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ianghong.pp6.cc  
  
 
  收藏资讯  
    纳山水灵性 荡天地气概——项鸿山水画解析

    蛰于尘世而未被世俗所羁绊,始终能够心系山水的空灵、俊秀,凭一种大雅的心致和通彻磊落的情怀,忘我留恋于天地的大美之中。一种近乎诗性的浸润让画家的生存状态乃至他的所有作品充满了圣洁的依恋之感,而那种坚实的依托则让一山一水贯以灵性的静谧。大的无言从山水中走出,一如从画家的笔端进入画面,再从画面走进人们的视线之中。相对于喧嚣与嘈杂的世间,有一种无言的倾诉足以让我们的艺术家为之慷慨并自豪着。于是,所有的梦开始复活,山水为之萌动、跳跃,天地为之生动、多情起来。没有一种寂寞可以让那些真正的艺术家如此地高尚而神圣,没有一种冲动可以让他们从始至终地走向至尊与永恒。
    项鸿的山水画作品无疑属于这样的一族。他在践行着自已绘画理念的同时,不断地毫无杂念地走进属于他心目中的山水,走进山水之中的那片唯我独尊的自由世界。在那片精神的王国里,项鸿渐次地完美着自己也高尚着自己。
    山水画的灵性来自于山水之外,只有心性的融会贯通才能使笔下的山水为之心中的山水。其实涌动的不是山水本身,而是心境的荡漾与灵性的跳跃,这便是“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的境界所在。项鸿的山水作品,处处可以找到这种感受。
    在众多泛泛的山水作品中,难免给人视觉疲劳之感。项鸿先生的山水画,不禁使人眼前一亮,稍加品味之余,乃觉画面有万千风情和雷霆之韵蠕动其间,再加细细品赏,方觉笔墨之间有大言而不语,山影沟壑,气韵走势,草木流云,晚霞斜照,杨柳偎依,水流潺潺,风吹山谷,云雾飞泻,无不在娓娓道来,袒露情怀。只不过或激昂或婉约,或肃穆或徜徉,或壮烈或感怀,或悲壮或缠绵而不一。能将画面的意境做到诗意的层面,呼之欲出,出则感人,实为画家的一种大功力、大境界,绝非泛泛之辈所能为。
    能够集婉约与豪放于一身,兼得山水之真气概、真本色,无疑是项鸿山水画的最大特色之一,也是得之于他生于江南,奔走军旅,居于京华的多年历练。这些自然都是外部环境使然,我以为尤为重要的是学养的修炼和才气的纵横驰骋。没有良好的艺术造诣,缺乏必要的知识修养,天生就没有对于艺术的感知和激情,所有的一切都几乎为零,更甭说拥有艺术家的气质与胸怀。只有具备了诸多方面的铺垫和准备,经历了重重磨难的颠覆和洗礼,持一颗恒心栉风沐雨般地摸爬滚打一路走来,凭一腔天生我才必有用的雄心与壮志,才能做到与艺术为伍。而能做到画家项鸿这般南北兼顾于一身,在众多画风画派中独辟蹊径走出自己的一条路途来的,则稀矣哉。
    悟性的参入和理性的思考是项鸿绘画创作中的又一重要风格。读项鸿的绘画,不难理解,他是始终不渝地将自己对于山水以及外部世界的感悟、理解渗入到全部创作之中的。这就使他的绘画创作有了自己的血脉和与之而来的独特情感。情感的介入昭示着创作活动具象思维涌动的滥觞,在提升其创作质量的同时其思想性得以重新锻造和洗礼,及至达到涅槃的巅峰境地。
    应该说,悟性是一个艺术家天资的反应和再现。悟性的多少,取决与天资的大小。纵观中国几千年的绘画史,反复鉴赏历史上绘画大师的作品,不难证明天分与才气的多寡对于一个艺术家及其作品品味高下的关系。所以,艺术创造是需要一定的天资的。之所以这样讲,并不是有意否认后天的努力,只是想要说明才气对于艺术家的重要性而已。读项鸿的山水画作品,就有那么一种空灵之气环绕其间。而悟性的渗透,则让画家笔下山水灵动了许多。艺术(笔墨)的渲染与夸张让山水呼之欲出,人性关怀的注入则让画面的整个细节脉脉含情。用项鸿自己的话讲就是:“画山水难在用心夺造化之神韵。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对造化自然之内美,只有长期潜心学问,观察、体悟方可参得,笔下之画才能独得其神。我画山水,即以此为要

    领,久积而发,一吐心中所悟而率性落笔,或为激情所驱,操笔泼墨,倾心倾情;或为某种生活理念、意趣、诗境所牵,静思凝神,心平气和地抒写而就。”正是这许多年来厚积薄发的一蹴而就,画家创作出了大量高品位、高水准的山水画作品。
    在诸多佳作中,我独欣赏《春雨潇潇》《翠微人家》与《溪江春晓》的缤纷诗意与婀娜柔姿,也为《昆仑兵车行》、《红石峡烟云》与《溪山晴翠》的危耸、雄浑而感动不已。我曾惊愕《云山听涛》、《远征》与《龙隐峡栈道》的峭直、孤骛,也为《梅溪写生》与《清漓神韵》的清瘦、高蹈流连忘返。此间,诗意的流动远远胜过流动的诗意,一如天边的一抹晚霞足以胜过所有雷同的黄昏一样简单。流韵般酣畅的笔墨运用,让项鸿的山水画栩栩如生令人应接不暇。不管是细腻如水般的营造,还是狂奔如飞泻的运势、铺排,画面的工整雅致让人叹服。我想,必是画家心中早已有了一泓波澜不惊的如小溪样的清泉,才使得画面彰显出如此的静穆和深远。只有心无旁骛才能让人了却杂念,再大的喧嚣、纷杂都有岑寂的时候,面对山

    水一往情深地去投入,斩断世俗所有的非分欲念,走进了山水才能在走进一片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纵观项鸿的山水画作品,不难看出他是将一腔的情怀全部倾注到了绘画之中。这种全方位的倾注,让他原本执着的脚步愈发坚强起来;这种破釜沉舟似得倾注,融入了一个男人钢铁般的意志和作为一名军人锻造在骨子里的尊严。一个处处面对名与利的诱惑,一个直视喧嚣、嘈杂的人世,没有一颗大的淡定的心绪和从容的姿态,是很难画出能够真正抒发自己心声的传世作品的。
    几十年来,项鸿用自己的作品无声地证明了这一点。仅此而已,就应是当代中国画坛的骄傲和自豪。


    (文/绿岛: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中国文学》杂志顾问,《中国艺术家》杂志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