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jian.pp6.cc  
  
 
  收藏资讯  
    神州巡展“旋风”掠过

     

    清晨,阳光洒进房间,自健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朦胧双眼,只见对面墙上的时钟显示:2000818日。哦!8·18,好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三十四年前的这一天,就在天安门广场这个举世瞩目的地方,神州大地百万串联进京、群情激昂的红卫兵小将们高呼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以满腔的热情第一次接受了毛泽东的检阅!

    三十四年后的今天,一位漂泊奋斗的中国艺术家,带着他充满“人性与爱”的百幅油画,来到这同样的地方,将第一次接受祖国人民的检阅!

    对自健来说,这是人生中又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刻,1966年的那次伟大统帅接见红卫兵小将的历史一刻他没能赶上,而今天,作为一个瞩目的“画展”的主角,自健知道,他不能有半点“马虎”。

    他换上了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配上暗红色的领带,穿着一双铮亮的皮鞋,上下焕然一新,精神!几天来在展厅内外忙上跑下的“打工仔”形象,此刻,已荡然无存。

    身旁的丹慧,一头乌发盘成发髻在后脑上高高挑起,一身湛蓝的丝绒旗袍,搭上一条乳白色的肩纱,清新飘逸,高雅端庄。诗人、湘女的双重美质,同显其上,将这难得修上一次“边幅”的画家,陪衬得自信、潇洒!

    九时刚过,画家夫妇踏着博物馆前坪一直伸向展厅的红地毯走上正门台阶,正门两旁,台阶上下,摆满了花篮,一条条红缎带上,是首都各界的友好祝贺。一个特大花篮缎带上的落款写着:“李自健画展台湾收藏家友人赴京观展团”,这贺词跃入眼帘,令自健备感亲切。

    一阵熟悉的欢笑声迎面而来,自健一看,“啊,台湾的老朋友,你们来了!”自健立即迎上前去,与他们握手、拥抱。在祖国大陆的土地上,老朋友们拥成一团。

    原来,他们都是自健画作的收藏者,“人性与爱”全球巡展行动的支持者,这次来北京展出的作品,其中许多就是画家向他们借的,因此,他们都是“画展”真正的参与者。过去的这些年来,画家巡回世界的每一次展出,其作品绝大部分都是从世界各地的收藏家那儿借出,其中,收藏自健作品最多的是中国台湾,也是自健借回作品最多的地方,因此,可以说,没有这许多收藏家友人的无私支持,就没有如此规模的“人性与爱”全球巡回大展。

    台湾收藏家友人们踊跃组团,首次来到北京,倾心支持画家“人性与爱”的艺术理念,画家深深感恩台湾友人们,在新成功集团董事长李玉玲女士的热情支持下,他特别包租下“钓鱼台国宾馆”的整座10号楼,让他们下榻这曾为“红都女皇”江青个人特权享受的豪华荣贵之地,自健的28位客人备感尊荣,人人欢喜。

    军乐声响起,首都军乐团演奏的欢快乐曲声围绕在博物馆的上空,来宾鱼贯而入,汇聚前厅,身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穿梭奔忙,一架架摄像机已调整好角度,对着展览正厅前高高的主席台。看来,这画展的揭幕,真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上午九时四十分,在国务院侨办主任郭东坡的陪同下,国务院钱其琛副总理来到贵宾室,自健夫妇上前迎接钱副总理一行,此前,自健完全不敢奢望,自己的画展,会让一位日理万机的国家领导人从几百里外的“北戴河”专程赶来。这是祖国给予一位在海外奋斗的艺术赤子不同寻常的礼遇。

    坐在笑容可掬的钱副总理对面,自健、丹慧没有半点拘谨,面对这位敬重的长者,自健一吐衷肠,从“人性与爱”作品的形成;环球巡展的缘起;到前不久《南京大屠杀》在荷兰展出时引发的波折;国际高僧星云大师与他的特别因缘;大师的民族情怀和期望……自健坦率真诚地诉说,钱副总理认真倾听,不时点头,予以赞许。

    十时正,庄严的乐曲声中,自健陪同钱其琛副总理走上开幕式主席台,面对拥满前厅的来宾,自健心潮激荡,无法平静,眼里溢满泪水,他苦苦期待的这一刻终于来到了,满腔的深情,无尽的思绪,此刻化成激动的言语,从这位海外画家“游子”的口中倾泻而出。自健这一激昂的发言,让全场报以热烈掌声。

    在画家的陪伴下,钱副总理接过礼仪小姐递上的彩球与彩剪,剪断了彩带,为“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全球巡回展的中国巡展揭开序幕。

    自健陪同钱副总理一行率先走进展厅,尾随其后的来宾观众如潮水一般,很快溢满了展览大厅。

    在《南京大屠杀》前,钱副总理伫立凝望,沉思良久,他侧过头来,对一旁的自健说:“好!画得好!震撼人心!”

    兴致勃勃的钱副总理走过画展的每一个系列、每一幅作品,不时向画家询问,又不时点头赞许,来到台湾乡土旧情系列作品《牛车·道路》的大幅油画前,钱副总理退后了几步,凝神欣赏,显示出浓厚的兴趣。这是一幅展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台湾同胞在泥泞坎坷的道路上,艰苦打拼的生活画面,此画在台湾多次展出,曾感动了无数的观众。

    9·21”大地震发生时,此画正挂在震中的一家公司前厅,山崩地裂、房屋倒塌、江河失色,令人称奇的是,这幅大画竟能安然无恙,寓意了台湾同胞面对自然灾害坚不可摧、迎难而上的精神象征。当时,画家将这幅画印成了一万张慰问卡,连同一万美金寄给在悲恸呻吟中的灾区,借此献上一位大陆同胞艺术家的绵薄之力。

    自健深情的讲述,令钱副总理和他身后的一大群台湾嘉宾友人、两岸记者、观众无不动容。

    当钱副总理走近一幅题为《台北姑娘》的油画肖像时,台湾赴京观展团的春小姐,挤出人群,站到了此幅肖像前,俏皮地问:“钱总理,您看画我的这幅肖像像不像?”

    钱副总理先一愣,而后上下一端详,做出结论:“像,很像!画得很漂亮!”人群响起一片欢笑声。

    就这样,海峡两岸的同胞观众簇拥着一位国家副总理,愉快地走完了这“人性与爱”油画艺术的“视觉旅程”。

    送走钱副总理一行贵宾,回到展厅中的自健,即刻又被热情的观众包围起来,签名、留影、询问,让自健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他没有让任何一位有需求的观众失望地离去。在与各种观众面对面地接触、交谈中,更让他感悟到祖国的观众对他作品的一片激情和心灵回应。画家开幕前的担忧已不知不觉地消失了。此刻的他,虽满身疲惫,却无比地欣慰。

    祖国人民张开热情的怀抱,拥抱了他,拥抱了他的艺术,拥抱了他的“人性与爱”。

    翻开画展期间的观众留言册,那许多倾注深情的“感言”令画家湿了眼圈。

     

    ——什么是美,什么叫感人泪下,我想这就是了!

    ——李黑资

    ——我是一个男子汉从不流泪,看您的画展,我流泪了。

    ——付 

    ——许多人迷惘地放下了画笔,看您的画展后,又重新拿起了希望之笔!

    ——您的画使我回到了童年,使我寻找到永不能忘记的黄土地之根,在物欲横流的日子里,能得知您还在孜孜不倦地追求,我的心也就释然了。

    ——看先生的画,我落泪了,每一幅画都是心灵情感的流露。你的作品感动了每一个人。

    ——许中华

    ——先生,您的笔牵动着中国人的血和心!每个人都应该来看,找回我们心中“善”的一面。

    ——苏一鸣

    ——中国大学生感谢您!

    ——张褚纲、高鹏

     

    一天闭馆前,一位大学生模样的青年观众伫立画前,久久不忍离去,突见身旁出现的画家,他含泪握住自健的手,好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原来这是一位中央民族大学的二年级学生,也是学生会的骨干。暑假,他没回吉林老家,留在北京,意外看到了这个画展。他激动地向画家表示:这个画展对他们大学生太重要了,应该让更多的大学生走进画展,更期待画家能走进大学的讲堂。他愿意为之付出最大的努力。

    带着一大卷画展海报和一大叠画展简介,踩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他走了。

    几天以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民族大学、外语学院等十几所首都大学校园内外,都出现了以《南京大屠杀》画面为背景的画展海报。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向画家发出了演讲邀请。原来,几天来,这位同学,蹬着一辆破旧自行车,头顶烈日,劳苦奔波,磨破了裤裆、晒黑了皮肤,走遍了海淀区的大学校园。当感动不已的自健将一份“心意”塞入他的手中时,他却怎么也不肯收下。

    这位首都大学生充满辛劳汗水的真诚付出,促使更多首都大学的学子涌入“画展”,也促使从没有走进过大学讲坛的画家自健,第一次面对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的莘莘学子,在全场爆满的演讲厅里讲述他的“艺术与人生”。自此,也拉开了画家伴随巡展全国的行程,在全国14所大学演讲的序幕。

    由中央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主持的“自健油画艺术研讨会”98日在京举行。自健惊喜地见到了许多仰慕已久的画界前辈、理论权威和昔日的同道好友。面对济济一堂的艺术同行,这“行走江湖、浑身是胆”的自健倒是有了一点难得的胆怯。其实,这么多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地闯荡下来,他从来就未曾想过自己的艺术够得上各路名家的专题探讨,这许多年来,他画他的画,不太关心理论,也没去追求新潮时尚。他画的画,就像他的性格一样,不曾有所改变,在别人已舍弃的、不屑一顾的土地上,持续开垦、耕耘收获着自己的“理想”。他带回国的“人性与爱”,一点也不“新潮”,一点也不“时尚”,这样一个与“当代艺术”大潮背道而驰的“画展”,祖国的专家、同行会怎样去看待去评判呢?自健只能虚心面对,洗耳恭听。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展览,是一个很有分量的展览,有足够数量的作品,有足够的精神含量,这是非常难得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原所长、著名艺术批评家水天中先生首先发出了他的感言:“作为艺术作品的绘画语言,首先应当是最能感动人的,对一个艺术家来说,首先就是要有一种人文关怀。许多画家失落了,或者忘记了这种“人文精神”对人性、人情、亲情的高扬,李自健牢牢地把握住了……所以他的艺术才能感动世界上那样多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观众。”

    袁运甫先生,深有感慨:“一个画家拿出这么多的作品是很少见的,而且还有这么大的阵容气势。这让我们同行很钦佩。画家的成功、勤奋、努力以及对艺术的真诚,非常有力地表现在这个画展上。这个画展必然给国内带来很多的思考!”

    “一走进展厅,我就大吃一惊,很震惊。李自健的画很亲切、很熟悉、很浓厚,是一种生命意识的绘画,说老实话,今天在国内,还很难找到这么一个画展,已经看不到了……我很纳闷,先生在美国呆了这么多年,他的画怎么还那么‘土’!他的画不像是到美国的感觉,他的情感始终在祖国!”美术研究所研究员陶咏白女士的这席发言,让自健深有感触,的确,他的画还是这样“土”,他的情感始终在祖国!

    著名艺术评论家邓平祥也从自健全球巡展引起热烈反响的现象指出,画家就是因为在艺术上找到了“人性”这个人类精神的共同话题,并在这一主题上锲而不舍,执著地探索,形成了很大的作品规模,他的油画艺术才可能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共鸣。

    中国油画协会秘书长张祖英指出,整个“人性与爱”油画展,本身就是一件重大的主题作品。

    著名画家、艺评家陈醉先生,特别肯定了画家在油画技巧上的执著追求。美术研究所周文博士、“美术观察”杂志社长刘人岛都一致指出,画家的成功,在于他寻找到了人类最大的共性,这个共性就是“人性与爱”。

    艺术前辈的感言,同行精英的见解,让自健这样一位长期生活奋斗在海外的中国艺术家得到许多的启示与鞭策。

    北京首展的圆满成功,带给自健信心与动力。他仿佛感到自己驾驶的这艘满载“人性与爱”艺术生灵的大船,在巡航地球许多港湾之后,终于驶进了自己祖国首都的港湾。在这里,他与他的“人性与爱”第一次成功地接受了祖国人民的检阅与洗礼。他给自己的航船添足了煤,加足了水,他就要展开新的风帆,继续向祖国东西南北的六个港湾驶去。

    一个上百幅油画的大型个展,在超过半年的时间里,要辗转北京、上海、长沙、广州、武汉、成都、深圳七大城市,承受庞大的经费开支,面对无数的矛盾与坎坷折腾,自健就凭借曾经闯荡世界的勇气、经验与售画所奠定的经济基础,而无惧前进路上的一切挫折与障碍。

    2002年初在美国华盛顿的那场展出,中国驻美大使李肇星先生为画展主持开幕式后,请画家夫妇共进晚宴,得知画家要回祖国巡展,大使问及有什么需要帮助,画家想到在上海美术馆的联络过程中,馆方视他为美国人,场租高收一倍,于是脱口讲了一句:“李大使,回祖国的展出,只要不把我看成是外国人就行了,我是中国人,能给我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待遇就很满足了。”自健的一句话,留在了当时也是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李肇星大使的心里。

    当几个月以后,自健来到上海美术馆的时候,馆方告诉他,他们接获外交部的电话,他们已决定,自健的场租费下降一半,美术馆仅有的一层两个宽大展厅,特别留给了自健的油画展。这消息让自健欣慰,更让他感动,祖国理解他,关注他,更在支持着他!

    上海的展出延续了北京的热潮,更由于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及美术馆的全力配合,开幕式隆重热烈,大上海的多位领导人莅临。《南京大屠杀》悬挂大厅正中,依然成了媒体关注的热点。传媒的连续报道,使更多的观众被吸引到美术馆,美术馆出现了超越一般画展的人潮。上海这座自健孩提时代就曾独自闯荡过的中国最大都市,同样以热烈的双手拥抱了这位生活在太平洋彼岸、游走于世界的中国艺术家。

    自健和他的“湘女”妻子丹慧,终于就要回到他们的家乡——湖南长沙了。在飞机上,《长沙晚报》大幅的版面、偌大的标题跳入他们的眼帘:“李自健——带着“人性与爱”回家” 。《湖南日报》的标题就更夸张:“李自健旋风刮过来!”真的,画家和画展就像一阵旋风,从海外刮回了神州,从北京刮到了上海,从上海又将刮到长沙,这旋风带来的是艺术视觉的感观,是人性的复苏与爱的升华。

    一个乘务员走过,她发现了眼前的乘客就是报上的画家,就是画《南京大屠杀》的作者,空中小姐都走过来请画家签名,把自健与同行的妻子、友人全都请进了头等舱,享受特别的款待,不因别的,就因画家画了震撼人心的《南京大屠杀》。

    湖南家乡以前所未有的热忱,欢迎这位海外归来的赤子。在湖南博物馆刚刚落成的主楼中央大厅里,两千余来宾和观众的开幕式将画展推向高潮。自健带着《南京大屠杀》全球巡展,不畏日本右翼势力阻挠,他的“湖南骡子”精神给家乡人民争了气,而家乡人也以炽热的情怀回敬画家,画展的参观者络绎不绝,写下了湖南个人画展的历史记录。

    每天,一楼中央大厅购买画册、等候签名的观众都会排成长龙。自健从早到晚,八九个小时就伏在“长龙”前的桌子上,不停地签呀、签呀,多少童年的玩伴、多少少年时的同窗、多少艺术上的道友、多少艰难岁月中的同事走到面前,他却无法停下笔来,与他们叙旧畅谈。因为只要一离开座位,这等待签名的队伍就会拉得更长。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先生揣着一本画册,来到桌前。一个签名竟让他排了三四十分钟的队,他没有抱怨,只有一腔热忱:“我这一生中,从没找任何人签过名,排这样长的队让画家您给签名,就因为您是我们心中的‘民族英雄’,湖南人的骄傲!您画的《南京大屠杀》替我们打掉了‘小日本’的气焰。”

    家乡父老的深情,令自健感动莫名,巡展家乡的那些日子,他每天因签名累得腰酸背痛,晚上,靠盲人按摩师的穴位推拿,才给他稍稍舒解疲劳。一天,临近闭馆,一位中年女士,提着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自健画册、画片来找自健一一签名。原来这是一位曾经多次参观过画展的观众,画展中的作品令她如痴如醉,她拿出了自己的积蓄,先后买下五千多元钱的各式画卡与画册,她要送给她做保险业的客户一一分享。在她看来,没有比这更适合的礼品了。

    家乡画展的热潮,成了画家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十几天的展期,家乡观众写满的八大册观展感言,至今陈列在洛杉矶自健新宅的展示厅里。家乡巡展的记忆,像一团火焰,永远燃烧起画家不忘故土、心系祖国的满腔热情。

    告别家乡,母校所在地广州以感人的热情迎接自健与他的作品。在二沙岛风光优美的广东省美术馆里,隆重的开幕式一过,自健便迫不及待地陪着他当年的老师们参观画展。这天,老教授们到得很齐:尹国良、恽吉苍、冯玉淇、张彤云、袁浩、鸥洋、潘行键,这些昔日的师长齐聚画展上。二十年过去,自健仍没有忘记老师当年的教诲与关爱。母校广州美院为他打下的扎实基础,是他今天独闯天下的功夫所在,他永远敬重这些艺术前辈与师长。在母校的大讲堂里,面对坐满演讲厅的教授、老师与同学,他讲述着人生奋斗、海外拼搏的心路历程,率真、生动的讲话,被全场一次又一次的热烈掌声所打断。讲演延长了一个小时,拥着画家签名的热浪更持续到深夜。

    中国巡回画展产生了始料未及的影响,展览的行程也由四个城市扩大到七个城市,武汉、成都、深圳三地的美术馆、博物馆均以最优厚的条件,免去全部场租,特邀画展前往展出,更多城市邀展的意愿都因国外已定的行程,而只好抱憾婉拒。

    湖北省美术馆的新馆开馆仪式与自健的“人性与爱”油画展同时揭幕,省长蒋筑平、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永良、武汉军区首长在湖北艺术学院数百学子和成千观众的簇拥下,参观了画展。美术馆开馆留下了观众如潮的历史镜头。本次李自健竟是在武警的保护之下,才顶住人潮的拥挤,艰难地满足观众索取签名的意愿。

    成都的邓鸿先生,一位与自健同时代的中央工艺美院本科毕业生,一位眼光独到的成功企业家,一位慷慨大度的画家与艺术支持者,90年代中叶,他将自己的事业,从美国加州移到了家乡成都发展,短短的几年,建起了气势恢宏的成都国际会展中心,又将其中一巨大空间改造成为成都现代艺术馆。新世纪前夕,他在此举行了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当代艺术作品展”,一年之后,他又力邀自健的“人性与爱”油画展。就在一年前前卫艺术家们展现当代艺术魅力的地方,自健独角演绎另一幕迥然不同的人性亲情的“大剧”。

    自健的“人性与爱”全球巡展,在现代艺术家邓鸿的眼里,本身就是一件独具创意的“当代”作品,一个具有原创精神的“行为艺术作品”。画家的作品风格是传统的,但展览的立意、巡展行为的特质,却充满前卫意识,正如美国著名艺术批评家丹尼斯·怀特曼指出的那样:“打开世界历史的史册,我们可能很难找到一位艺术家的展览,曾经巡回并穿越如此众多的文化与国界。”画家所表现的主题,也是人类共同的永恒的主题。今天,当大多数的人跟着前卫走的时候,跟着走的就称不上前卫了,而那些走在自己原创道路上的勇敢开拓者,多少年后,人们回过头来看,也许又会发现他曾身处时代的“前卫”之列。

    邓鸿以他的实力支持画家在“天府之国”的成功展出。

    这次画展也被特别安排在跨越2001年新春元旦,配合在此地召开的“当代中国美术精英年会”展出。

    在美术精英年会的大圆桌会议厅里,六十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批评家、画家、现代艺术家、各路精英齐聚一堂,特邀列席与会的自健静听着满堂来宾各抒己见,畅谈中国艺术走向世界的雄心与心境。众人讲罢,旅居美国十七年的著名艺术家袁运生先生,这位中国最早的“艺术斗士”的洪亮的嗓门吸住了众人“……大家都在说走向世界,将参加一次威尼斯双年展,就看成是走向世界了。在我看来,真正称得上走向世界的,应该是李自健,他带着自己的‘画展’走过了世界那么多的国家。我们要知道,这有多么的不容易!”自健与先生素昧平生,自健完全没想到这位自己曾经敬畏的现代艺术家会对他如此地理解和肯定,他内心一阵感动!

    成都画展刚闭幕,深圳的开幕又迫在眉睫,隆冬腊月,蜀道冰封,两地的运输成了大问题。面对此情,自健果断决策,将陆运改为空运,一百多幅油画作品,装入了两架飞机空运深圳,保证了画展在国内最后一程深圳的顺利展出。为此,画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时逢新春佳节,在深圳市博物馆举行的“人性与爱”油画展,成了深圳新年的一道风景线。

    传媒的聚焦,观众的激情,佳节的推波助澜,让画展写下了深圳市博物馆有史以来个人画展观众人数的最高记录,巡回了七个多月的“画展”,在祖国神州大地上掀起了最后一个高潮。

    深圳博物馆的大门口,面对着车流如织、人潮熙攘的深南大道,一幅高9米,宽30米的红色广告布幔正在缓缓收起,成堆的人群围着这巨大的布幔,不愿离去,占据了大半面积的《南京大屠杀》背景图像,吸引了众人的眼睛与脚步。

    自健悄悄地来到人群的背后,他同样想再多看一眼这曾经像磁石一样将无数观众吸进画展的巨大广告。此时的他,百感交集,浮想联翩……一幅《南京大屠杀》牵动了无数海内外中国人的心,半年前发生在荷兰的那场正义与邪恶的海外“较量”此刻又重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