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ezijing.pp6.cc  
 
书画家专题
    生活的赐予-《场间夜话》创作札记

     

     

    《场间夜话》创作于2001年,其素材来源于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亲身经历。那时咱的国家还贫穷落后,没有农业机械,一切农活全靠人干,尤其是“三夏”大忙,把人累垮了,累病了的事屡见不鲜。劳累了一天,晚上也睡不好。那时住房大都破旧、低矮,十分闷热,蚊子像疯了一样对人叮咬,往往到夜里三、四点还让人难以入睡。黎明时分,刚入梦,铃声如摧命的丧钟响个不停,队长摧人下地的喊声让人心烦。为了休息,人们只好把晚上睡觉的地方选在麦场间。每当晚饭以后,劳累了一天的农人都夹着席,在肩上搭条床单,半睡半醒地走向场间睡觉。下山风从南边尽情的吹抚,蚊子虽有,但较少,这才是纳凉休息的好去处。到了有月亮的晚上,万籁俱寂,月朗风清。在这如水似雾,如梦似幻的妙境中,使人倍感心旷神怡,一个个睡意全消。此时已远离女性世界,不论年龄大小,辈分高低,都尽兴海口片,大家都畅怀放纵,无所顾忌。酸话、粗话、大话、闲话无所不谈,不时引起小青年们的喝采声。

    有几位肚子里有些墨水的长者,总是在远离这些五浑弟子的地方下榻,“秦败汉兴、隋灭唐盛、民心不可违、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才是这些老夫子们的闲口片话题。“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朦胧的夜色中,是谁吟得一首古诗,悠的提升了这场间夜话的品位。

    每晚总是有一阵鼾声过早地响起,不用问,准是那几个为了多挣工分,争抢着重活干的叔们、爷们。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每当我想起那些刻骨铭心的大忙季节,想起那让农人解乏解困的场间夜话,心中不免泛起一阵阵苦涩与甘甜,同时也不断产生用自己的画笔来记录这一历史时期农村的老少爷们辛劳与快乐的激情和冲动。

    为了画好这一题材,我借鉴了仰韶文化时期彩陶绘画的写意汲骨画法。通过研究改造后的汲骨画法用来表现《场间夜话》这幅画,单纯、简练、宁静、朦胧,构成了一个无比优美的意境。

     

    谢子敬

    200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