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peidong.pp6.cc  
  
 
  收藏资讯  
    评论家不同视角看王培东作品

    北京画院是一个培养画家的大摇篮。从齐白石、陈半丁、王雪涛、王铸九、于非闇,到今天的王(培东)老和郭(石夫)老,还有崔子范老先生,都是花鸟画家在当道,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文化现象。中国的写意花鸟画离开这个沃土、这个摇篮,可能就是半壁江山,就非常的不完整。但是这个摇篮不是硬打造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王培东先生从齐白石、王雪涛、王铸九这条文脉中走下来,有很好的师承关系和机遇。特别是他经历了从文革到新时期的政治变革,还能保持着原计原味的花鸟画风格,将蔬果和丰收的题材画得这么丰实、这么认真、这么到位到家,是少有的,真的不容易。培东的画有两个基础:一是造化,二是传统,两者是辫证的、缺一不可的。培东传统的文脉已经好得不得了。从造化方面说,他研究大自然,心系自然,与自然是心心相印的。有许多新技法,也是他从自然中研究创造出来的,特别是他将南国的花木画得真是新鲜,包括我们经常画的藤萝花刚开时象谷穗的样子,很少有画家画它,他非常真实地把它画下来了。这个发现,与笔与墨的经营一样,体现了一种新的美学感受,特别值得我们学习。另外,他在理论上也进行了很好的总结,难得有画家写出像《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这样的好文章。他的文章有两点值得我们学习:一是写意画是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二是写意画是人类绘画发展的高级阶段。我写文章也曾论述了七、八万字,但没有提到这个观点。你看莫奈的睡莲也是和中国画相通的。我希望在座的美术理论家和王老师的弟子们,把培东的画好好研究一下。他一笔一笔的画,画得淳朴、盈厚、充实、有力,笔笔送到,这是非常明显的。我就感到我的画弱。前段时间从郭石夫那里学点,学他的老辣。同样,我也要学习王培东这种北方人的厚重。一个花鸟画家,能说出代表作是不容易的。他有几张好画比较经典,如1982年的那张丈二宣的《清气长存》,就已经很不错了,确实体现了“藕大如船花十丈、门外野风开白莲”的境界。允许我提点意见,首先,笔笔送到是培东的优点,但应该再增加点糊涂感,难得糊涂。其次,培东说七十始知,真是太重要了,到了这个时候,笔墨最好再简练些。笔简意高。同时,这笔法简练了,每一笔都是考验,这样书法和绘画的关系,需要再强化些。他有这个心态,相信晚年会有所变动、会有所跃进。培东现在对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事很少参加,心态很好,希望他长寿,今后能够跃出一个新纪元来。

                                                                     --------------  刘曦林  (中国美术馆学术部研究员)

    今天看了展览,我觉得《心系自然》这个题目非常好。按培东先生的话来讲,人造的意象的表达,更接近于他直取自然的一种风格和趋向。我认为王培东先生的画,实际是一种直抒胸意、很质朴的风格。从师承关系讲,王培东的作品近取王雪涛和王铸九先生的家学,还有李苦禅、叶浅予、蒋兆和、黄胄这些人的笔法在里面,远取八大等诸家的风格,使他的笔墨更老辣、气象更醇厚,同时色彩也很大胆。刚才,尚辉先生提到大写意精神这个概念,我觉得我们需要从多个角度、多个层面来反思这个词。比如说,写意绘画、抽象艺术、西方的观念艺术等等。在这种概念趋向非常多元化的情况下,我们的这种大写意精神、这种文人画的主脉,也面临如何去发展的问题。从花鸟画的角度考虑,为什么二十世纪画花鸟画的人最多,象齐白石、潘天寿都是花鸟画的大家。我们今天讲花鸟画,主要是指格调,意境和气韵与格调相比,都是个既往的概念。我们也看到了培东一种新的探索,他在藕塘深处、田园之趣这些画里面,也有一种对画面美感和形式感的探索。2000年后,他更多的用笔墨的张力,从图式上表达自己对写意的理解。从中国画的教育方面,我认为北京画院以工作室的形式,培养了许多画家,对水墨画发展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培东在这方面更是教学相长,为水墨写意花鸟画的教学和发展树立了一个标杆。

                                                                      --------------  于洋(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史论系副主任)

     我写了一篇中国花鸟画如何发展的文章,登在了《国画家》上,当时北京画院王培东有很深的见解。将近二十年过去了,今天重新读他的体会,我觉得非常的新鲜、非常的精辟。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探索新的笔墨、新的形式。他的画集编得很好,从文革时期一直到最近,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人书俱老、人画俱老,有一个清晰的发展轨迹。就像他的理论一样,逐渐从形式走入写意创造意象。我读了吴休和王培东的文章,两篇文章都很好。我觉得,意象还不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最高境界应该是意境。意境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是比意象更大更高的范畴,也是中国画写意精神的最高境界。写意有两种:一是写意画法,二是写意精神。写意画法是单纯以简化的笔墨,来构成个性独特的意象;而写意精神则是以个性独特的意象,来营造博大精深的意境。若王培东先生更能注重意境的营造,他的画面意境会更大。齐白石老年变法之后的一批作品,确实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王培东的作品,构图大气饱满,气象鲜活灵动,笔墨浓重,设色艳丽,诗书画印俱全,个性很突出,不像他老师王雪涛的笔墨显得淡些。但是在形成意象方面,还可以继续探索。每一个优秀的诗人或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意象群。作为一个画家,应该有几样东西作为基本意象,是自己经常使用的。我看培东先生画册里的小鱼小鸟,个性就比较突出。像齐白石的那些大写意花卉,我们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我注意到,王培东在2011年画了一批海南的题材,这很好。他已经是当代中国花鸟画名家、大家,如果在意境、意象独特性和深邃性的开拓上,能够继续衰年变法的话,我想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 王镛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这次展览我总结了几句话,第一是家学渊源;第二是功力深厚;第三是满纸生机。过去学画,一是听老师讲,二是要看书,再就是看老师作画,就是观摩、耳濡目染。培东受到父亲的影响,然后又进北京画院。北京画院是花鸟画大家的荟萃之地,在座的郭石夫、邢少臣、吴悦石都很厉害。康有为说中国画到明清后就颓废极矣,我不同意这个观点。起码说花鸟画在近百年都没有颓废,并得到了极大发展。黄宾虹是画山水的,但上次在北京画院展览时,也有很精彩的花鸟画。中国画的诗书画印,在花鸟画里体现得最完美、最充足、最独特。如果说中国画自立于世界之林的话,那首先是花鸟画自立于世界之林、精致于世界之林。郭石夫提到,培东的画有生命力、有活力,我也有这个感受。他的画画如其人,很朴素,这种朴素的作风很值得我们提倡。我认为,王培东的画正处于从小写意、半工半写及向大写意迈进的过程。说写意画是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我也同意,再加上一句:尤其大写意画是中国画的高级阶段。工笔画、半工半写和没骨画也有好的、高级的东西,不可偏废。工笔和写意是中国画的两翼。我希望中国的写意画、中国的工笔画一起发展,一起走向世界,一起振兴中华。

                                                                     -------------- 刘龙庭(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

    王培东作为北京画院的一位著名画家,他主要师承了父亲王铸九和王雪涛先生,同时,在大写意花鸟画上也有自己独特的贡献,尤其是二十世纪后半叶,他在大写意花鸟画继承和创作方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貌。他的画里面,既有齐白石的传统,也就是从海派流传过来的碑学入书、碑学入画的传统,还有明清花鸟画文人那种硬笔的意趣,他把两种笔法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另外,他在花鸟画题材方面,还涉及到南国花木和温带花木,把传统题材和现代题材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所以,他是一位在崇尚中进行整合和发展的画家。

                                                                   ----------尚辉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我今天一进画院很有感触,培东的作品这么系统的亮相,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虽然画院的食堂里挂的画,就是培东画的,但象这样集中展示还是第一次。我感觉,画院这两年梳理民国以来的老一代画家,都已经做得不少了,今天应该树立又一代了。王培东是第一批进画院的画家,到现在已经五十年了,是建国后画院培养的第一代人,也是老一代画家亲自带动和直接教过的。王培东源于家学,我对王铸九先生的一幅大葫芦画,印象非常深刻,既不同于齐白石,也不同于任何人。培东还是王雪涛的学生,王雪涛对他有直接的影响。他的作品题材都是大家经常接触的,如萝卜、白菜、高粱、老玉米等,使人感觉到他在关注造化的同时,又补充进许多新东西,  继承老一代又自己发展了,这是一个特点。另外,他没有受西方构图、技法的影响,从章法到用笔、用墨、用色,原汁原味的保持着中国画的元素比较多,这一点我非常赞赏。中西融合的东西,我觉得还是少点好。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不能都融在一块,这样会把我们民族的东西削弱了。写意画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高级阶段,这一点,我也非常同意培东的意见。中国画比较强调意象,西画强调客观。意是主观的,但现在有些写意有点胡来,画不好就说是大写意。齐白石也注意形,达到了形神兼备的程度,所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辩证统一的。另外一点,近代大写意除八大、徐渭解决了一个色与墨的问题外,是从赵之谦和吴昌硕才有了进一步发展的。吴昌硕五十岁后才画画,他的基础是写字,字写得特别好。有些题材特别适合用写意表现,如荷叶和南方的大芭蕉,但这都是讲究笔墨的。这个用笔用墨的能力,大家都得不停地去追求,才能做到尽善尽美。

                                                                    -----------李树生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我是画山水的,具体画法不敢提意见,就谈感受:一是作品很丰厚;二是温淳;三是平实;四是真性情。丰厚,就是从画面上看,都很丰富、很有层次、有一定重量感。温淳的感觉,就是画很和蔼、很可亲,宜人而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平实,就是不空泛、不张扬。真性情,就是出心源、不造作。这二十多年来,我看王培东确实是做到了以下几点:一是心无旁骛;二是潜心,而不随波逐流;三是踏实,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四是自然。王培东的画不跳、不打眼,但仔细琢磨后,如品茶、味很醇,耐人寻味,让人学到东西。而那些吸人眼球、打眼的东西,如喝可乐,打一个嗝一口气就出去,没东西了。从艺术角度来说,我更喜欢这种醇厚的饮茶。这个展览,前面是个总结,后面是一个新的开始,寄希望于后期实践

                                                                      ------------- 赵力忠(中国国家画院理论家)

    这些年我跟培东接触,没见过这么多的作品,今天看后感到非常好。他的画很大气,有一种生机,有一种活力,他确实把自己的大写意花鸟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他画出了自己的风格,笔墨很凝重、很老辣、很有力度。我们画院这一代画家,像王文芳、郭石夫、李小可确实到了需要梳理和研究的时候了。他们的艺术经过时代的变迁,有许多东西很值得研究。我觉得培东有个特点,就是始终坚守大写意花鸟画的领域。他的渊源很清晰,他走的路子很纯正,发展的轨迹也很清晰。这个画种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是非常难的,难在古人已经发展得高度成熟了,再加进去一点新东西很不容易。若把古人的结构、程式、笔墨和特定的表现形式,完全融化成自己的感受就更难了。培东已经是一个很突出、很有成就的画家。他现在更加注重从自然中形成自己的感受,加上有很好的师承和很深的传统功底,相信培东的大写意花鸟画,一定会发展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 王志纯(北京画院理论家)

    王培东的画厚重大气、有力度。我觉得跟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和他的家人都不小气。做人是大写意,画画也是大写意。我认识培东比较早,他出学校就到画院。除了王雪涛、陈半丁那些人,他是中青年中的第一代,现在也应该称“老”了。这些年他就干了一件事,基本上就是画画。看了他的画,我认为,在北京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不多。从画里能看出,他会是个长寿的人。刚才石夫有这个感受,我也有同感。七十年代初,培东就开始重视理论,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所以,他的画能与时俱进,是有理论作指导的。

                                                                -----------------  刘玉楼(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