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shili.pp6.cc  
  
 
  收藏资讯  
    以画代歌赞黄河——王世利艺术世界的永恒主题
    书画艺术是我们优秀的民族文化,是国人的骄傲与自豪。在当今社会民族的、本土的文化传统具有不可替代和复制的重要价值,但同时也面临被边缘、被取代、被衰落甚至消亡的危险。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与时俱进,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是摆在当代艺术家眼前的一大难题。王世利六五年出生,一直在中华文化的滋养下成长,他的祖籍山东,出生于东北辽阳,他是典型的闯关东人的后裔,他身上流淌着不怕苦,能耐劳,挑战困难的血液,并且对民族文化具有较高的自觉和自信。他自1988年第一次赴山西吉县壶口瀑布写生后,就被黄河的激流千丈气势磅礴给震撼了,他的生命与创作激情被同时点燃,胸中涌动起艺术的源泉,找到了创作与发挥自我的切入题材。他认为艺术家要与祖国同命运,不能被小山小水所束缚,不能被花花草草所障目,要放开心胸,讴歌祖国、赞扬母亲。而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远古我们的祖先就生活、奋斗和繁衍在黄河流域。黄河孕育了中华文明,黄河哺育了华夏儿女,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摇篮,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他抱着对生命的尊重和对母亲河的大爱情结,他抱着对传统文化的敬仰与热爱,走上了一条弘扬传统文化,以画代歌赞扬黄河母亲的伟大艺术之路!
                            黄河之水天上来(王世利作   刘大为题)140X360cm  2011年
    画黄河,说着简单,做着难。黄河滚滚奔涌,如何表现成了一个难题,如何表现其气势更是一个大难题。自古历史上画山水的画家很多,但是都是以山带水,山很秀美,水却几乎是空白。用传统的手法来表现黄河的委婉美丽还可以,但是,来表现黄河奔涌的气势却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那哪儿行!王世利是一个知难而上的性格,他认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决心克服一切困难也要把黄河壶口瀑布在心中的唯美与气势表现出来,而这一决定,让他和壶口瀑布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年年去、一年四季去,观摩黄河的水流方向、欣赏溅起的浪花形态,分析壶口的特殊地形。创作的道路非常艰辛,但他始终以担当时代精神和弘扬中华文明为己任,数十年来从未动摇过。皇天不负有心人,现今,他已是中国山水画坛中的一匹黑马,他以其独树一帜的理论和艺术创作确立了自己在画坛的独立地位。正因为如此,2006年,他在黄河壶口中国提名展上荣获第一名。为了更好地宣传壶口瀑布,同年,中国壶口风景名胜区委员会、壶口风景区名胜区管委会特聘王世利为黄河壶口瀑布形象大使。
     我们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割断文化血脉,缺少深厚滋养,没有民族特性,艺术创作就会迷失方向,王世利之所以能够成为新时期以黄河为代表的水墨画家,是因为他对主流山水画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他淡化了以静待动,强化了以动至静的艺术效果;淡化了叙事性,强化了象征性的特色;淡化了创作的盲目性,强化了文化的民族性特色。他将山水视为江山社稷的象征,而且将黄河视为“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一种载体;不仅礼赞黄河的雄伟壮阔,而且以有力的结构、明快的色彩和写实的笔法抒发胸中的浩然正气;用艺术创作担当起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为此,王世利被多次相邀展览,在2010年中国台湾中山纪念堂举办个人邀请展时。艺术大师李奇茂先生参加并致辞,他感慨王世利的造型能力和创新能力,他看到了心中的黄河。
    王世利对中国水墨画最大的贡献是改变了水墨画坛对“文化传统”的狭隘理解,扭转了将文人书画传统和院体艺术传统视为基本传统甚至唯一传统的狭隘观念,创作时他用原始艺术、民间艺术、文人书画艺术和院体艺术,甚至在文学、哲学中寻找更大更根本的文化传统之源。创作中他积极借鉴国外的、民间的、姐妹艺术中的一切于己有益的因素;全方位观照画面的真实感,关照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的撞合,使其作品结构单纯大气,用色简略明快且强烈。让象征中华民族的黄河显现出很强的文化针对性和民族性,他成功地运用了黄河这个具有象征民族与时代精神的特殊文化符号---黄河,所以他的作品很快进入传播渠道,并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和民族自爱效应。因此他的作品被大家震撼、喜欢和收藏,2006年他的书画作品《无题》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2007年,人民大会堂收藏王世利书画作品《黄河颂》;2007年,王世利创作的美术作品《长城颂》被中南海收藏。这说明他的作品已经毫无挑剔的被国家认可和接受。

                                                         壹口瑞雪136X68      2009年
    王世利画黄河的创作中着眼于“广而全、全而大”。他用十年的时间,连续创作了《壶口奇观》、《声若雷滚撼天地•势如江翻腾蛟龙》、《千里黄河一壶收》、《黄河魂》、《华夏龙腾》、《黄河颂》、《壶口瑞雪》、《雪韵惊涛》、《黄河奇观》、《魂系中华》、《华夏巨龙》等一系列与黄河相关的大幅作品,且幅幅可谓宏伟巨制!他因画黄河而成名,就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个不变的真理。美术评论大家薛永年曾赞许的说:壶口瀑布是王世利经常创作的一个重要的题材,我觉得他之所以选择这一题材,主要在于它能够调动画家所具有的创造能量,王世利笔下的壶口瀑布那种奔泻翻腾的气势,那种能激发精神的情境,使画家的技艺得以充分发挥。  
    从艺术本体的角度而言,民族化的倾向与真实的动感,使黄河跃动着生命的活力,成为王世利最主要的突破点。他在艺术的进取与探索中,是一个真正没有包袱、也没有偏见的画家。如果说他在艺术上也有自己的出发点,那么,这个出发点便是对黄河、对母亲的爱。他爱黄河、爱瀑布、爱祖国。九曲黄河,从源头巴颜喀拉山一路流淌,蓄千里之势,聚万均之力,穿峡破谷,浩浩荡荡,到了壶口,河床由四五百米宽骤然收缩为四五十米,倾泻而下,形成了“悬流千丈、雷奔电掣”的奇观——黄色大瀑布。因此,他爱黄河的九曲十八弯,他爱壶口瀑布的汹涌澎湃,爱它激荡飞扬的豪迈气势,她给了他创作水墨艺术的无穷动力。自然--永远是艺术家讴歌的主题,它永恒而多变的生命体征给创作者提供了无尽的创作源泉。王世利以浪漫的写实手法将此情此景描绘的淋漓尽致,使作品气势磅礴,笔法独特,艺术地表达出中华民族的不朽精神,让人感到敬畏和自豪。
    一个有创意的画家的重要标志,是有能力把握一种特立独行的艺术语言方式,使自己在创作上能保持有新看点、新亮点,使艺术创造具有鲜活的生命机制。而这些王世利都做到了。用刘曦林先生的话说:实则慧。确实王世利先生很是实在,一直坚守着传统,做着文化的苦行憎。正是他扎实的付出,才拥有了无穷的智慧。凭着扎实的书画功底,凭着他对艺术、对色彩的良好感觉。从国画颜料、水彩颜料,到压克力颜料乃至各种染料中寻找着壶口瀑布的真实,他用传统的笔法塑造历尽沧桑的岩石,力求墨色厚重,而为了忠实地描绘泥沙下的黄河,王世利还采用了大量的赭黄类的颜料画河水,颜色看上去充满“火气”,但是它准确而贴切地表现出了黄河的“咆哮感”,呈现了一种真实而略带夸张的美。可以看出,作者很注意岩石与黄河之间的关系,尽可能的突出壶口的险、奇、平的特殊地貌特征。创作时又巧妙借用湿画法的技艺为王世利的绘画再添新意。正如著名美评家杨悦浦所说:观王世利笔下的山林不再是自然的再现,而是于“物我两忘”中凝炼出的符号,其中浓缩了画家内心深处的某种深刻情感。 
     凭着坚实的功底,王世利在创作前从不打底稿,在他的作品中永远看不到铅笔或炭笔的痕迹,他喜欢抓住画面肌理的感觉,将一瞬间的特殊性与偶发性控制住、保留住,那一笔紧压一笔的岩石,黄河奔涌时的飞溅,并以色度变化完成水色交融、水势千变万化的韵律,与岩石正好产生出刚柔对比,他把水、墨、彩交汇的重要部位紧紧咬住,让水与墨、水与彩、彩与墨相汇相融。在薄薄的、洁白的宣纸以托起水与色的飘逸,托起墨与彩的厚重,托起水与墨的灵透。他善于在绘画过程中根据水墨变幻产生灵感并把它们在纸上变得鲜活。每一笔的浓淡干湿在一秒钟前都是未知的,只有实际落在纸面上、干透,才是它最终的模样。画面中对景象的写生他并非照搬,因为,黄河已深入他心,他体现的是“心中之象”。尽管此景是客观的,但落在纸上,却是自然营造的相对主观的壶口情景。
      当下的美术工作者,不仅要面对社会,而且还要面对自己,特别是要管好自己,坚守本业阵地,始终不渝地为提升艺术的本性而努力。而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体现艺术家的原创性与个性。王世利是成功的,正是他扎实的绘画功底和思想境界,体现了大美黄河、展现了壶口瀑布的浑厚气势。这些并非只要用功就可以做到的,这同时也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是他的爱国热情所致。
    正是他强烈的民族责任感,让他勇于挑起了歌颂母亲河的重任,并在不断地深度探索中,创作出了许多震撼心灵的上品佳作。这是个艰难的过程,需要大量的创作积累和执着的坚守!对于黄河,他用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数十年如一日的绘画、数十年如一日赞歌,平凡而执著地谱写着胸中大爱,可以说他是一名当之无愧的学者型人民艺术家!
                                                                               文//刘淑兰(舒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