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pu.pp6.cc  
  
 
  收藏资讯  
    老圃:只向畦边架上寻
    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丰富,是因为拥有了内在精神世界的宝藏。他们拥有这种境界,因此产生出淡泊清雅的好作品。
    一个人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画自己喜欢的画,拥有自己的梦想是件幸福的事情。“禅”相信人的内在的清洁和善,相信光明与和平只能从内心修习。将作家田中禾的诗句送给他们:“心澈则天高。于喧嚣闹市,得尘外清淡。画难得、人难得、心难得。”
    ——一澈小安
    8月1日,在郑州弘润华夏美术馆《新当代》——老圃 、王秋人、隋牟水墨三人展( 7月31日~8月16日)上,我见到了从北京来的“新当代”人物之一老圃。他一口京腔,留着一个口字形胡须,穿着随意,一脸散淡温和的笑意。老圃给我的印象是:他首先是一个自成体系的思想者,然后是一个独特而有个性的画家。
    老圃应是他画家身份的称谓,而原本的姓名似乎不太怎么重要,因为热爱菜园子,从事了“种菜”的事业,才有了这个相称而朴实的名号。看了他“菜圃”的人都会暗自激赏,低头玩味:这普通的作物怎么到了他手里,就像重生了似的?生趣盎然,婉约清虚,意蕴无穷。
    老圃档案:原名白进海, 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2年考入中央美院两年制博士课程班。2005年任荣宝斋画院画家,教务处处长。2007年任荣宝斋画院中国画研究创作中心主任。
    从容安宁,菜园生香
    老圃谈起话来声音沉静,柔和,始终是从容舒缓的语速。
    记者问,为什么选择了日常生活中容易忽略的菜蔬瓜果作为绘画内容,老圃说,画什么并不重要,它只是个媒介,它承载了画家的观念,对事物的认识判断。
    “重要的是为自己建立一个生活方式”,“不是说画家画一个豆角,画一棵农家的白菜,你的人、你的作品从此就朴实了,和本原接近了。”
    有人说老圃是狡黠的,或是智慧的。老圃告诉人们,其实智慧很简单。老圃觉得生活和艺术实际上是一体的,人的参悟需要一个精神净化的过程。
    在展览馆,站在这些“厨房之物”面前,令人若有所悟所感,几根葱,一棵芹菜,一筐豆角,寻常作物在静物中传递着一种观念。土豆、山药的笨憨,茄子的弯孤,豆角的饱满,事物的本真在这里得到体现还原,这就是老圃追求的绘画语言,老圃要传递的观念与真理。
    在这个为物质而沸腾狂奔的时代,这些画守住了安宁,守住了生活的常态,带来了一个清新朴真的世界,让你嗅到来自田园来自泥土的清香。
    回归自我,求真朴实
    老圃是荣宝斋画院画家,还担任一定职务,白天忙画院的事情,晚上才拥有自己的时间。对于自由,他这样理解:“任何自由都须付出很大代价。除了自我的精神王国,走到哪里都是他人,走到哪里都不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因而,他没有像有些人一边满足于自己的社会地位,一边又抱怨没时间进行艺术创作。“一回到这个空间就想画画,这是自己的精神世界。”
    回到画纸上,就是回到了自我。回到黑白颜料中,就是找到了本原。他说,我们平时吃西红柿面,要加许多作料,其实我们没有吃到真正的西红柿。只有将这些外在的东西去掉,我们才能吃到纯粹的西红柿。
    只有回到自我的生活,才是健康的,朴实的,快乐的。他说,“我的画就是我心灵的真实感受。”
    谈话中了解到他自小生活在农村,记忆中珍藏着劳动的细节。他谈起童年,是那么一往情深。他和伙伴们想出五花八门的游戏,在玩耍中快乐着,那种快乐是由衷的、本真的。他有篇散文《野茴香花》,回忆童年与奶奶一起薅野菜的情景,写得深情隽永,空灵美妙。这是那时最幸福的事,奶奶牵着他的手,野地里有薅不完的野菜,至今他仍能说出许多野菜的名字。在饥饿的童年,亲情和大自然给了他温暖和美好。
    乡村的记忆伴随着他的人生,淳朴的人物与风情孕育了他的绘画思想,形成了他求真的绘画风格。
    “中”行其道,期待新知
    老圃力求的,一个是画外在的形,一个是画内在的质,内在的质就是作者的思想、观念,它很容易由于注重外在的形而被忽略。在老圃的作品中,尽量让形而上和形而下保持平衡状态,甚至让形式语言中的技术因素稍微弱化一点,不能让它遮蔽了内质。
    老圃说,关于这一点,在中国文化中的体现就是儒家讲的中庸,既不是形而上,也不是形而下,而是形而中。他感觉形而中的概念非常重要,作为艺术家,当你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时,如果偏重形而上,就偏重于说教;如果偏重形而下,就必然会依赖于如实状摹外在物象。这两者都不理想。真正做得好的,就是取其形而中,把自己的思想、观念、情感特征糅合到画里。
    “你用笔墨表达一个自然现象时,倘若纯客观再现,必然是庸俗的”,“只有加入自己的观念,注入画家特定的筋骨气血,这个笔墨才有灵魂。比如画一个梨,画家是借一个梨把自己的思想装在里面。”
    关于“中”,老圃还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中正大和”的中,知中者正,因为知中者能调整。你觉得这件事情做错了,马上就改正过来了。这个“中”是个原点,是衡量问题的准则,如果这个“中”没有了,生活便失去了正确的核心。
    谈到色彩,老圃的画中大部分是黑白颜色。他说,东方人是理性的,用的多是黑白。黑白代表一天中的白天黑夜,代表阴阳。除了黑白,他的画中还有赭石与花清。
    他说,这两种颜色呈现的是成熟。赭石代表果实成熟的颜色,花清的绿也是一种成熟的绿。可以说,大部分果实的颜色都接近赭石,像核桃、板栗、榛子,还有瓜子仁也接近赫石。“我画了很多年画,画了很多果实。”
    老圃先生曾于画中题清代画家边寿民诗句:“小圃笆篱曲径深,客来相访定知心。何须远市营珍味,只向畦边架上寻。”此可说明他淡然超脱的心境。
    老圃对果实情有独钟,他说花瓣是薄薄的,轻飘飘的,很快就会凋零,是一种虚假的满足,“繁花落尽见真纯”,花落之后果实留下来了。果实是沉甸甸的,但它沉默不语,不事张扬。老圃的一番话语俨然自己心境的写照。画如其人,人如其画,在读这个人的同时,我也读懂了他的画。
    问及今后创作的方向,老圃说,在现在绘画的基础上再进行开发,还有许多蔬果题材有待创作,还是要朝着朴实、坚实、单纯的方向,去寻找、接近,消化、坚持,找到艺术的最佳境界。
                                                                                         文/ 澈小安  郑州晚报

                          
                                                                           老圃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