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zhiguang.pp6.cc  
 
书画家专题
    借鉴古洋寻我法——记岭南著名书画家杨之光先生

            今年年初,在广州艺拍专场,当代岭南名家杨之光的人体册页《至美集》掀起了一轮竞拍的高潮,在买家的竞相叫价中以104.5万元的成交价勇夺该专场魁首,也一举创造了杨之光作品拍卖的新记录,在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后,我再次采访了杨之光教授,我们的采访也是从30年前的话题说起。

      早在30年前,“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被剥夺了创作权利多年的杨之光,回到广州美术学院,重执教鞭,他是一个实心眼、又很爱才的人,对有绘画天分,又努力学习的学生,常常公开表示对他们的关注和爱心。他言传身教、深入浅出而精彩的教学方式方法,令他的学生钦佩不已,都以能跟他学画为荣。  

      “借鉴古洋寻我法,平生最忌食残羹”是杨之光教授常年挂在画室的座右铭,在杨教授家里请教这幅对联的含义时,杨教授侃侃而谈。
      
      40年代末期,杨之光在上海中学毕业之后,经书法老师李健的介绍南下广州,拜高剑父为师;50年代初期,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在徐悲鸿主持的这所学院,完成了他的大学学业,高剑父、徐悲鸿严谨治学的作风,开放的创作精神,给杨教授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为了汲取中国古代文化艺术精髓,杨教授讲述了一件趣事:1961年秋季,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油画系、雕塑系组织杨之光、陈金章、刘济荣等年青教师到敦煌考察。那是六十年代初经济较困难的时期,粮食不够吃。主要生活用品要限量购买,连肥皂、火柴都得凭证。在西北有油票也有买不到食油,大家只好买了油装进瓶子挂在腰上带进敦煌。途经兰州,好不容易买到一斤充饥的饼干,大门未出就被饿极的人抢走。宿舍里不见了两个馒头,马上去报告派出所。发现一只野兔,大家追红了眼,那狡黠的兔子料定这群饿鬼不是对手,边跑还边停下来看看他们,兔子没逮着,气得更饿了。风沙蔽日遮目,气候水土不服,人人生病拉肚子。这些艰难困苦都阻挡不住杨之光等前一辈艺术家们火一样的热情,他们举着煤油灯、背着画具和干粮,攀登危险的“蜈蚣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遍阅了480个洞窟,倾尽心血临摹了一大批敦煌艺术的珍品。
      
      借鉴古洋成就了杨之光人物画的独特风格,在近50多年的创作中,杨教授不断地尝试挖掘这一知识优势,在用色、用墨方面有独到之处,在60年代初期的作品《浴日》直接借用了齐白石绘虾的那种线条笔法。70年代的一些主要作品(例如《矿山新兵》),反复证实了描绘光影效应的西方写实画法在东方的水墨写意画法体系中兼融的可能性,这种有益的尝试,大大地强化了调和中西的写实画法,以及更为细腻的再现能力,《矿山新兵》这种画法给当时沉闷的画坛吹来了一股清爽宜人的风,使整个国画界顿时活泼起来,光凭这一点,杨之光便在当代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
      
      前几年,杨教授应美国康州格里菲斯艺术中心(GRIFFISARTCENTER)之邀,赴美搞美术研究工作,使他获得了充实、校正关于西方传统的绘画知识的机会,在格里菲斯中心,杨教授完成的作品如《翻腾的云》、《康州速写》把舞者和道具看作一片在空气中飘浮的云彩,在与形式和谐的共鸣中,体验无所不在的大自然的呼吸。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借鉴古洋寻我法,平生最忌食残羹”是杨教授成功的秘诀。

      在杨教授家里,我们还谈论了近年来,全国书画市场部分名家作品价格不断攀升的一些看法。杨教授说:对于名家作品价格不断攀升的问题,是件好事,这是藏家对书画家辛勤劳动的肯定和鼓励,目前,广东乃至中国书画市场全年的交易额度还不及欧美市场一张上世纪30年代二流画家的一件作品的价格,如此之大的市场落差,孕育着极大的上升空间。

      笔者研究杨教授最近五年舞蹈人物画的价格,特别是从2004年春拍5000元左右/平方尺到最近35000元左右/平方尺,仅3年多的时间,不断攀升,但我认为从艺术角度来分析仍然还有上升的潜力,再加上中国国力不断强大,社会稳定,盛世兴收藏,到2007年年底杨教授舞蹈人物画精品可让突破50000元/平方尺,同时,岭南派作品亦受广东当地人收藏界追捧,目前的价位还不高,因此升值空间大,2007年底到2008年岭南画派的作品价位有望继续上扬,以上分析仅供收藏界朋友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