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zhixin.pp6.cc  
 
书画家专题
    大意象,大理念——读蒋志鑫新作

          近观蒋志鑫一批新作,令人刮目相待。在一曲曲具有无限生命气息的黄土乐章中,对举目无尽的山川的眷恋,对沧桑厚土的钟情,甚至在画中反复出现的赭色,朱砂色中也有无穷的遐想,都赋予了黄土地以无穷的魅力。最令人感动的是幅幅画中都能感觉到这位黄土汉子骠悍、质朴和真诚的投影。他虽然早以迁居北京平西府画家院中与当今精英相处,可是心里装的,满纸充溢的依然是根深蒂固的黄土灵魂、黄土人格和黄土画风。蒋志鑫这位出生在崆峒山道教圣地,来自于马家窑文化源头和莫高窟艺术宝库的西部画家,拥有浓郁的祖传文化基因和强烈的“西北风”现代文化风神。
          数年前,我在一篇短文中曾十分赏识地写道在蒋志鑫艺术中最可宝贵的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冲动的火焰与燃烧的激情,高标气概,直抒胸臆,有“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和势不可尽的感觉。然而他的创作激情并非惊世骇俗的装腔作势。这种激情的燃烧力纯粹是从他的血管、心跳、呼吸、精神与肉体中迸发出来的火焰,是不可遏止的创作激情,是从主体释放出来的与天地共呼吸的浩荡之气,是把心中之意与自然之景复合后的图式结构,是把形象的象征心灵化了,肉体化了。所以才能创造出超群拔俗的丹青宝卷,每幅画都是创作主体的气质艺术形态化。

          看了黄土、黄河、草原、牦牛系列这批新作,不止于得天地之道,人文之助,源于综合性感受,其主要成就是以现代感知方式昭明灵觉,把感受凝聚为大意象,大理念,大观照。以“仰观宇宙,俯察万类”的观照方式与天地争光,具有一种大思维的气度。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喜欢在九霄俯瞰我的家乡黄土高原,观照的是节奏化了的生命形式。站在宏观的高视点去看黄土高原,模糊了水土流失的千疮百孔而使我看到母体,是具有象征意义的生命形象,超以象外的艺术生命。譬如我画的《黄土魂》,黄土坡上的古代烽火台,是母亲充满乳汁的乳房,是高视角下的抽象和远视点的具象”。高远视角的感知方式,可以容纳万境,神游天地,心随天籁,通向宇宙的大思维,大理念,大观照,把握的是大意象,倾向于雄浑,混沌,神秘和意境的无限性。这不仅蕴含着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是对艺术与自然的关系在感知方式上合规律的把握。尤其对山水画语言的分解,组合与嬗变,在空间格局的构造上增强了原创意识。从而使我对他向风神高迈和给形式结构以最大关注的审美追求有了新的认识。
          1995-1997年,蒋志鑫两次应邀赴法国进行艺术考察和交流,他的艺术作品深受法国学术界和政界的青睐。1996年荣获法国“忠诚奉献”协会授予的“银质十字勋章”。1997年再度获法国文化部,教育学会颁发的“艺术,科学,文学”银质奖,同时得到法国总统希拉克和法兰西前新闻部长、科学院院士雅克奥加德、莫奈博物馆馆长阿尔诺乌德里先生和国际艺术城主席布鲁诺夫人等的称赞。在交流中,法国现代艺术也使他深受裨益。雅克奥加德先生在评价时指出:“蒋志鑫艺术中最壮观的是他迥然多姿的画面,层出不穷的意境,如火如荼的色彩,浩瀚磅礴的气势和激动人心的震撼力,以此来贯穿中国文化的远古和现代,这将预示一个辉煌灿烂的未来。”
          综观蒋志鑫的艺术,它不仅是远古的回声,又是时代的呼唤,是一位忠诚的民族命脉的探索者,富有东方象征意味的艺术家。                             
                                                                     
                                                                          文/ 周韶华   2000年8月于北京平西府画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