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收藏资讯  
    秘鲁首都的“荣誉市民”

     


    利马——秘鲁首都,南美洲著名的历史古城,一座位于南太平洋西部海岸的美丽大城市,拥有850万人口的利马市占去了秘鲁全国人口的1/3。自1821年秘鲁独立之后,这里就一直是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殖民时代,利马更是西班牙人统治整个中南洲的腹地。利马市是一座历史文化氛围十分浓郁的城市,西班牙文化与印加传统文化的结合,形成了城市特有的风貌。

    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文化遗产的市中心利马大广场,仿佛是城市的心脏,条条街道成辐射状向四周延伸,保持着浓厚的西班牙风格的总统府、大教堂、市政大厦坐落于广场四周。广场上鲜花盛开、飞鸽结群、游人如织,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2005619的中午,在利马大广场市政大厦首都画廊前,立起了两幅分别以中国女童和妇女油画创作画为主调的巨幅广告,人们远远地就能看到广告上端的英文字眼“Li Zi Jian”。稍稍走近,便知道这是一位中国艺术家的油画展。“人性与爱”是画展的主题,“全球巡回”则显示这是一项行展世界的艺术行为。广告前,聚集起许多观者,大家往画廊前探望,只见偌大的展厅空空如也,广告上明明标出的开幕时间是下午730分,可已是下午1时,还不见任何布展的动静,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结束与利马路易士市长会见的自健、丹慧夫妇匆匆赶到首都画廊,他们在焦虑地等待着装着油画的货柜的出现。

    路易士市长也方才得知,油画货柜卡在海关已好几天一直没有出来,原因是秘鲁海关工作效率低,说是上午货柜运到画廊,可是下午1点多了,还不见任何动静。路易士市长又急又怒,急的是:以他个人的名义发出的画展开幕请柬已送出,再过几个小时,嘉宾们就要参观画展了;怒的是:在他管辖的城市中,竟然出现这样不应该发生的事!路易士市长将电话直接打到海关,让他们立即验关放行,接着电话又打到警察局,要求调派几辆警车开道,护送货柜穿越繁忙的城市中心,以最快的速度运抵首都画廊。

    下午230分,利马广场上空突然传来警车鸣笛声,一辆四十尺的大货柜车在前后四辆警车的开道护卫下,驶进了广场,停靠在首都画廊的拱廊前,这特别的货柜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路易士市长增派了成倍的工作人员、警卫人员,协助“画廊”火速卸下货柜的油画,紧急布置画展。

    自健跃入货柜,看着这批从地中海经过西班牙横跨大西洋穿越巴拿马运河遥遥数万里、历时近两个月才运抵利马的油画平安无损,内心欣慰。一看时钟,已是下午230分,离画展开幕只剩下五个小时。他必须只有再创一次奇迹。

    自健挽起衣袖,亲自动手带着众人干起来,丹慧则指挥着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呈现出画展的整体面貌。

    晚上7点,一个够气派、够水准的油画展,神速地呈现在首都画廊展览厅。

    自健利用最后的一点点时间,脱下汗水浸透的内衣裤,又换上了那一套“中华高领装”,洗个脸,用手指理理头发,镜子中里面又出现了一条“斯文的好汉”。

    画展开幕在即,整个展览大厅,拥满了来宾,有利马市文化局长、秘鲁国家艺术学院院长、艺术家协会主席、多国驻秘鲁外交使节、华裔领袖、各界精英,许多都是市长邀请的客人,齐聚一堂。中国驻秘鲁大使馆殷恒民大使前一天才从医院急诊动手术后出院,也偕夫人来到现场,陪同前来的还有文化参赞一行多人。

    730分,路易士·卡斯塔理达市长准时出现在画展上,展厅的场景,让他惊讶:“这简直是神话!”“朋友,谢谢您!谢谢您!”激动得与自健紧紧相拥。他开心地笑着,眼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展墙上的一幅幅油画。自健知道,市长太爱他的作品了。回想半年前,他第一次来到利马联系画展,给首都画廊留下一本画册就走了。没想到画册很快传到市长那里,市长被作品深深打动,得知画展将来利马,市长欣喜不已,亲自为画展致辞,为西文画册作序,还安排了盛大的开幕典礼,并亲临主持。

    中午,市长与自健夫妇会面时,含蓄地表示,他要给画家一个“惊喜”,什么样的“惊喜”呢?自健猜不出来。

    开幕式上,市长致辞后,当着满堂嘉宾与记者,亮出了他给画家的“惊喜”: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和一本蓝色天鹅绒面证书,打开一看,啊!利马市政府颁授的“荣誉市民”的证章和证书。全场响起一片掌声,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自健为能成为这座850余万人口城市的“荣誉市民”而深感自豪。

    路易士市长随后第一个在留言本写下留言——“李,你就是艺术”。自健陪同路易士市长与殷恒民大使一行绕场参观,在《南京大屠杀》巨幅画作前,停留很久,市长听完自健的讲述,表情凝重,深思良久。

    市长对自健所描绘的中国人的生活形象备感兴趣,他告诉自健,早在三百年前就有30个华人从菲律宾远涉重洋来到秘鲁,这个国家有华人血统的足足有200万以上,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讲中文,但他们都以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

    路易士市长与画家有缘,他们一见如故,才第二次接触,便成了好朋友。临行前,市长将他的4800cc的防弹座车连同两个高大的司机兼保镖交给了自健说:“朋友,您今天已成了我们的荣誉市民,我作为这个城市的市长,应该让您生活得愉快、安全!在您离开利马之前,这车和人都跟着您,听从您的使唤,随呼随到!”市长的话,令自健夫妇感动不已,无论怎么推脱,也拗不过市长的好意。

    画展结束,丹慧当晚回洛杉矶。这两位秘鲁汉子驾着市长的防弹专车将丹慧送往机场,回酒店时已是深夜两点,自健深感过意不去,三天过后,自健怎么也不愿意再用市长的汽车了。

    纯西班牙白人血统的路易士市长是一位非常得民心的好市长,比自健年长七八岁。当选为市长的几年,利马在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改观,他体察民情、廉洁无私、大胆开拓、重视文化。民意测验表明,他的民意支持度遥遥领先,比第二高票的候选人足足高出一倍,市长的满意度高达80%。明年秘鲁的总统大选,很多人推他出来竞选总统,他是秘鲁人心目中最有可能的当选者。

    市长从未到过中国,但对中国都一直怀有特别的好感,他说看了自健的作品,让他更向往能早日亲临这片国土。

    与“首都画廊”连为一体的市政大厅,从外表上看是一座十足的西班牙旧式建筑,然而一走进大厅,任何人都会被那巴洛克风格的艺术空间所陶醉。

    两层楼高的宽阔中庭,四周挂满精美的古典油画,一座座优美的大理石雕像,一盏盏华贵的水晶吊灯,高高垂下的帷幔,散发出古老文化气息的各种陈设、地毯与巨大镜面,浑然一体,交相辉映,让人宛如置身艺术宫廷之中。

    路易士市长就选择在这美丽、典雅的市政大厅款待新结识的这位中国画家朋友,市长以地道的秘鲁盛宴款待自健,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上桌,吃不惯西餐的自健哪里吃得下,为了不辜负市长先生一腔盛情,自健只得硬着头皮吞下那些他平时绝不会吃的“美食”。

    时近黄昏,路易士市长领着自健穿越二楼一座豪华的社交大厅,走到二楼拱形柱廊的阳台上,面对沉沉暮色中的大教堂、总统府和前面的利马大广场,市长对自健说:“我现在要提前为您启亮这广场与建筑的所有彩灯,让您好好欣赏一下这利马广场的美丽夜景。”说着,市长的随从将照耀广场与四周建筑的射灯与灯饰全部打开。“哇!好美丽啊!”自健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太平洋黄昏的最后余晖与这晶莹灿烂的灯火交相辉映、流光溢彩、满目生辉,置身在这样醉人的夜色之中,自健望着倚栏而立的路易士市长,内心感慨脱口而出:

    “市长,这样美丽的城市广场夜色,是您的杰作?”

    “是的,这是我上任以后才开始改变的,以前这里完全不是这样,黑漆漆的,人们都不往这里来。”

    “市长,我是画家,只能用画笔创造美,但此刻我感到您才是一个更大的‘艺术家’,您用您的智慧和权力给这个城市和市民创造了无数艺术与美的享受。”

    “谢谢您的夸奖,朋友,的确我和您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给这个世界创造美好的东西,所以,我们才会都得到人民的拥抱。”

    “市长,听说,您的高民意支持率很有可能让您成为下一届总统,您会出来竞选吗?我希望下一次来看您的时候,我是在这座总统府的里面。”

    自健指着左侧一片辉煌的总统府说。

    市长斜望着总统府,他笑了,笑得那样爽朗,看不出一丝保留。

    “朋友,我不是没想过要进这个地方,但是,我舍不下利马这个城市。利马我还有许多的蓝图等着我去将它变成现实。将利马建设得更美好,这是我目前最大的目标。”

    夜幕降临,充满“巴洛克”艺术浪漫气息的市政晚会大厅里灯光璀璨,高亢激昂的意大利美声唱腔在室内小乐团的伴奏下,抒情优美、让人沉醉。市长特邀的秘鲁音乐学院的艺术精英、教授、演唱家们正在上演一台西班牙传统歌剧——《玫瑰之梦》,百来位盛装出席的嘉宾围坐成月牙状,近距离地欣赏这场精湛的歌剧表演。

    市长坐在观众席正中间的前排,自健与音乐学院院长分坐两旁,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市长的悉心安排,让自健感动,作为一个刚刚获得“荣誉市民”的中国人,他已深深感到秘鲁人民真诚的礼遇与款待。

    画展过去了两个星期,参观者与日递增,首都画廊出现了开馆以来从未有过的观众热潮,这位中国画家和他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自健需要每天在酒店继续作画、写作不止,仅能挤出每日黄昏的时间去一下展厅,此时,只要他出现在展厅,便很快陷入热情观众的包围之中,许多人已等候很久,签名、拍照、询问交流,自健忙得不亦乐乎。每逢此时,他身边一定会站着一位身材不高、壮实、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一个印加土著人后裔。他守候着画家,随时会根据画家的需要、意愿,迅速递上需要的用品,人太拥挤的时候,他又会帮着将围着画家的观众疏散。只要看见画家在楼上库房中翻寻、搬动随展画册书籍,他一定会将画家拉到一旁,自己用两只不一样长的手使劲地帮忙顶着干。画家要回住所,他一定帮画家找上一辆他认为安全可靠的“的士”。整个展期,他始终默默地保护着画家,协助着画家,让他顺利地去工作。

    还是在开幕那天,这名男子特别卖力的工作,就引起了自健的注意。一天,忙碌间隙,他拿出了一个用手工雕刻的很笨拙的印加土著人小木雕,悄悄送给自健。这是他的作品,他告诉自健,他叫菲利浦·阿尔内斯·基多,出生在远离利马的山区,从小喜爱艺术、爱学习,但是半残的左手,给他在人生道路上增加了很多障碍。

    多年的努力,总算找到了令他非常满足的这份在“首都画廊”做临时工的工作。自从这次“人性与爱”油画展到来,画展的作品让他痴迷、震撼,画家如此平易近人,没有任何架子,与他们同样地负重、流汗,还有对他生活上的关照,更送给他各种画册,这一切都令他感动,他不能用言语表达,行动则成了他惟一的“感恩”方式。

    一个周末的早晨,利马大广场四周的环行道路中心全铺满了用鲜花花瓣拼成的各种巨大的图画与图案,五彩缤纷、花香四溢。这是秘鲁全国一年一度的鲜花拼图大赛(是当天天主教重大节庆中的一项内容)。这次比赛,像往年一样,由三位评委选出优胜者,所不同的是,这三位评委中第一次出现了一名外国人:利马“荣誉市民”——中国画家自健。要在57个鲜花图形中选出前三名,自健不能不认真对待。菲利浦早早来到自健身边,又行使他保镖与助手的职责。中午,广场上已人山人海,一片沸腾。菲利浦突然离开了自健,几分钟后他又回到了自健身旁,只见他几个衣兜里塞满了“画展简介”三折页,向身边的人们送发,所有的人都在向他聚拢,争抢一会儿,好几百份“画展简介”就散布在广场的人海之中。发光了简介,大汗淋漓的菲利浦望着自健,什么也没说,只是憨实地笑着。

    四个星期的展期,终于临近尾声,市文化局长以晚宴款待了画家。画家也订下利马最高档的一家中餐馆,回谢文化局长、首都画廊馆长、协助画展付出了不少努力的朋友们。在秘鲁这样的国家,人种与社会阶层的界限是非常清楚的,请了局长、馆长赴宴,就不宜再请下层做工的人,有人建议菲利浦不能在受邀之列,自健不管这些,“我请的客人是我要感谢的人,人人平等,无论怎样,这菲利浦一定得请”。

    晚宴的大圆桌上,宾客欢聚一堂,人人脸上都挂满了成功的喜悦,局长莫妮卡女士首先举杯,为她亲眼见证的二十年来在利马最成功的一次个人画展干杯!自健举起酒杯,对面的菲利浦,眼睛里正闪耀着感激的泪花,在菲利浦人生的四十几年历程中,他还是第一次与这些“高贵”人士同坐在这样豪华丰盛的宴席上进餐。当每个人都轮流在留言本上写下自己一段感言时,菲利浦没有写,他久久无语,只是拿起餐巾纸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

    第二天,自健走进二楼办公室,只见菲利浦正伏在办公桌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往留言本上填着内容,他写得很辛苦,额角冒出了汗珠,抬头一见自健,腼腆得一脸通红。回到酒店,翻译小姐将菲利浦不太通顺的留言译成中文:

     

    李自健朋友:在利马市首都画廊馆内及馆外,有您相当多的仰慕者,深深地欣赏您的画作……而您的人性与爱感动了千百万血肉之躯的人们(对上层者也对下层者)。在这个地球上,这所有的一切使我真正感到快乐。

    ……我真诚地感谢上苍,及你亲密的好朋友 ——市长路易士·卡斯塔理达博士,以及所有将您引荐来秘鲁的人。

    李自健朋友,说真的,现在与将来,您会一代又一代地活在人们的思想中。

    在我作为一个男人及军人的双重条件下,真的,不论今日、明日及永远,我都听任您的差遣,因为您是这个世界的惟一典范!

    ——忠实于您的朋友:菲利浦·阿尔内斯·基多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首都画廊”一个月的展出,终于进入了尾声,闭幕当晚展厅涌动着罕见的人潮,秘鲁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为“画展”送行,他们当中什么人都有,但最多的还是艺术界的同行、街头的画家、艺术学院的学生,尤其是秘鲁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的大学生教授们,自健两天前应邀在这所百年著名学府,面对着全院六百多位师生,而举行的现场油画写生示范和一场演讲,让整座学院为之沸腾。

    正如院长莉莉安·梅尔雀博士在留言本中所述:

     

    ……您人生的经历,您对艺术的态度已经深入到美术学院每一个学生的内心,以至我本人,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永久典范,我们将永远记住您。

     

    展厅中排起了两条队伍,一条是等候画家在画册上签名的观众,另一条队伍则是等待着在画展留言本上留下观感的观众,这是开展以来的第四册留言本,秘鲁观众和世界各国旅游者们将他们内心的感言留给了画家。

     

    感谢您,中国!您不愧是一个具有古老而伟大文明的国度。

     ——MAURO

    就凭在利马能参观到这样一个让人感动与震撼的画展,就不虚此次“秘鲁之行”……

    ———一名西班牙旅游者

    当人类在虚无和失望的迷宫里找不到自我时,是您的呼唤与反叛把我们从泥沼中(正是它在绞杀人类生命的灵魂)解救出来。

    ——SONIA

    在这里,瞬间的一瞥会变成永恒的记忆。

    ——TAD

     

    一群身着秘鲁民族服饰的青年乐手弹起了西班牙吉他与各种民族乐器,边弹边唱地走进了展厅。

    欢快的节奏、动人的旋律让展厅中观众跟着沸腾起来。激动的画家此时出现在展厅里,会场的男女老少,一齐鼓起掌来,随后掌声又变成“Li Zijian” “Li Zijian”的欢呼,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挥动着双手,有节奏地发出震耳的呼唤,人群按捺不住燃烧起来的热情,伴随着呼唤的节奏和乐曲的旋律,开始纵情起舞。

    一位意犹未尽的矮胖姑娘舞出了人群,突然一把将被欢呼感染的自健拉到乐手们的面前,与这位率性洒脱的画家狂舞起来,自健像一个醉汉一样,跟着这秘鲁胖妹扭腰摆臀、笨拙乱舞,他High到了顶点,全场的利马市民也High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