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jieying.pp6.cc  
  
 
  收藏资讯  
    樊杰颖作品印象
            笔者所见到的樊杰颖的作品,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水墨人物画,一类是写意性极强的花鸟画。两类作品均有可圈可点之处。



           樊杰颖的人物画作品常常以农民、藏民入画,“写意”感很浓,走笔泼辣。画中有文人画的笔意,又隐约包含着当代的造型手法。他通常从描绘对象的外观形象里寻求内在的精神气质,经过反复斟酌,最后抽取最富代表性的特征进行概括或夸张,同时综合考虑全局,苦心经营,以求得最佳效果。在这类作品里,人物造型上丰富的笔法与简约的背景形成强烈对比,具备较强的视觉冲击力。相比之下,樊杰颖的花鸟画则具有很强的写意性。此类作品多为抒写性灵的水墨小品,布局则更加灵活随意。画面偶尔还能见到一些符号化的东西,如粗矿豪放的线条与色块等,这些符号化的东西尽管看似与具体物像无关,却有助于活跃画面。这些作法都表明,这位画家虽然植根于传统,但是不拒绝借用现代绘画的某种构成形式来丰富自己的布局方式。



           显然,目前这位青年画家对视觉形式的重视甚于对主题的挖掘。他运用多种艺术元素,广为吸收,博采众长。他的水墨作品中兼具积墨与泼墨的特征,他崇尚传统文人画的笔墨语言,也吸收民间装饰画乃至西方某些现代主义绘画的手法。其作品线条似行似滞,墨色温润,空间幽邃,形式感强烈。古朴的造型、生拙的用线及变化微妙的水彩也常常潜化在他的作品中。他笔下的人物往往与背景处于一种既相互关联又相互游离的状态,偶用落款来强化画面效果,但其主题又呈现出某种模糊性。作品中的时空交错感、手法的混杂性以及情节之单纯性都传达出某种难以言说的朦胧情绪。对于他的作品,很难用“创新”一词来评述,因为其中包容了不少相关门类绘画的语言。但是,如果说这位画家在探索艺术的“原创性”,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不刻意营造唯美抒情情调,也不走工整缜密一路,而是坚持融多种艺术语言于一炉,在尽情挥洒中排遣情绪。他大胆地让中西合璧、古今结合,那种水墨与淡彩、书写与制作、写实与装饰化混用的处理手法,既保持着墨在宣纸上的韵味,又充分展示了矿物颜料的独特效果。



           总的说来,无论是樊杰颖笔下的“荷花”还是“藏民”,都表达了一种超脱、率真、逍遥的态度。画家在不经意间实现了深浅、厚薄、轻重等笔墨关系的微妙转换与呼应,似乎借作品向观者展示他的追求,即趋于“崇真”、“尚趣”的写意品格。最终,作者把画面置入对意义追寻的情境之中,升华成一种对生活的感悟。

    丁亥秋,作于国家画院

    丹青海藏网原创 转载请备注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