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chunyang.pp6.cc  
 
书画家专题
    感應生命的經緯
    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概括出來就是一個字“悟”。“悟”是一種感覺的藝術,是天成的。因之天成而朴實,因之朴實而完美,它是一門高超的順天重性的最有價值的學部。中華大地孕育了感覺能力特別強的一個民族,非凡的感悟力總是能將天地宇宙和生命感應融為一體滲透在生活的各個局面,伯樂相馬重神韻,中醫治病觀面色,廚師燒菜憑直覺,軍事家作戰部署不是靠誦兵法,而靠隨時隨地的各種情況匯集一起的感覺判斷,這就是“悟”。悟性的高低,決定了一個人的才華大小。西方藝術是偏理性的,他們以科學精神對待藝術,藝術的手段和結果都具有有極大的清晰性,條分縷析。比如黃金分割率,就是用數字精確推算出來的。東方藝術是一種超逸的態度,而超逸本身是無法用數字來限定和闡釋的,邏輯的數字怎能算出彌漫處處而看不見摸不著的“神韻”之美。西畫的線條是作畫時運用的具象的科學手段,國畫的線條是精神的軌跡,生命的經緯,情感的線索,其中的玄妙是非達到的一定境界所不能領悟的。

      境界是中國人文精神的最高標准,所謂“境”是指人的精神所達到的萬物歸一的無對之境,是圓通的,天人合一的,中庸中正的,老子所謂“得道是也”。得道,人之精神則可立於不敗之地。縱觀歷史,中華民族雖然受到過其他民族文化的沖擊,但並沒有改變自己的文化精神,而是外來文化被吸收、改造和消化,這都益於中華民族的大境界——定力極強的中庸思想。

      藝術家創作需要中和平淡的心態,不動情乃至於沒有情,無情才是大境界。給太陽、地球送禮,它們不會感謝你,也不會因之多給你些日照或不給你黑夜,因為地球、太陽具有沒愛憎的博愛情懷,隻有無情卻永恆的至高境界。好藝術不是激蕩情緒的,而是一種不動容的沉靜,淨化心靈,崇尚“落花無言人淡如菊”的“靜”境。新的東西不見得有價值和質量,我推崇“自勝者強”的老庄思想,不斷的戰勝自己就是超越,藝術早就有了它完美的大境界,他隻需要到達和深化,不需要發展,任何想超越的想法都是無知。古人講“盈科而后進”,我們現在能做的隻是深入地繼承,把古人留下來的藝術之坑“填滿”。至於超越和創新,隻能一俟來者了。

      藝術不能刻意地追求個性,越求越不真,風格是在繪畫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的,像驚鴻一瞥。春光乍泄不留蹤影,是一種禪宗式的頓悟,是藝術家天賦直覺的誠懇反映。藝術應該淡化個性,崇尚中正,不求怪異。隻強調個性成不了大道,把藝術的共性容納得越多,藝術的個性才越有價值,才會升華。個性存在文野之分,個性價值取決於它的內含量,不脫離藝術境界的靜、淡、鬆、簡的豐富博大的個性精神,才是永恆的。“怪異”的東西是短暫的,瞬間的,沒有生命力。“圓能通,通變則久”,做人與藝術同出一理,人要與生存環境和諧,環境要與整個宇宙和諧,強調個性是分裂的,強調共性才是歸一的,東方思想因其已達歸一的境界,才如此博大精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