于冀西北,中师后入京就学于首都师大,而今仍于京城做事。就这样,二人撞到了一起。可以说,我与杰颖的认识,要感谢中国国家画院。

          一日,杰颖来我办公室,一间可谓“这院子里最清冷的屋”,缘何此说?因其湿潮气、阴凉气俱甚之,又因为平素少有人来,杰颖来,使我的屋子顿生暖意。其因有三,一为同乡;其次是二人不无同命相怜的意味;再者,就是因为有艺术的话题。二人聊起在这院子里的做事,聊起对艺术的认识和想法,聊起当代艺坛之怪现状,又聊起他的老师刘进安先生,所谈欢畅,意见亦诸多一致。杰颖寡言,但显得稳妥干练,谈话中感觉他有很好的直觉,有很好的认识和判断,对绘事挚爱有加,以至于,时间并不算长的交谈中,他几次有“画画时间太少”(因为在这院子里公务缠身)的慨叹,语气很是低沉。



          程颢曰:诚者天之道,敬者人事之本。而今世界,气象万千,然往往置“诚”与“敬”而不顾,是无论“天之道”或者“人事之本”也似乎“无所谓”的。对于画界来说,时风所向,人心浮荡,难言“诚”字,而于艺事更难以言其“敬”,更不肖说什么“探索”和“研究”了。人们大多赖着一脑瓜聪明,粉饰、堆积一样“图形”,把画面打扮得“好看”一点,甚至花枝招展一点,就推倒前台,稍有招揽,便心花盛放,一味复制,不厌其繁,不厌其巧,不厌其媚。杰颖“诚”而“敬”,他性情沉郁,不事张扬,身处热闹世界,而不为尘氛所染,不为昏气所挠。其品性“诚”,也“敬”人,更“敬”事。他主修水墨人物,间或花鸟,前者为本业,后者为休闲,为散心。读其画作便可想象,他作画一定庄重严肃,敬以持之,恰如郭熙讲“严重以肃之”,不能以“轻心挑之”,不能以“慢心忽之”,乃至“必恪勤而周之”之意。显然,其画还在摸索,在题材与手法中踽踽前行,然其神情专注,用志不分,以心周详万事万物,感触天地,怀抱自然,一心独往,爽然于笔墨,博注于纸端,涣涣然造次大块文章,假以时日,前途必然昭昭者也。



          杰颖新集即行刊印,嘱予作小序,拉杂东西,不着边际,权作应制之需,惟信杰颖依此集为一起点,因层楼在望,而来日方长。


                                                         王东声                 
    丁亥秋分时节于中国国家画院

    丹青海藏网原创 转载请备注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