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jianmin.pp6.cc  
 
书画家专题
    骨力沉稳 朴茂雄逸----杜建民的书法

    杜建民先生陕西商洛人。商洛道是秦驰道的主干道之一,为『秦楚咽喉』,故商洛文化独具特色,承秦文化之刚阳,又蓄楚文化之柔美,历史上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先生生长其间,从小就饱受濡染,和书画¬艺术结下不解之缘。虽然后来先生从军于云贵,并最后转业落户于昆明,从部队到地方,没有改变他对艺术的热爱。即使是工作再忙,总不忘忙里偷闲写上几笔字,或者撇几叶兰草,并不忘及时向当地的书画界前辈老师请教 。经过长期的磨砺,杜建民先生终于以其独特的艺术造诣崛起于滇中,同时在全国也产生一定的影响。作为一个商洛农民的儿子,他的这一切全部是从艰难困苦中奋斗得来,这其中的甘苦,则难为外人道也。二〇〇八年秋天,为了在艺术上更上层楼,杜建民先生进入了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课题班学习。这个班的学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名家,大家汇聚于沈鹏导师的旗帜下,藏风聚气,讨求艺术。我滥竽其间任学术秘书,从而与杜建民先生相识。先生长我二十余岁,可以说是隔代人了,但他不以我年少浅薄,相谈甚契。每次班上外出采风或集训的时候,我们都是住的一个房间,一老一少,泡两杯先生从云南带来的普洱茶,点几支烟,便开始天南海北的一阵神聊。我也通过这个对先生的艺术和人生加深了了解。
    在书法艺术上,杜建民先生在篆书上下的工夫极深。在当代来说,能专攻篆¬书的人是不多的。这有几个原因,一是篆¬书不易识别,同时需要文字学基础,自非浅学者所易措手。其次,当代人好妍薄质,秀美一路的行草大兴,而古厚朴茂的甲骨金文则少有人问津。夫古质而今妍,时势之必然。然而以巧媚为能事,古法浇漓,则诚非书法之幸事。清人钱泳以篆¬书为祖宗血脉,其一点一画¬,皆有义理在。譬之读书,大概篆书之于书法的意义就是儒家之六经,不由此入手,恐难得传统之堂奥。因此,杜建民先生长年累月的在这方面做工夫,自可见其卓识。先生在篆¬书上首先写的是小篆¬,笔法干净利落,篆法规范,一本于许慎《说文》。当代写篆书的,每奢言创新,但不研六书而臆造,师心自用,下笔便错,最终流为狂怪。故而,杜建民先生写小篆¬,虽然显得有些老实规矩,但走的却是一条正道。他从秦人《驿山碑》入手,旁采秦诏版以纵逸其笔势,再上窥甲骨金文,最终形成朴茂的艺术特色。这其中,不得不提的是近代书法大师吴昌硕对他的影响,尤其是写《石鼓文》,吴氏篆¬书笔厚气沉,下笔如疾风骤雨,有不可名状之态。杜建民先生的学书之道,明显有缶翁遗意,下笔稳健,以苍茫浑厚为宗主,不计年岁的对线条质量进行反复的淬炼。同时,杜建民先生学习吴昌硕,也不是一味追逐其形迹,而更多的是学习汲取其艺术的精神,他每每以吴氏笔意写《散氏盘》、《虢季子》,皆能得心应手,笔墨古厚却不失灵动,线条粗细相间,动静结合,在沉稳茂密的同时,时有奇趣,提按顿挫尽显其笔端,令人回味无穷。而先生写甲骨则特别重视书写的趣味,因为甲骨文是契刻于龟甲兽骨之上,线条略显单调,而杜建民先生却以轻松的笔调为之,墨的枯湿变化很微妙,体现了他对刻与写、刚与柔等诸种对立因素的良好调控能力。另外,杜建民先生偶尔写行草书,也是别有风貌,其行书小字偶用•¬转之笔,有沈乙盦笔趣,苍劲凌厉。草书则学怀素、张旭诸家,取其字法,而以׬隶笔法为之,别具风貌。杜建民先生的临摹能力也是特别值得一提的,尝见其随便拿其一本字帖,都能临得神形兼备,这恐怕也是积年勤学所致。然

    而,与当代许多书家津津乐道于某种所谓的学古功夫不同,杜建民先生并不以这个为满足,因为书法到最后更重要的是性情的表达,在这个问题上,杜建民先生也是很清醒的。从艺术风格上说,杜建民先生的书法以古厚朴茂为追求,这在当代书坛来说比较稀见。当代书法的发展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书法热至今,时风也几经更替,在各类展览中,也明显感受到大家追求时风浮躁。从早先求新求怪的所谓『流行书风』到『新帖学』的崛起,十余年间,使人每有恍如隔世之感。更多的时候我们可以在里面发现主事者的口味在其间起的独特作用,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书法的一种异化。而这里面夹着的利益,更是使得许多人在追逐风气中不可自拔,渐渐成『逐臭之徒』,这亦不可不谓书法界的一种悲哀。在这样的风气中,杜建民先生显得有些寂寞,他的艺术求古朴,却很难与同样取法碑学篆¬隶资源的『流行书风』挂上干系,更与追求华丽精巧的所谓『新帖学』无涉。然而我们回顾历史,能在艺术上有所成的,却又往往是不追时风,能耐得住寂寞的人。这种寂寞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坚守,杜建民先生正是如此。他专攻甲骨金文,力求在上古三代的艺术资源中寻求与自己心性相契合的东西,抒写自己的性情与哀乐。他的书法充满刚正之骨,雄强之力,却不蹈险怪,归于平正醇厚,这样的东西在当代虽然少见,却深符中国传统文化对书法艺术的认识。我以为,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与中国文化乃至民族的性格是联系在一起的,中国人求中庸,求正大气象,古人有大量这方面的论说,既以之论艺,更以之论人。显然,险怪也好,巧媚也罢,在中国文化的认识论中,俱非正途,而古朴醇和,才是前贤追求的高境界,为艺如此,为人亦然。前人以世间学问有君子之学,有小人之学,也有妾妇之学,譬之书法,得朴厚正气者为君子,求险怪者小人也,求姿媚者妾妇也。杜建民先生在书法上老成持重、法度谨严,一笔不苟,在某种意义上说又岂非其光明磊落的人品的反映,正如古人说『字如其人』,信欤!
    在书法之外,杜建民先生又擅花鸟画¬。他的花鸟也是受吴昌硕的影响,每每以篆¬书笔意写梅花竹石。元人赵孟頫有一首很著名的《自题秀石疏林图》诗中说:『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本来同』,这首诗形象具体地道出了书»¬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因此像杜建民先生这样由书法进入绘画¬就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的花鸟画的风格一如其书,古朴厚重,用笔亦篆¬亦草,雄强而具变化,墨色淋漓,设色时或瑰丽,但艳而不俗,整体上气势雄健、遒劲郁勃,具有苍茫斑驳的金石之气,使人叹服。我曾多次劝杜建民先生在花鸟画上下更大的工夫,定能在滇中»¬坛独树一帜,在袁晓岑、王晋元诸家之外别开生面。当然,杜建民先生自藏其锋芒,他的花鸟画世知者未多,这也是他对自己严格要求的表现,我相信,假以年岁,他在花鸟画¬上功夫纯熟之时,到时候把作品拿出来,定会使世人大吃一惊。
    我与杜建民先生相识以来,每感其为人的真诚古道,为艺的踏实勤奋。在课题班中,他是最年长的学员之一,同时地位名气也较一般的学员为高,可从未见他有过架子,待我们这些年轻的同学如兄长之于小弟。这点使大家都非常感动,并佩服其修¬养。虽然先生在书法艺术上,也有其不足的地方,但人总是在过程中不断进步完善,而就目前来说,我觉得他的状态非常好。他摒弃不必要的应酬,淡¬泊自守,平时寄情书画并锻炼身体,在这个意义上说,其状态也颇合中国文化对书画¬艺术本体的认识,孔子说『游于艺』,中国艺术本来都是文人士大夫陶冶情操的手段,同时又具有养生功能,腕底风情,陶然自得,这样想来,杜建民先生确实也是有福之人。而他在这样的状态中慢慢淬炼,则会通之际,人书俱老,可以预见。
    杜建民先生嘱我为其撰文,是对我的鼓励和信任,奈何我因俗务缠身而迟迟未能交卷,今草草成篇,言不尽意,惟志钦慕而已。若质之当世贤达,以为然乎?否乎?昔人云:一艺之成,良工苦辛。与杜建民先生共勉之,也祝愿他在这条虽然寂寞却充满快乐的艺术大道上越走越好,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文/耀文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