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收藏资讯  
    拜占庭的“平民爵士”




    公元312年的一天,欧洲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梦见了上苍显灵,指示以十字标志作战,必得大胜。征战数年,他终于统一了大罗马,建都拜占庭(现今的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自此开创了横跨欧亚的东罗马王国的千秋大业。随后,拜占庭王朝以君士坦丁命名,创造出勋位制度,以十字勋章为荣誉代表,对于那些勇猛顽强、战功显赫的武士赐以“骑士”的崇高荣誉称号,并册封为“勋爵爵士”。

    还是在大学的课堂上,自健就了解到在人类文明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拜占庭文明”,曾造就了伟大的“文艺复兴时代”。在长达1100年的漫长历史中,拜占庭一直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荟萃之地,可惜的是,这样一段辉煌的文明在15世纪中叶,因土耳其人的攻入而告终结。然而,几百年来“拜占庭文明”就像落入尘埃的瑰宝,仍若隐若现地散发出光芒。在欧洲与中亚的旅行中,自健总是被拜占庭时代的圆顶建筑、壁画、雕刻等丰富的文化艺术遗产所吸引。

    但是,自健怎么也想像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会成为“拜占庭王室”册封的一名“爵士”,还会挂上由亨利王子殿下亲授的“圣十字骑士”勋章。这对于自健这样一位以“平民画家”著称的中国艺术家来说,还真有几分传奇色彩。

    2003年,洛杉矶的亚伯博士告诉自健,他认识一位叫莎拉·郭的女士,曾在海外参观过自健的“人性与爱”巡回画展,对自健通过自己的绘画艺术在全球传播人性、博爱、世界和平的理念印象深刻,而且十分感动。这位女士是“亚太之星爵士团”团长、拜占庭驻亚太区特命全权大使,她希望能与自健见上一面。

    出于对“拜占庭”历史文化的崇敬,对一位华裔女爵士的好奇,自健在亚伯博士的引领下,见到了莎拉·郭爵士。这位海外华人中的杰出女性,优雅高贵而热情大方。畅谈中,她让自健更多地了解到许多有关“东罗马王国拜占庭王室”及“拜占庭文明”的历史与现实。由于拜占庭在人类文明史上曾写下非常重要的一段历史,西方国际社会基于对古罗马文化的认同,以及对“拜占庭王室”的尊崇,对“拜占庭王室”的后裔仍给予王室应有的礼遇,由意大利、法国、俄国等国家议会及最高法院立法通过,确认“拜占庭王朝”后裔血统惟一法统地位,而且进一步发展了沿袭千年历史传统的册封“骑士”勋位的制度。执行方式由王子领导,通过王室勋位管委会严格评定,每年在世界不同地点,册封国际社会中那些推动人类和平、文化、慈善公益事业有着杰出贡献的精英人士。历史上,美国前总统杜鲁门、意大利前国王、古巴前国王、阿尔及利亚前国王、美国第一位宇航员、印度德瑞莎修女、多位诺贝尔奖得主、欧美著名艺术精英、商界巨子,均曾获“拜占庭王室”封授的“骑士”勋章和“爵士”爵位。

    莎拉·郭爵士身为“拜占庭”驻亚太地区特命全权大使,基于对自健的艺术成就与奉献精神的认可,她已经向“拜占庭”王室推荐了自健,并已得到了王子的关注与赞赏。作为一位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艺术家,自健所具有的胸怀天下、勇于开拓、致力于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行动,与“拜占庭”一贯推崇的“骑士”精神十分吻合,在全球被册封的几百名爵士中,还没有一位像自健这样的画家。

    自健感谢这位大使对他的关注与肯定,对他来说,这荣耀来得太突然了,他还来不及思考:这样的荣耀与自己的艺术会有什么关系。他这样一个东方的“平民画家”与西方崇高的“贵族”称号似乎沾不上边。

    郭大使的话让自健更多地了解到“拜占庭王室”与时俱进的精神,“拜占庭册封”,已从贵族阶层进入了平民精英,从西方走入了东方。美国亚裔领袖陈香梅、国际巨星成龙、商界巨子侯登见、郑明明……都曾相继被授颁“骑士”勋章,并册封为“勋爵”。

    的确,这是一项在国际间特别是西方上流社会受到敬重与肯定的殊荣。

    2004年秋天,自健夫妇携带着“人性与爱”油画巡回展,远赴北欧,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展出两个月。画展刚开始,自健便收到了从洛杉矶转来的邮件,已通过了“拜占庭王室”勋位评审。这消息,令自健激动,而似乎更激动的还是身边的那一些欧洲朋友们,出身在西方的他们比出身在东方的这位平民更懂得“骑士”勋章与“爵士”荣称在西方上流社会意味着什么。

    在瑞典画展之余,自健、丹慧夫妇赶至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2004925日,“册封”大典在充满文艺复兴建筑风韵的“凡·戴克沙龙”举行。入夜,“凡·戴克沙龙”前的市政广场上,古老的路灯刚刚闪亮,广场四周,遗存了几个世纪的比利时古建筑群沉浸在黛蓝的夜幕之下。哥特式教堂的尖塔传出深沉的钟声,在广场上空久久回响,踏着脚下小石块拼成的路面,走向广场一角的“凡·戴克沙龙”,自健真像是行走在中世纪的梦境里。

    “凡·戴克沙龙”恢弘的大厅里金碧辉煌,高大名贵的大理石廊柱之间,布满古典雕像,天庭中央的喷泉与彩灯交相辉映,门庭内外,拥满绅士、淑女与贵妇,男士们不是身着宫廷风采的燕尾服就是笔挺的西装,女士们一个个更是雍容华贵、珠光宝气,最显眼的还是那些身披金色“爵士袍”、肩搭绶带、胸挂“骑士”勋章的男女爵士们,呈现出特殊的风采。弦乐四重奏不停地演奏出悠扬动人的古典名曲,仿佛越过时空的隧道,所有人全都沉浸在古典、高雅的氛围中。

    人群的目光突然投向刚走进来的两个“东方面孔”,自健一身白色的“中华高领装”,丹慧一袭端庄淡雅的中式旗袍,这样一对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男女”在满场金发碧眼的西方男女中,显得引人注目、独具风采。

    不知情的宾客们,怎么也猜不出这两个东方人的来历,更没有人会想到这貌不惊人的男子,会成为今晚盛典的一个“亮点”。

    见惯了各种场面的自健,平生也是第一次走进这像电影镜头一般的豪华场面,但是,他并不胆怯,大方礼貌地与人微笑、招呼,丹慧则以她流利的英语与人交谈。盛典在即,他们自然地融入这华贵的人群之中。

    晚上7点,当最后一声冗长的教堂钟声落下时,五位身披中世纪金红十字长袍、头戴黑帽的号手,双手托起闪亮的长号,一齐长鸣,“呜——呜——”一声声低沉的号乐声,响彻整个大厅。分坐在红色地毯两旁的一百多位来宾肃静下来,目光投向庄严华丽的舞台。

    伴着古老的号角声,古稀之年的亨利王子君士坦丁三世殿下和高贵的王妃在举着仪仗的十几位身披爵士袍的男女爵士的簇拥下缓缓走向舞台。这位深受西方上流社会敬重的王子,此刻披挂着绶带、勋章,容光焕发、风度翩翩。

    自健夫妇的座位被特别安排在第一排,面对着端坐王椅的王子与王妃,自健与旁边的两位比利时人,是今晚被授勋的“主角”,他们一位是比利时享有盛名的畅销作家,一名则是商场大亨兼慈善家。

    置身于肃穆与庄严的氛围之中,面对近在眼前的王子伉俪,自健正襟危坐,静候神圣时刻的到来。

    册封仪式开始,一切都是遵循中古世纪的程序。一位来自纽约气质高贵的“女爵士”,以一口流利、优美的英语诵读着三位“受勋人”的功绩。读到自健的名字,自健站立起来,手里挽着金色的爵士袍,尽管他听不懂主持人激情的朗读,但他知道,主持人正在将他的人生历程与“功绩”介绍给现场所有的人。

    原来这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方人”竟是即将受封的“爵士”——一位中国的艺术家,人们投向画家敬佩的眼光。

    此时的自健,伫立在这有如中世纪宫廷的氛围中,眼前晃动着的如梦境一般的现实,这场景,让他想起小时候从电影中看到的那些场面……

    古乐声中,莎拉·郭大使首先给自健披上绣着红十字标志的镀金爵士披袍。随后皇妃上前为自健佩上“圣·约翰骑士”勋章。自健前往舞台中央,由亨利王子执行这一沿袭了几千年的“册封”授勋仪式。

    身披爵士袍的自健,单膝跪下,手按经典,由旁边的司仪诵读誓词。完毕,王子走到自健的肩头点了一下,又讲了几句英文。自健没有听懂,但他知道就从这一刻起,他已成为“拜占庭王室”册封的爵士,他在事业上锲而不舍的努力,让他更获得了这枚珍贵的“圣·约翰骑士”十字勋章。

    人们纷纷地上前与这位令他们敬佩的“平民新爵士”握手、拥抱,与这位中国艺术家和夫人合影。

    丰盛的晚宴之后,华丽的宫廷舞会又接着登场。风度翩翩的绅士、雍容华贵的贵妇,伴随着施特劳斯的圆舞曲,纷纷步入舞池,美妙的乐曲沁人心脾,朦胧的烛光里,人们旋转起舞,就连年迈的王子、王妃也精神焕发地融入这欢乐的海洋。

    丹慧禁不住内心的喜悦,也一展舞姿,投身舞池之中。

    自健脱下闪亮的爵士袍,安静地坐在酒桌旁。他不会跳舞,平时也极少置身舞场,但是这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夜晚,虽未起舞,他也早已心旷神怡,面对着沸腾的舞池,思绪却又悄悄飘到他的画室、他的画展、他那永远不会舍弃的故土与穷乡僻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