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i.pp6.cc  
 
书画家专题
    见微知著---- 品胡石花鸟画
    浏览《中国画23家》和《中国画艺术年鉴2007年胡石卷》,我们可以看出,胡石画的基本都是蓼花、游鱼、芙蕖、兰草、小鸟、葡萄等,都是小题材,小东西,小情小趣。他在景德镇瓷器上所绘的彩釉,取材也都是花草鱼虫,并无壮丽辽阔的大风景。那么,该如何看待这种小题材呢?或者说,这种微型风景和胡石的风格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呢?   
    风景有真假之别、厚薄之分。自然的为真,人造的为假;亲手料理的为厚,享受现成的为薄。名胜风景,虽万紫千红,不如手植的三株两棵。一草一木,其来有缘,去留牵挂,干湿、虫情、冷暖、风雨,时时在心,照顾唯恐不周,便有无穷情感渗透其中,若父母之于子女、若君子之与好友、若情郎之于佳丽,卿卿我我,可以倾诉,可以对饮,可以相对而泣。是以五柳先生说:其中有真意,欲说已忘言。所谓真意,就是那种真心的体贴和忘我的爱护,平平淡淡,丝丝缕缕,无微不至,看似琐屑,实则至大,悠远的小滋味儿,化于舌上,润于心田,心旷神怡,荡漾于眉宇之间,却不足与外人道也。

    故阳台三五盆景,有时胜似皇家上林;家中小院,看似平凡,于操持者心中,却是气象万千。有钟情于此等者,遇有花木枯死,往往泣不成声,此言不虚。局外人万不可以轻薄之情待之。 风景又有大小之分,壮弱之别。胡天八月,燕山雪花,边塞风光,自非小巧园林可比。

    李白飞扬,经蜀道而叹息,遂为绝唱,过天姥而吟诗留别,天地之造化,成就了谪仙。岑参慷慨,一川乱石,千树梨花,可谓气吞万里!东坡雄奇,赤壁为赋,钟山留记,一代文豪,何等气概!倘若没有大山大川为之比兴,纵有千种风情,待与何人说?是以观景者须求兼,不以小轻大,亦不可宠大嫌小。花草虽小,于纤细致中可以见微妙,于文弱处可以知精神。一味偏爱细小,则心情孱弱,不堪秋风。走马天山,放歌草原,不入心性,则流于粗率,如买椟还珠。是必见微知著,方能体察天然,豪情飞扬,又非跋扈,才算知情知趣者也。造化无处不在,机锋潜藏,智慧者无怨于风景大小,灵性无时不可熏陶。若夫置身千山万壑,看山高月小,叹人生之须臾,感江山之妖娆,虽凡夫亦知奋发。而或醉心于边角小景之中,一旦有所领悟,如发现轮回玄妙,从而怜惜卑微,虽悲歌之士亦不免一唱三叹,白发搔断。是以健全之人,目下之物,必能大能小。奔赴沙场,不怕马革裹尸,经营一针一线,务求完美自然,俯仰有道,高低虽然有别,但不敢妄对人生。人生美乎哉,又况画也!   
    今之人,乐观小景者多,感知造化者少;赏远大风景者众,养浩然之气者少。或豪情不足,置身于江山之间,呆若木鸡;或情感粗糙,纵然浸染于天籁之中,不谙声色,空见了些草绿花红;或妄自菲薄,身在庐山,不知有横岭侧峰,妄行万里,浪费了许多脚力。是以艺术家须知触景生情,即使不谙文野,也须有些良知,天性不敏,又不学习,经历虽多,空将许多好风景浪费,熟视无睹,实为可惜。古人中,稼轩豪放,漱玉婉约,各有千秋,为后来者楷模。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样的句子诚属妙手偶得。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这样的情感也只有李清照能体会出来。是以艺术家的造诣高低,不在外物之大小,而在乎心性。前人中能兼得大小景致之美者,苏轼为千古一人,诗书画俱佳,儒释道全通,达则放言于庙堂之上,穷则烹茶于江湖之中,旷世才情,几不可仿。

     
    胡石善于描绘小景,在区区方寸中寄托情思,将无限的意蕴放在小小画幅之中,尤其难得。大画与小画,不在面积,也不在题材,而在内涵。大笔如椽,龙飞凤舞,也无法照搬江山万里;狼毫半寸,点点滴滴,一钩一线,照样可以描绘大千世界。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艺术家永远拥有比兴的对象,小大由之。一个天文学家,可以将天体的爆炸看成一朵花,研究染色体的科学家从DNA的螺旋架构中看见宇宙的本相,宏观与微观的对应,类似于大画小画,至少,道理是一样的。 我以为,大而无当,堆砌风景的大画,还不如小画更耐看。小风景中有无限的意趣,值得反复把玩,一只精美的鼻烟壶未必不如一只粗糙的大水罐。同样,如果一个花鸟鱼虫画家只能给人在纸面留下死板的东西,没有想象的空间,没有艺术的辐射力,没有灵感的触发,没有诗意的感染,也是失败的。八大山人,徐青藤,这些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大画家,但他们的那些画片尽管尺幅小,但是意味无穷,照样可以成为大家。当然,粗大的东西也有魅力,但不应当成为鄙薄娇小的理由。   
    小风景看似柔弱,但并不苍白。艺术品的作用在于熏陶性情,感染心灵,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就是好的。刘勰认为:作品的定势虽然有别,但无所谓强弱高低,“势有刚柔,不必壮言慷慨,乃称势也”。比如武功,不能说棍棒就是强的,太极拳就是弱的。世间万物,有固体也有液体,还有气体。不能说石头最强大的,大浪汹涌,可以折断钢铁甲板。台风到来,虽高楼大厦不能抵抗。不同形态有不同的力量表现方式,如此而已。(胡石官网:hushi.pp6.cc)  (文/王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