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shili.pp6.cc  
  
 
  收藏资讯  
    山林情怀与 纸上诗意——读王世利山水画新作
    自然.永远是艺术作品中讴歌不尽的宏大母题,古往今来的艺术家在自然的母题下,演绎出无比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艺术语言,并最终结晶为作品。漾溢出一种情怀与一种诗意的。当代艺术家,对自然的思考,则是超越了基本生存关系而深入到心灵层而去做文化思考的。在他们的作品中,自然的所在皆有是与生命紧密相连的,因此,作品中的自然并传统意义范畴给以阐释与言说,而是当代人的文化情怀的折射,那种诗意只能出自今人的手笔、眼光,以及独特的生命感受。
    青年画家王世利的作品,透示出的正是这样的山林情怀与自然诗意。

    春夏秋冬       123×88cm       2010年
    近年来,王世利把自己的目光聚焦在北方的崇山峻岭与密林深处,从中提炼出自己的形式,符号,并力求在形式,符号中注入自己的乡土、自然、文化的思考与血脉情怀。王世利生长在北方,他的生命正是在北方山林、原野中获得孕育,得到成长,他先天的有一种对北方山林的迷恋与热爱。
    因此.他笔下的山林不再是自然的再现,而是于“物我两忘”中凝炼出的符号,其中浓缩了画家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感。可以说,王世利作品中的山水、树木,都是情感的指代,都是生命的象征.都是精神的折射。因为,在这些意象中,都跃动着蓬勃的生命活力,并且,弥漫着一种生生不自的当代诗意。细读作品,可以发现,王世利山水作品中意象是极简洁、极单纯的,只有山、水、云、树四种意象
    它们之间的组合与拼装,演绎出一幅幅的图景,虽然十分朴素,却依然神秘与幽邃、意象、形式、色彩之间包含着一种文化骄傲,自信与深情,显然,画家对意象的选择与诗意的营造。都体现出一种深思熟虑,可见山、水、云、树都在画家的主观处理中,而文化血脉,精神传统,以及画家的深层心理、深层意识都通过山、水、云、树的意象选择与诗意的营造得到体现。
    不同之处在于,王世利山水画从形式选择到意象处理,都具有一种现实特点与浓郁的生活气息,他的山水画,没有承袭古人山水画中那种凄情冷寂、荒寒萧疏的笔墨传统与意境特点,他重视体验,重视写生,他的创作正是从体验与写生中孕育而成的,所以,他的山水画形式,语言都有别于古人。有别于传统,他画的乃是他熟悉的山水、树林,他笔下的山水、树林又是他体验至深的景物.一旦进入画而它们已经成为“移情”后的情感符号。
    因此,王世利山水画中的一草一木,一枝一叶,一石一水,无不透出一种现代气息与诗情。
    应该指出的是,作为新一代山水画家,王世利是一位创造型的画家,他强调在创造前提下的借鉴与吸收,他并末一头扎在前人、古人的传统中而失去了自我。在创作过程中,他始终突出的是“自我”,而这个自我又是独特体验、独特观察的结果。从作品中不难看到,那些枝繁叶茂,生机蓬勃的树木,乃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的结果,否则,便不会有如此生动的形式,语言表现。同时,我们也看到画家对西画技法的吸取与融汇,特别是光影,明暗的处理被引入宣纸与水墨之中,即十分得体,毫无生硬之感,又增强了作品的表现力与丰富性.这是难能可贵的。
    这便使得王世利的山水作品一扫传统山水的形式语言套路,而别具一格、焕然一新。最重要的是,它体现的是画家勇于创新,勇于直面生活,表达自我所见,所感的智能与求索精神。王世利的作品中,高耸的太行,危崖绝壁,气势宏大,质感生动,这是画家深入观察与写生的结果,他认真的研究了太行石壁的结构特点,以及石质的状貌,并反复探讨表现太行石壁的笔法,笔型与笔感,如《情铸太行》、《寂静太行》、《万壑秋声》等,都体现出这样的特点,塑造了北方太行的精神与气韵,而《密林深处》、《红色生命》、《鸟呜林更幽》、《金色年华》等,都是直面现实生活写生的结果,树的枝条穿插,树冠的枝繁叶茂,树的挺拔茁壮,以及疏密、远近、浓淡等.无不有着坚实的生活依据,致使万姿百态的树木,似迎风摇曳,婆娑多姿,又似左右顾盼,亭亭玉立……,王世利作品中山、水、云、树。因为直接从生活撷取而显得生动无比与充满生动活力.使画面意象、形式、色彩之间溢满诗情。
    青年画家王世利,数年来寂寞于艺术之道,默默耕耘,并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与面貌,他专注于对北方山林的表现,抒发着他独特的山林情怀,营造着朴素的诗意……;他的作品传达出一种全新的水墨之美,传达出全新的时代精神特征,充满了鲜活的生活气息,他谱写的是当代的山林之歌。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有更多有创造意识的和求索精神的画家,王世利就是这样的画家,他的路还长,艺术上尚有诸多问题需要的解决,但是我们相信,王世利最终将抵达完美的艺术彼岸,我们期待着。
    欣赏更多王世利作品上王世利官网:wangshili.pp6.cc)

                                                               文/
    徐恩存     中国美术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