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i.pp6.cc  
 
书画家专题
    裁构淳秀 出韵幽淡——读胡石先生作品

    文人画产生以来,一千多年过去了,文人画赖以生存的封建社会已成历史,但封建文化中那些构成民族审美心理,审美意识的核心精神在新的社会条件下将仍然地存在着,表现着,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它是民族风格赖以形成和发展的坚实基础。尽管“文人画”这个名称在今天已失去了它的外在意义,但作为既有特定内涵和审美价值取向的绘画思潮,在当代中国和世界画坛仍然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自1989年起,以南京、北京为重镇并延及全国其他省区的一批画家正式打出了新文人画的旗帜。自此,他们开始了每年一次的展览、聚会活动。在新时期奇花纷呈的美术团体以及美术流派中,显得尤其突出。窃以为:所谓“新文人画”,在当时各种“主义”、“实验”盛行的画坛,毋宁说是对传统的重新认识和回归。他们重视艺术修养,重读书,重游历,重新强调“画者文之极”。仅此一点,新文人画派就必定写入中国当代美术史。因为,文人画及审美价值不仅对现代中国画坛仍然有着巨大的魅力,而且它以其独特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在世界画坛也有不小的影响。

                             

                                                               
    胡石先生作为新文人画重要代表画家之一,其作品纯净、澄净,笔墨纯熟,这不仅仅体现在技法上,而是作者心态的体现,一派古风续韵,显得从容平静。他在古雅淡定之中勾兑了一种古朴清通的情调,表现出到家虚静淡泊的精神境界。胡石先生的这种画风与审美情趣的平淡化倾向是一致的。而这种倾向显然是和禅宗宁静淡泊的清静分不开的。诚如美学家宗白华所言:“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仁,直探生命的本源。禅是中国人接触佛教大乘教义后体认到自己心灵的深处而灿烂地发挥到哲学境界与艺术境界。静穆的观照和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的两元,也是构成‘禅’的心灵状态。这样看来,传统的“逸格”的境层,就抉取了禅境作为自己的归宿。
    文化的本质之一是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文人画讲意气,强调“得意忘形”,以“气韵生动”为最高的审美标准。但是画中有无气韵主要来之于画家人品的高下,而人品的高下又在于个人知识、才情、道德、阅历、气节等综合素养。事实上画之意气、气韵就是画家人格、思想、才情的灌注和表现。尤其是发展到了文人画阶段的中国画、它们已在历史上成了直抒胸臆的精神上的绿色家园。胡石没有刻意地营造运离世俗、荒寒、萧疏的表象。而是从内心生发一种温馨的生活气息,这种鲜活的气息也是显示了他笔墨的灵动与鲜活。
    文人画所特有的古代文人画家的精神和气质似乎是民族文化的一种特定遗传基因,很早就潜存在中国画的创作和绘画理论之中了。郭熙说:“以林泉之心临之则价高,以骄侈之目临则价低”。传统文人画首先突出了画家在文化、文学上的修养。“其为人也无文,虽有晓画者寡也”,“胸中学问既深,画境自然超乎凡众”。画家的文化、文学修养直接影响绘画品味的高低,书如其人、画如其人,画以人贵等等,此中论述在中国古代画论中比比皆是。邹一桂《小山画谱》其中就写到:“自古以画名世者,不唯其画亦唯其人,因其人亦中其画,见其画如见其人,虽一时寄兴于丹青,而千载流芳于金石间”。胡石先生自然深明此理,近年来身居闹市,却深居简出,以画为寄,以画为乐,身在闹市心在老庄,绘画的主要目的似乎是为了畅神、写意。他这种生活状态,与其说是作画,不如说是在养心。
    胡石以近乎工笔的小写意表现秋水澄渟般的意境,他笔下的花卉草木似乎透明可感,这种知觉的表象似乎是一种透过作者心境折射的幻象。这种澄明的画境在于能使观者唤起新鲜生动的感觉。郭若虚说:“凡画,气韵本乎游心,神采生于用笔”,米友仁说:“画之为画,亦心画也”,石涛讲:“夫画者从于心者也”。画由心写,气韵本乎游心,所以画乃心画也,因此鉴赏文人画作品就要超越它的表现的形似,以意气神韵为第一。胡石的这种澄明感人十分真切,虽说是“镜花水月”,但水清澈,镜空明,要比“雾里看花”终胜一筹。
    胡石笔墨清净,色彩淡雅,既有写实,亦有理想,既是浪漫主义,又不鄙弃巨细无遗的描绘。这是一种和谐浑融的美,自然空灵的美,简约单纯的美。前人诗中的意象如茶碗炉熏之清香,古松瘦竹之清劲,书册翰墨之清寒,扁舟白鸥之清闲,都是有这种淡淡的意境,淡淡的色彩。思与境偕,即是外境和内心的双向交流,相互契合。它是由禅悟玄思转化而来的艺术直觉以及由此而创造出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妙境界。
    总之,无论是淡墨素写还是略施丹青,胡石的作品都散发着幽静淡雅的清气,都体现了他寂然明净的心境。这都是中国文人画“澄澹精致”的特点。刘禹锡曾言;“固定而得境,故翕然精致”。正是他在这种“定”的心理状态下关照事物,所以“其心不待境静而静”。
    夏季过去了,整片整片的阳光平铺在阳台上,温和而平静,使人们不再惮于它的暴虐。这样初秋的午后,在读胡石先生的画的时间中,看到远处灰尘肆意舞蹈的翅膀和一点点明媚的投影,恍恍惚惚的觉得适意无虑,很遥远的一种恬淡。(胡石官网:hushi.pp6.cc)  (文/翁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