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aiy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南海岩:礼赞生命的精神

    集福凝瑞53×89cm 中国嘉德2009年春季拍卖会 成交价:145600元
    极品富贵 137×69cm
    秋实图 137×69cm

      南海岩,1962年生,山东省平原县人。毕业于德州师专艺术系,1990年代入北京画院王明明工作室深造。作品《虔诚》入选百年中国画大展,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现为北京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南海岩画集》、《当代美术家精品集-南海岩》、《南海岩重彩人物画集》、《百年中国画展名家精品-南海岩专集》等多部作品专集。

      他曾先后七次到西部藏区写生,积累了大量素材,也积累了创作的灵感。经过一番艰辛探索和磨砺,凭着自己的勤奋和艺术上的勇气和才智,戛戛独造,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子,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得到美术界的肯定。他的系列西藏人物题材作品,吸收和借鉴西画表现手法,在中国人物画题材的开拓,绘画语言的丰富,尤其是中国画笔墨的表达方式和表现能力上,都对当代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作出自己的有益探索和贡献,在当代画坛占有一席之地。他就是——南海岩,一个有才气的青年画家,更是一个勤奋的画家。近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南海岩先生。

      记者:南老师,最近看到您的花鸟画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原先只知道您画人物画,从没见过您画花鸟。

      南海岩:以前我也画过花鸟画,20年前我就画。当时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在画人物画之余画点花鸟画。因为人物画不一定大家都能接受,市场也不是很好,而花鸟画比较好理解一些,挂在家里也很漂亮。这些年都在画人物画,特别是西藏题材的,需要一层层地染,感觉比较累,画点花鸟画就想轻松一下 。

      记者:您的花鸟画比较清新,倾向于小写意这一路。

      南海岩:现在基本上还是王雪涛先生这一路。原先画的比较杂,潘天寿先生的、李苦禅先生的都很喜欢。我在德州师专上学的时候学的是李苦禅先生,因为老师田瑞喜欢李苦禅先生的风格,而且他喜欢京剧,苦禅老先生也喜欢京剧,田老师经常去北京向苦禅先生学习京剧和绘画。那时候我的花鸟画受李苦禅先生影响多一些。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时,大家都喜欢带点颜色的 ,比较喜庆一点的作品,于是我就开始画王雪涛先生的东西,因为雪涛先生在画法上突破了过于工细的方法,工写结合,特别是在色彩上创造色墨结合,以色助墨、以墨显色等多种方法,巧用色彩,为画面增添韵律。他以灵巧多变的笔墨,在传统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画法讲求的色彩规律;因此所画之花鸟虫鱼,刻画细致入微,情趣盎然,造形生动,创造了清新灵妙,雅俗共赏的鲜明风格。雪涛先生在创作上主张“ 师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 ” ,这个主张用在山水和人物画上也是很贴切的。

      记者:一个成功的画家,他的修养往往是全面的,但总有一方面是长项,比如您,主攻的是人物,而花鸟则很少有人见到,所以现在看到了您的花鸟画,让人耳目一新。

      南海岩:许多画家不是仅仅局限于一种题材,比如说徐悲鸿先生,我们除了他的人物画也经常看见他画的雄狮、公鸡、喜鹊、荷花、竹子各种题材都有,李可染先生也经常画小牛,黄胄先生画的内容就更多了。只是有时候大家觉得画人物的就只画人物,其实画家各种题材都会涉及一点,只不过是平时画的少一点而已。这里面有个主打的问题,作为一个画家就应该是全面的。现在我的花鸟画还是处于“扶着拐杖往前走”的阶段,不像人物画,大家一看那就是我的东西。要让大家接受我的花鸟画,肯定要有一个过程。画画花鸟画放松一下,再画人物画时也能放松一点,这些都是互补的。喜欢画的时候就有一种动力,硬逼着自己画反而找不到感觉。  

      记者:这次中国嘉德09春季拍卖会上有两张您的作品,一张是现在的作品,另一张是十年前的,无论在构图还是在色彩的运用上,这两张就有很明显不同,感觉您现在的作品比较注重背景的处理。

      南海岩:对,最近的人物画背景画得比较虚。我记得李可染先生曾说过,他把背景画得很实,大家都能看清楚,然后再一遍一遍地渲染,使其变虚,这虚里面是有东西的,不能在一开始画的时候就往虚里画,那干脆就不要画了,白纸一张更虚。现在大家也都在走一些虚的东西朦胧的东西,只不过是有人走的远一点,有人走的相对比较保守一点。田黎明老师在20年前就开始这么走了,他课堂上就在演示画一些没骨的东西,但是这种虚也是建立在准确把握造型的基础上的。

      记者:您怎样解读自己的人物画?

      南海岩:我的人物画意在增强水墨人物画的厚重感,为此做了大量的中西绘画的嫁接与融合工作;经过大量的“转译”实验,使水墨人物在宣纸上能完全“立体”地站起来;希望通过水墨来处理明暗、转折、形象的体面关系,还有微妙的色彩关系,诸如冷暖、高光等,克服绘画材质的局限性,拓展自己的艺术表现力。将西方的摹仿自然与中国的意象造型相结合,更加丰富绘画语言,力使画面形象既具象逼真,又富于意蕴魅力。

      我现在的作品,大多是青藏高原背景下的藏民肖像式人物,或兼具风情意味的人物,着意刻划了人物形象沧桑岁月的精砺痕迹。这不仅需要对高原藏民现实生活的敏锐观察与体验,更需要对在犷悍中孕育的顽强灵魂的感动与体悟,最终将他们升华为一种象征性意象。在同类题材比比皆是的情况下,可以说我是知难而进,就是本着朴素的意愿,描绘藏民厚实朴素的性格,并让其在朴素中透出犷悍,于犷悍中透出“灵魂”,这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画面中感受到。

      记者:您最近在忙什么创作?

      南海岩:今年是建国60周年,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大家都在搞创作,也都很努力。我创作的这张作品开始定在两个月完成,现在看时间还要长一些,因为越收拾越有画头,里面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去慢慢调整,估计三个月也完成不了,希望能把自己的最好水平拿给大家看。

    来源:山东商报/孙夕朝 傅晓燕

                          欣赏更多南海岩作品请上南海岩个人官网:nanhaiyan.pp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