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收藏资讯  
    “人性与爱”在联合国总部


    圆满结束了巴西的展出,承载画展货柜的巨轮航行在大西洋上,这次它将驰离南半球,越过赤道线,向北半球北美大陆的最大都市美国纽约驶去。

    此时的圣保罗已步入金秋,而北美大陆的纽约则正是万物复苏、勃勃生机的春天。

    自健此前惊喜地获得了纽约联合国总部文娱理事会的邀请,5月初在纽约圣·约翰大学的巡展结束之后,进入联合国大厦内厅进行为期十天的展出。

    这真是极其难得的机会,联合国大厦内部就这么一方展地,而它面对的却是二百个国家展览共享的需求和权益。因此,要排入一个档期,有些国家的展览就是等上十年也不算久。自健是在半年前才递进申请资料的,这么快就获得了展出档期的安排。据说,画展“人性与爱”的主题起了很大的作用,加上新写实主义的精湛画风,获得评审一致赞同,因此,这般好事才这么快地降临在这个中国画家的头上。

    纽约,当今世界最摩登的城市,号称“世界艺术之都”,这里据说称作画家的人就有十万之众,画廊不计其数,一天之间都会有数十上百家画廊的画展在开幕。联合国总部大厦的展出,显然不同于一般画廊,也不同于美术馆,因为它面对的观众是全球汇聚的各国精英,所产生的影响是任何一家商业画廊无法比拟的。

    此时的自健,虽已称得上一位曾携展闯荡过五大洲的“沙场老将”,但来到这“地球村”的中央,面对四面八方的目光、林林总总的“胃口”,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免不了有几分担心。

    限于展地空间,自健只能在百余幅作品中,挑选出60幅精品展出,展出的基本格局,仍然延续原有的几大系列作品。画展入口处,这次特别增做了画展巡回世界的路线图,上面有明显的中、英文大红字标题“李自健人性与爱油画环球巡回展”,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个不同于一般的画展。

    画展布置就绪,待星期一中午正式开幕。然而一大早,上班路过展厅的联合国工作人员,纷纷在展厅前停住脚步。人们愣住了,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特别的油画展呢?《红花被》系列的响亮、浓郁,《母女系列》的高雅、圣洁;《西藏系列》的苍茫、凝重;《乡土系列》的淳朴、生动;还有《美国流浪人系列》的悲怆、肃穆……所有的作品系列地陈列聚集,相互烘托,交相辉映,在这“地球村”的大厅之中,发出了“人性、博爱、和平”的强烈交响,这没有声音的声音,立刻引来少有的反响,大家奔走相告,络绎前往。中午开幕之前,展厅已挤得水泄不通,人们忘记了进餐,争相先睹为快。

    生活在纽约的人们,每天都接受到形形色色现代艺术新潮的冲击,而眼前突然出现这一大批淳朴、亲切、自然而精湛的写实油画,自然使他们的眼睛为之一亮,一幅幅展现人性尊严与人类情感价值的绘画,更使他们的心灵为之一震。发自内心的赞叹脱口而出:“太美了,让人产生从未有过的感动!”留言本上,一位叫哈马达的外交官一开始就留下了如此的感叹:“简直是20世纪的文艺复兴!喝彩!”

    中午,当画展正式揭幕之时,展厅已呈现出空前的热烈,联合国大厦内外的媒体已摆开了阵式,世界各国驻联合国的外交官、工作人员,汇聚一堂。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兼文娱委员会主席桑伯格先生亲自主持画展开幕,他高度评价了李自健“人性与爱”的画作和巡展世界的艺术行动,对宣扬联合国“和平与发展”的理念、促进民族文化的了解及国际间的艺术交流做出了贡献,并向画家颁赠了奖牌和礼物。联合国中文处的负责人随即致辞,他说:“在联合国工作了25年,这次的画展是所看过的在联合国举行的非常出色的画展……”

    接连十天的展出,中国画家李自健和他的油画展成了联合国总部大厦内的热门话题,数千名工作人员、各国外交人员这期间光临了这个画展,有的还成了每天必定报到的“常客”。据画展的举办者说,还从来没有哪个画展能像这“人性与爱”画展,将如此多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不同肤色、不同阶层的观众全都吸引进来,上自秘书长、各国大使,下至各部门的主管、秘书、译员、医师、厨师、警察、司机、清洁工及他们的亲友,川流不息地进场参观。在这个以“和平、共存、博爱、发展”为宗旨的“地球村”里,围绕着“人性与爱”主题而展开的一幅幅栩栩如生、真情充溢的画面,几乎感动了每一位走进展厅的观众。厚厚的留言本上,就像过去多次巡展的反响一样写满了留言,只是这次留言观众更具国家、地域的代表性,从东方到西方,从大国到小国,从富国到穷国,足足有近百个不同国家的外交官员和工作人员表达了他们的观感。

     

    感谢您来到联合国,这个画展将成为一个瞩目的事件,所表现的人性既是全球范围的主题,也是中国人的高尚品质。这是一极其令人难忘的展览。请再回来!

    ——麦克

    感谢您让我们联合国大家庭分享您的作品,我们从未见过这么美好的画展。

    ——蒂娜

    您的作品太棒了,不可否认,您极大地推动了人类之爱,贡献令人瞩目。

    ——海伦

    作为联合国的中文秘书,作为李自健先生在联合国画展的主办人之一,我为李自健画展的极大成功和强烈反响感到自豪,先生是我见到最具才华和创见的年轻画家。祝愿他取得更大的成就。                 

     ——戴克伟

    谢谢您带给联合国的欢乐,我们终于看到了美的作品,这才是真正美的作品!它们将永存我的心中!  

    ——娜拉

    我的每一位中国同事,都在赞美您的画展,感谢您,画家,您带给我们这里的中国人光荣与自豪。

     

    人们通过留言与画家交流,给予了画家珍贵的期许、鼓舞与支持。但翻阅过整本留言中,也有一位叫杰金斯的美国人写的一条视角特别的尖锐批评意见:“我喜欢您的许多作品,尤其是那些表现老人和儿童的作品,但是我在寻思,你画的中国流浪汉在哪里?画中的美国流浪汉与具有尊严的中国人形象恰成对照,这是宣传,不管怎样,这都是一种‘美丽’的宣传。”

    读到这条意见,自健也突然悟到,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从人道关怀出发、直面现实的艺术表现,在联合国这样一个极为敏感的地方,肯定会触疼一些人的心。难怪,前一天有朋友告诉他,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曾打电话向中国代表团一位负责人,提出质疑:“这位中国画家环球巡展的庞大经费从何而来,尤其这次来联合国展出是不是由中国政府出资支持的。”

    无独有偶,第二天,全球最大的电视新闻机构、美国CNN电视台的记者在画展现场采访自健,他们所访问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您举办全球巡回展的经费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镜头,自健镇定自若地作答:

    “没有任何人提供给我经费,我不愿意也不需要接受任何方面的赞助,所有的经费都来自我手中的这支画笔,我所进行的‘人性与爱’的艺术创作和巡展主题,得到了世界人民的理解和欢迎,因此,源源不绝的经费就来自作品广泛的欣赏者!”

    接下来的问题更尖锐:

    “你为什么要画美国的流浪汉,创作的动机是什么?”

    “作为一个真诚的艺术家,就必须画自己感动的东西。在我刚来美国时,我几乎就要与他们为伍,我曾深深地为身边这些无家可归者的不幸遭遇和悲怆形象而打动,我一直想画他们。当我生活好起来的时候,便自然地想到要去关心他们。我站在一种人性尊严和人道关爱的角度去以绘画表现他们,让世界不要忽略他们的存在,让社会带给他们更多的关注、更多的爱。这是一个人道画家的职责,更是艺术应有的自由!美国的富有,举世公认,但同时又有几百万无家可归的人,这也是事实!连克林顿总统都要选在感恩节为他们做顿饭吃。我给他们画上几幅肖像,这不同样是件值得肯定的好事吗?”

    自健慷慨激昂的回答,后来两次出现在“美国之音”电台的叩应节目上。第一次是在画展高潮时期的纽约;第二次则是在画展结束回洛杉矶后,设在首都华盛顿的“美国之音”总部买好了往返洛杉矶的机票、订好酒店,专程将自健请到华盛顿的总部播音室,让自健这样一位黄皮肤的中国画家,坐在前一天希拉里接受全球听众现场叩应节目的同一位子上,接受来自全球华语听众的各种提问。可以说,每一位情系中华的海内外华人听众,只要那次听到了这位中国艺术家那真诚朴实、坚定有力的回答,便一定能感悟到一条中华汉子的凛然正气,也会为他的言行与理念感动、喝彩!

    联合国的展出,让自健、丹慧真正感受到了人类大家庭的美好概念,画展上的观众来自全球不同的国家,尽管社会性质、宗教信仰、贫富差距都有很大的区别,然而面对着表现人类共同情感和传播人性博爱价值的绘画作品,他们的感动是一致的。画家每次只要出现在展场上就很快地被激情的观众团团围住,请画家签名、合影、祝贺、赞美、握手、拥抱,好些国家代表还热切地希望能将画展邀请到他们的国家展出。联合国社会发展部、儿童基金会等部门的负责人也找他商谈选画印制明信片和海报等事宜。自健与丹慧这对“四海为家”的中国画家诗人夫妻在这个充满温情、友谊的“地球村”里,每时每刻都在被这“地球村村民”的真情“大爱”所包围。

    当他们进出联合国警卫森严的大门时,他们总会得到警卫人员的友好关照,快速过关。因为他们知道:展厅里已有很多的观众在等候他们的出现。

    当画家走近大厦总部餐厅窗口买饭的时候,爽朗的白人厨师会特意给他多加上一瓢菜,因为这中国画家画出了他认为是美好感人的画作。

    联合国画展以往的惯例是不能在现场销售画册的,开始的两天,观众只能利用午休或闭馆后的时间,涌向画家夫妇下榻的联合国广场酒店的顶层房间购买画册,虽说这五星级酒店就在联合国对面,但要跨过车阵人流的马路,再登上48层的高楼去买一本画册,还真非易事,但即便如此,小小的房间来者仍挤得举步为艰。当他们高兴地购得画家签名的画册,离去前总会在册子上留下姓名与国籍。悉心统计,短短的两天中竟然有三十几个不同国籍的联合国人士为买画册而登上了这高楼之巅的小房间。

    面对前所未有的观众热情,主管部门终于善解人意,网开一面,破例允许现场售书。一星期下来,画册的销售大有所获。自健将售画册而获得的收入,一部分用于画展开销,另外的一大部分便悉数捐给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联合国内的中文书画协会。

    画展开幕后的第三天,联合国秘书处的女秘书宾娜在展厅里找到自健,她高兴地告诉画家:“秘书长安南已看过你的画展,对你的作品有很高的评价。”

    自健一听,吃了一惊:“秘书长什么时候来看的画展,我几乎整天都在这儿,怎么没见到他呢?”

    宾娜笑着说:“是昨天下班之后,我们陪同秘书长来看过画展。我们还有个想法,请您给秘书长画幅肖像。愿意吗?”

    原来,自联合国建立以来就有这样一个传统,每位秘书长在任期届满时,都会留下一幅由当代著名画家绘制的油画肖像永久悬挂在一楼内大厅正墙上,供人瞻仰怀念。此时安南秘书长上任才刚过半年,平时一贯行事低调的他,若不是遇到了自健这样特别让他欣赏、有着刻画人物特别才能的油画家,是绝不会朝这方面去思考的。安南秘书长在助理们的提议之下,欣然同意让这样惟一一位不是欧美当代名家的中国青年画家来为他提前绘制这幅纪念性肖像。

    这真是千载一时、一时千载的历史机遇,也是历史性的突破,李自健——将成为第一个为联合国秘书长绘制纪念肖像的中国画家和亚洲画家,这也是继《长城挂毯》、《成昆铁路象牙雕刻》和《青铜宝鼎》之后,由中国人赠送联合国的另一份厚礼。当然,前者是中国政府与人民的心意,后者则是历史造就这位海外中国画家个人的特别机缘。

    自健兴奋地接受了这特殊的考验与挑战,他也毫不犹豫地按照联合国惯例,在无偿赠送肖像画作的意愿书上签了字。这些天来,他在联合国内浏览了不少世界艺术大师的真迹,毕加索、夏加尔、米罗、亨利·摩尔、布德尔……都是大师们的无偿奉献,一位艺术家的一生,能有一件作品永久地放进这座“地球村”里,那种价值与荣誉,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自健提出的惟一要求是能与秘书长见上一面,哪怕是几分钟,能拍一些照片就行了。然而,这样的机会只能等到一星期后秘书长自国外访问归来,而自健的行期也已排定,无法等到那时。于是只好让秘书处多提供些照片,自健在资料室翻呀、找呀,始终没找到一幅适合作肖像油画的照片。最后,摆在桌子上的一张秘书长的生活照倒是给了画家宝贵的启示和参照,画家决定以此为基础,再参照其他一些照片,主要依靠自己对这位伟人的理解和想像来塑造出艺术形象。此时的自健没有任何的作画工具和材料,一切都得赶紧“重起炉灶”,他跑去曼哈顿买来画具,又提前赶做了一个黑赭色荷兰古风味的木制油画外框。

    热心的宾娜陪着自健走到联合国内大厅悬挂着前几任秘书长的油画肖像之下,当然,那全都是出自西方大师的手笔,有传统写实的,也有现代风格的。从历任秘书长的肖像中,也能或多或少地看出时代赋予艺术演变的痕迹。自健在宾娜的协助下,量准了未来画面所需的尺寸。他面对着历任秘书长的那几幅肖像,思考起自己即将展开的画面,他既要让安南的肖像能融入联合国历任秘书长肖像的整体阵容之中,又要让其能以独立的个性,显现出充分的魅力。

    自健决定就以写实主义的手法、朴实逼真的风格来表现这位沉稳、干练的“地球村村长”。考验是严峻的,凭着几张照片、五天时间、在一间小客房内要画出一幅未来悬挂于联合国永久流传的秘书长肖像,这是人生艺术坦途中的一次最重大挑战。球到了脚下,这临门一脚能踢得进去吗?

    那几天,自健一睁开眼爬起来就开始作画,饭也送进了房间,一天至少画上十小时,看着、看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跃然于画布之上。应当说,自健画得特别顺心,每次关键的机遇,他那临门一脚的“中国功夫”准能破网。

    画中,安南双腿交叠、十指交叉紧抚膝盖、运筹帷幄、沉静内敛,这正能显示出秘书长胸系全球、倡导联合的深刻内涵与寓意,秘书长双目炯炯有神,坐姿凛然大度,沉着、坚定、智慧、内敛的特质,尽显这简洁明快的画幅之上。

    安南是非洲加纳人,肤色古铜棕黑,画家采用浅色背景处理,以形成视觉的强烈对比,使形象更鲜明、更富质感。单纯的背景处理,似乎也显示着这位在联合国工作了三四十个年头的职业外交家的光明磊落。

    肖像创作进入到第四天。傍晚,女秘书宾娜陪同联合国副秘书长瑞萨来看画,一见到秘书长的肖像时,不禁同时发出赞叹:“啊,太像了!太像了!”“秘书长一定会满意。”“这幅肖像是几位秘书长肖像中最像的一幅。”

    第二天,副秘书长告诉自健:“我们已与秘书长通了电话,他很高兴,目前他还在国外,过两天就会回来,秘书长让我代表他宴请您。”自健夫妇应邀来到曼哈顿的一家很有名的“皇朝”湘菜馆。席间,副秘书长向自健夫妇介绍了秘书长许多鲜为人知的经历,安南秘书长从贫困落后的加纳来美时,早年在俄克拉荷马留学。他常去学院旁的理发店理发,理发师每次都将他的头发剪得很短。一次他问理发师:“你为什么每次都将我的头发剪得这么短?”理发师说:“你们非洲国家穷,我给你剪短一点,你就可以少来几次,这样节省钱。”这不乏歧视的语言,令学生时代的安南,更加发奋努力,以顽强的拼搏来改变人生的命运。他在联合国的三十多年,就是从最基层的职务干起,一直升上了顶峰。

    副秘书长还告诉画家,本来这幅肖像要到秘书长卸任时才画的,由于秘书长十分欣赏你的才华,才决定提前绘制他的肖像,卸任时还会专为悬挂这幅肖像特别举行仪式和鸡尾酒会,到时会特邀你们夫妇出席。秘书长回来后,将在秘书长官邸接见你们。这幅肖像就由你们亲手送给秘书长。

    自健夫妇听了非常激动,同时也提了两个小小的要求,一是要在这幅肖像上签上“李自健”三个中文字,二是要让自己的挚友,也是这次联合国画展最热心的支持者、画家潘一杭一同前去秘书长官邸送画,负责拍照,他们都欣然同意。

    下午3时,自健一行携着油画肖像一道来到了秘书长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一大道紧靠海也的美丽官邸。

    保安人员将画抬到官邸的一间客厅中放好,自健一行先在客厅休息,此时,自健已被墙上的几幅粗犷的、带有表现主义风味的油画吸引,原来这都是安南夫人的画作,她是瑞典人,是一位不俗的画家。

    这时,安南夫妇走进了客厅,与自健夫妇亲切握手。开始,自健不免有一些紧张,毕竟眼前出现的是一位60亿人中所产生的“地球村村长”,但安南夫妇的亲切和蔼、平易近人让自健很快恢复了平静,安南秘书长亲自为自健夫妇倒茶、送上点心,哪有半点“大家长”的架子。自健通过丹慧的翻译,向秘书长介绍了环球巡回展的行动理念与过程。一旁的瑞萨副秘书长也不时插话介绍自健曾有过的义举,捐助家乡失学儿童,以善款救济地震、水灾灾民,以及这次在联合国展出又将售画册之款捐献儿童基金会……秘书长高兴地说:“你做了很多对人类有益的事情。”

    随后,自健与安南夫妇、其他宾客一道走过去看肖像,一见到肖像,安南目不转睛地盯着画框中的自己,连连点头,说:“非常好!非常好!”安南夫人则惊讶地发出“啊”的感叹,自健对她说:“夫人,您是一位艺术家,您是内行,请您看看,肖像哪些部分还需作些修改。画箱画具我都随身带来,我马上就可以动手。”夫人一愣,随即说:“要改?怎么要改?这已经很好了,您画得比他本人还像!”夫人脱口而出的趣言,将一旁的安南、副秘书长与众宾客全都逗乐了,大家纷纷在肖像旁留影。

    回到客厅,丹慧将随身携带的画展留言本送上,对秘书长说:“上次您来参观画展,很抱歉,我们错过了接待您的机会。这本留言本都是联合国观众的留言,秘书长,不知您能否也给我们留下珍贵的感言。”

    安南秘书长欣然提笔赠言:

     

    李自健先生,您具有伟大的才华,值得欣慰的是,您将你的天才奉献于为人类的服务。祝您获得更大的成功!

    ——柯菲·安南

     

    副秘书长瑞萨,也随即留言:

     

    李自健先生,你极大的才能与您的人性相结合,是一份奉献社会的伟大礼物,深深地钦佩。

     ——瑞萨

    半个多小时的接见,自健夫妇一直沉浸在温暖与兴奋之中。临别时,安南夫妇一直将自健夫妇送到大门口,在楼梯旁的衣架上,安南秘书长还亲自将丹慧的风衣取下给她披上,这感人的细节,给自健夫妇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当天晚上,纽约《世界日报》的华文记者从自健这儿获得了“独家新闻”。

    第二天,该家报纸的美国要闻版面上,登载了安南夫妇与自健夫妇在肖像画前的合影,并配上了大标题:“旅美画家为联合国秘书长画肖像,联合国展出佳评如潮,画家无心插柳,好运连连”。

    第二天,自健夫妇轻松愉快地走进联合国作最后的道别,刚进入大厅,就见到中国驻联合国全权大使王学贤先生。王大使曾是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与画家夫妇有过一面之缘。他一见自健就兴奋地说:“你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我今天一早就看了关于您给秘书长画肖像的报道,很好!很好!”说着,王大使拉着自健、丹慧往内走去,并主动提出陪自健、丹慧这对为中国人在联合国争得荣誉的画家夫妇好好参观一番。自健这时才知道,王大使原来早已三次参观了画展,他都凑巧不在。这最后一次他们一同来到展厅,在他最喜欢的《韧》前与自健夫妇留下了合影。自健也得以分享这位中国全权大使的“特权”,在大使的引领之下进了安理会大厅,在中国席位上,大使坐在其中,手握定音槌满面笑容,让自健、丹慧站立两旁,拍了一张耐人寻味的、极为难得的合影。

    告别前,王学贤大使在留言本上也留下了他的感言:“自健,热烈地祝贺你,你的艺术震撼人的心灵,祝您取得更辉煌的成就!”

    从纽约载誉归来,自健夫妇便立即投入洛杉矶画展的准备工作,几天后,自健没想到,一封署有联合国秘书长专函的信件寄到了他的家中,这封情重千钧的来信,令他们热泪盈眶,也成了他们胸怀世界、终生奉献的最重要的动力。

    李自健先生,我深深地感谢您这个月初于纽约为我绘制了很好的肖像。我的夫人和我都被您的奋斗和善良所感动,您已将非凡的才华奉献在这幅肖像画中,我们必然将珍爱它。

    你是一位很好的艺术家,你对世界和平所做的努力,体现在你的“人性与爱”为主题的环球巡展中,这对你的艺术和你的国家都是一份献礼。

    ——柯菲·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