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jianmin.pp6.cc  
 
书画家专题
    缄默的力量—杜建民和他的篆书创作

    杜建民,沉默而沉静,与他交往,你需要有稍稍的耐心,因为他似乎从不言说、从不表白。在如今的中国,『沉默』或许并不是一种『有利』的性格,当『喧嚣』已成为一种社会及大众的基本生存方式,人们很自然地将表面的『张扬』视为能力或才干的象征,与此相对,『沉默』,只能与『沉寂』相伴。于是,社会与人生日益像一个舞台。『戏』多者,风光无限,『戏』少或没『戏』者,黯然失色。
    然而,杜建民似乎生来就是那种习惯于被人忽视的人。与杜建民结识,完全是因当代书坛名师沈鹏先生在中国国家»¬院开班授徒的缘故。二〇〇八年秋,以沈老冠名的书法课题班开课,杜建民成为其中一员。很显然,杜建民本不是那类为追逐名利四处奔波的人,进入中国国家»¬院书法课题班,投于沈老门下,根本的原¬因,除了崇敬沈老的实力、学养、人格外,是因为他生活工作的那片恬静、广袤、祥云环绕的土地与书法的某种气氛、某种精深的传统稍稍遥远了些。所以自二〇〇八年秋季至今的近两年间,他风雨无阻,每月一次从遥远的彩云之南赶来京城,听课、交流或参加其他活动。
    如今的杜建民,身为云南省书协副主席,却很少『显山露水』。即使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也只抱着一个目的:学习。共有四十余人的中国国家»¬院沈鹏书法课题班,可谓人才济济,其中多数在历年的全国书法篆刻展览上得过大奖(有的是数度获奖)。在班内,杜建民大约是担任专业职务最高的一位,但同时又是最不善于表达自我的一位。在更多的时候,他悉心地听别人言说,观察别人的成果,无论导师、名家,还是班内的同道。大约正是此种『做派』,使得他在京城的近两年时间内取得了大的收获。
    话少,这是杜建民基本的性格特征。但我最初印象却非如此。去年在京北郊区的一次课题班集训中,我初遇他时,便与我聊起了书法。他酷爱篆书,尤偏爱大篆¬,其中甲骨文、金文是他最为钟情的两种书体。他于此的钻研,已有不少年头,但是疑惑也颇多,尤其不赞同书界某些同道的做法——将先秦遗迹无论凿刻还是铭文,一律原样『仿照』。此种『照搬法』虽保留了一份古朴和沧桑,但作品中流露更多的是工艺或铸刻效果,丧失的却是笔墨韵味,而这恰恰是决定一幅书法韵味、水准高下的关键!
    『…甲骨文是契刻于龟甲兽骨之上,线条略显单调,如果只是照抄甲骨字形,肯定很难说得上是书法。我在写甲骨的时候,加重书写的趣味,试图以轻松的笔调为之,有时甚至还加入墨的枯湿浓淡¬的变化,试图在这个过程中参悟刻与写、刚与柔等诸种对立因素的辩证关系。』(杜建民《篆¬书令我陶醉》)
    当这位缄默的实践者如此向我们表白时,我们分明看到悠远的书法带给他的感动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内在冲动。中国的艺术,与其他外来艺术的一大差别,便是要求作者具备丰富的阅历、高深的学养,因为其精义大多深藏于内,微言大义。艺术实践者若不具备丰富的学养与阅历,便无法体味艺术形式之下的藏而不露的哲理妙义。杜建民的篆¬书字形结体很注意变化,做到了繁不臃肿、简不凋零、巧而愈妙、工而益雅;笔法圆畅而无柔弱、挺拔而无剽悍、修饰而无斧迹。体现了他胸罗锦绣、胸藏机杼的审美诉求。杜建民艺术能量积累了数十年,但于在书法上的突进却是在进入新世纪以后。大约是冥冥之中的某种

    召唤,从数年前开始,他几乎戒绝了先前的一切嗜好、偏爱,除了日常工作之外,几乎将一切的精力与时间投入到了书法(还有国画)之中。此刻,他生命中那份先天的沉静给他带来诸多好处和便利:环境中的喧闹,他可以充耳不闻,艺术中的焦躁,他可以坦然处之。——当杜建民一头扎入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之中,他的成功也伴之而来。
    产生于中国远古时代的篆书,已知的历史已有三四千年,它盛行于商周,分化于春秋战国,前后流行时间长达一两千年。东汉中后期因实用性丧失而退出艺术舞台,之后沉寂千年,及至清中叶因『朴学』兴起及青ͬ器的大量出土,篆书的艺术价值再度被人发现。其时至民国,经¬邓石如、何绍基、赵之谦、杨沂孙、吴大澂、罗振玉、吴昌硕、黄宾虹等人的大胆而精深的实践,篆¬书这门书法艺苑中最为古老的艺术重新焕发生机,成为近代以来取得成就最大的书体之一。
    简约、朴茂、沉雄、静穆,是篆书特别是大篆¬的总体特征,它是远古先民风貌和情操的写照,其与现代人主张的华丽、新潮、冲突、张扬有很大不同。然而,由于某种社会心理的作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书法复兴大潮涌起以来,人们更多地偏爱其苍茫、质朴、错落的外表,而对其和雅、平正、端庄的本质却是视而不见(许多时候是故意忽略)。这样便导致了此后二三十年篆¬书创作的『片面』与『失衡』。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深思索的问题。大约,艺术创作正是通过效法者取舍的千差万别,透露出时代与精神的差异。杜建民习书作画¬,恪守着那种与生俱来的品质——沉静、平和。我们在他的作品中几乎看不到多少激情或情绪的展示。他如此做,有何理由?
    清及民国篆书,大多结构严密、用笔平缓、气息和雅;而今人篆¬书结构松散、用笔起伏、气息散漫。用一个词形容,前者力主平和,后者偏好奇险。此两者的截然差异,标示着艺术家截然不同的心态:前者平静,后者动荡。然而看看社会的现实,晚清和民国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乱世,而现今却被视为公认的盛世!社会、艺术与心理的巨大反差,让我们倍感疑惑。从艺术中,我们能发现社会与心理更为真实的一面!
    杜建民是真实的。他的真实在于不违背自己的性情去追求一种所谓的风格。他习惯在横平竖直、起伏平缓之中表达自己。
    艺术,是活的生命,而活的生命,无论表面如何寂静,其底层必以某种冲动与情绪作为支撑,唯此,有机体才可保有一种鲜活。或许,当我们将杜建民视作一个缄默者时,只看到了问题的一个面。作为书法家,杜建民必有另外一面——期求超越、勇于表达的一面。『我们看书法史,任何民间的东西都必须¾¬过文人的「雅化」和锤炼,最后成为一种经典,而只有具

    有技法上的高度和丰富性,才能成为后人取法的对象。我在甲骨文书法的探索,也是追求这种「雅化」,并试图在笔墨技法上不断锤炼,并形成系统,最终以此抒发自己的性情。』(杜建民《篆¬书令我陶醉》)
    在中国书法诸体中,篆书寓动于静,方圆兼备、曲直相间,是最不易释读、结构最为稳定、用笔最为严谨的一种书体,但同时又是最具图像性与空间构造性、最能体现笔意美感的一种书体。篆书的此种独特性,既要求实践者时刻留意自己的步履、检点自己的笔墨是否合乎规范,同时又为他们留下了巨大的塑造空间和成功可能,你若具备足够空间的想象力和线条驾驭能力,便可大胆地施展自己的本领。而当我们如此做时,还应有一颗沉静而纯粹的心作保障,否则便会阵脚大乱、笔墨大坏。
    杜建民,缄默而沉静。凭着这份沉静,他从人世嘈杂声中跃出,陶醉于线的刚柔相济、委婉无尽之间,以自己的功力、阅历、学养来构筑那个平常而别样的艺术空间。这个空间属于杜建民,也属于古老、深邃的书法。

     
                                                                                    文/ 马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