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pingxi.pp6.cc  
 
书画家专题
    不与众同——记贾平西及其艺术
    人特殊,画才能特殊,文才能特殊。所谓人特殊,就是不一般化,就是不与众同,就是不俗。有人说某人比俗还俗,俗过了头。俗过了头也就不俗了。那他的画或文也就不一般化。理论上叫有“个性”,“人有个性”,画才能有“个性”,有个性才有风格,这是无疑的。

      以上说了半天,其实就是为了说贾平西的,有人告诉我:“你不要和贾平西多啰唆,他不是正常人。”其实,他的不正常只是不与俗同。他也不愿和人相同,这也就是特殊。

      用笔是画画最重要的了。自魏晋以降,大凡讲究的线条皆是圆转的。但贾平西偏要用直线,他也不用一波三折,也不搞尾漏痕,也不管折钗股。他画树,几乎都用直线;画猫,画虎全用直线。虎身上的花纹不应该是直线,而他用通直的线去表现。花杆、花叶、公鸡、石头等等他也用直线去表现,也绝无“一波三折”,没有“平、圆、留、重、变”的变化。但却别致而有特别的观感。他说:我看世界上一切皆由直线组成。最小的一个点和这个点的运动轨迹———线,都是直的。这和传统文人看世界上一切是圆的相反。传统的线条画法被他破坏了,但他又重建了一套画法。他用直线表现物象却也十分和谐。和谐就产生美。

      古人论画,重山水而轻花鸟,花鸟画中包含天地、咫尺以见千里的问题,古人一直没有重视,这就让给山水了。但贾平西解决了,他以花鸟为主,而天地山水反而成为花鸟的背景,甚至以天地广大的空间来衬托几只小鸟。他画的《暮霭》、《无意秋山里,有情上画来》、《莽莽红尘》、《守信君子》、《阅尽人间悲欢离合》、《夕阳西下》、《茫茫》、《萧索》、《寄人篱下》、《0》、《朝朝暮暮》等等都是以天地、日、月、太空作背景,而且他画背景也特别认真,有时竟超过主景的花和鸟。古人说花鸟“小者”,在贾平西笔下,便成为“大者”,而且比山水更大,因为太空又包含山水的。是不是东北广阔的天空给他的启示或潜移默化了他呢?总之,贾平西开拓了花鸟画的空间,扩大了花鸟画的格局,改变了花鸟画境界小的历史。我们看贾平西的花鸟画不再是古人一花一鸟而一目了然,而是融合天地万物更有无穷内涵和深意的景象。在重建花鸟画审美价值方面,以此贡献最大,在花鸟画史上,贾平西应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千古独步的艺术大师。

      屎壳郎的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个小动物是专门吃屎的,和粪便打交道,大概没有人画过,我翻了《齐白石画集》,他连老鼠、蚊子都画,但没画过屎壳郎。贾平西大概是第一个画屎壳郎的画家。他的《新西兰使者》画的就是牛粪和搬粪的屎壳郎。贾平西画此图,填补了画史上一项空白。他画得也好,深黑色的屎壳郎,淡黑色的陆地有变化而丰富,十分和谐。还有他画的狗尿苔怕也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而且他画得好,前后关系,色相对比,丰富优美而富有诗意。

      别人画过的,经贾平西再画,确实又和别人不同。比如他画牡丹(《富贵佳人》),黑色而又变化的底子,白色的花,绿叶,融洽无间,完全不同于前人。不知他是怎么画的,他可能有点绝招。他说他从来不用画毯,也不用花青,但这和他的画似乎无关。他的画绝对完全是他自己的,而且也确实十分美。他画月亮、画飞鸟、画樱桃、画虎、画鹅、画群鸟、画红叶、画鸡等等,都和别人画的完全不同,而境界和形式也都进入另一种美,这就不容易,这也就是难能可贵,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本质。而且,他也确实尽量不重复自己,他的画几乎是一画一法,一画一个意境,一画一个形式。他的新意都来自大自然,但经过他的眼睛作特殊的观察,又经过他的大脑思维,用他的思维统帅一切。所以,画出来就不会重复。

      贾平西不是诗人,但他的画却差不多都有诗意。黑云半遮月,一排大雁飞过;蓝天下,一群小鸟在自由飞翔;河畔水边,两只偎依的丹顶鹤在张望;暮霭中,几个小鸟不知归向何方;《小院篱影扫不尽》中喜鹊在黑暗中窃窃私语;一钩弯月在淡云中出没……这些都有无穷的诗意。看了这些画后,使人浮想联翩,平西真是无声之诗人。

      平西二十多岁考入鲁迅美术学院,经过严格的训练,素描、水彩、油画、传统水墨、工笔、写意,都有很好的基础。最难得的是他一直具有特殊的眼光和独到的思维,40年前 1964年 他大学毕业创作的《疾风劲草》,就有独特的风格,他画的石头、小鸟,全用直线,他的色彩、笔墨就完全不同于传统,更不同于当时的画家。新意中具有特殊的美感。

      平西的题字也不和人相同,立意也不和人相同,我说平西重建了花鸟画的审美价值,其实,这“重建”多半是他内在气质的显现和流露。完全刻意地追求,多半是“花样”。平西的创作,绝不是“花样”,而是风格,风格就是人,是他这个特殊的、不与众同的人。

      平西的画不与众同,不与古人同,不与今人同,不与传统同,更不与现在的“新花样”同,不和西洋画同,也不和东洋画同。他从古今中外的艺术中跳出来,也从大自然中跳出来。他的画显示出的是他个人的风格,但却反映出时代的风格,民族的风格。

      平西在中国花鸟画史中应有一定的地位,他是一座山峰,但不是群峰中的一座,而是立在远处的一座独秀峰。
    来源:生活报
                              欣赏更多贾平西作品请上贾平西个人官网:jiapingxi.pp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