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ezijing.pp6.cc  
 
书画家专题
    一腔热血画出大千世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进谢子敬的画室。这是一个水墨濡染的世界,居于古城的一角,墙面上铺展了一条艺术的小径。

      子敬先生的画路很宽,有山光水色的弥漫,有丛林花鸟的绽鸣,有古人先贤的坐道,有苍陌野径的变迁,这一幅幅生动自然的画面,凝聚着画家艰辛体验、执着追求,浸透着心血和泪珠,把人带入一个矢志创造的空间,须用心来交流和解读。

      画界我时常望而却步,这主要是囿于认识的贫乏。看着季节一样丰盛多姿的各类画展,每每走进,就想起幼时听人耻笑那些戴着空圈眼睛,中山装口袋里面插一个笔套的文盲,摇头晃脑读布告的酸相。留恋徜徉之后只会用一个“好”字来概括。对于拍卖行当动辄卖出天价的艺术品,更是说不出缘由来。写诗,写小说浪了点虚名,对于书画的品评,着实心虚的很。虽然说艺术是相同的,但不能对什么都指指点点,业有专攻,学有专长,这点道理我还是明了,自知的。

      子敬的画之所以让我痴迷,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凝注在他作品中的生活气息和对生活的读到观察和表现。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过来的人,对那些枣树,犁沟,土墙,炊烟,沙河,柳岸,鸡鸣,犬吠的景致,对那时拎粪,浇麦,割柴,平地,修渠,挖井,插秧,晒谷的劳作,有着痛楚的回忆和切肤的感情。在子敬的笔下,有提篮穿行于密林间的林妇,行走的姿态是那样的优美自然:有屋檐下靠树相思的村姑,嗔怨的神情是何等凄婉秀媚:有倒栽铁锨盼雨的汉子,仰头的眉宇焦渴真切:有暮霭朦朦的瓜藤菜架,鲜活的香气扑面而来……充分表现出乡间山村的清秀,自然和人性的交融。把人一下子带到那个辛勤劳作却挣不脱贫困,填不饱肚子却有着崇高理想的奇怪年代。这显然是一个画家对艺术和人生的独到体验和追求。那透过纸张的社会文化背景,总向你诉说着什么;笔墨的浸染和色彩的烘托,更让人联想到时代的更叠和农桑的转换。

      子敬对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双大眼,沉思的木然,凝神的生机,微笑的质朴,还有密布的血丝,让人想到画家思考人生突破艺术的耿耿长夜。感山河之美好,哀民生之多艰,这就是一个有着扎实艺术功底而又远离社会的烦嚣,扎根于生活底层,用一腔热血来画出大千世界的画家的特质吧!

    王渊平2001年11月27日夜于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