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aiy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南海岩:灵魂,在犷悍中盈育
    青年画家南海岩的水墨人物画,有闯人高原不寻常灵魂中之感;在极其险恶境遇中顽强生存的灵魂!忘却现实艰难憧憬未来的不屈生命……!这些生命是平凡的,又是伟大的。南海岩用自己的作品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开阔、厚重、沉郁的“灵魂”景象,呈示出一种个性化的审美特征。

      他的作品,大多是青域高原背景下的藏民肖像式人物,或兼具风情意味的人物;前者着意刻划了人物形象沧桑岁月的精砺痕迹,及·坚毅深沉的线条中所裹藏的灵魂;后者则着意从日常生活中表现了艰窘环境中的生命景观,令人感受到严峻中的温暖。这不仅反映了画家对高原藏民现实生活的敏锐观察与体验,更反映出他对那些在犷悍中孕育的顽强灵魂的感动与体悟,并把他们升华为一种象征性意象。他以具象写实表现的手法,赋予沉郁的生命景象以理想主义色彩,以诗意地方式表现了非诗意的生命现状,并完成了对诗意表象的解构。

      灵魂,在犷悍中孕育,做为南海岩表现藏民的人物画的潜台词,或曰潜在的主旨,事实上表现了藏民们的灵魂精神在新条件下的自由舒展与犷悍自信。画家并未按迹循踪地描绘他们日常生活的诸般景象,而是精心选择了一些典型情节场面入画,以符合潜在的题旨,使作品更具魅力。如《热望》,画家选择了一个令人动情的画面:一对年青的父母,抱着他们的孩子参加转经,母亲似乎对怀中婴儿默默的祝福着什么,充满了“热望”,年青的父亲,身躯骠悍,预示了孩子长大后也是一名高原汉子,过着吉祥如意的日子……;这里的气氛是温馨的却不乏高原特有的苦涩,充满着生存的执着与希望,画出了犷悍民族那颗善良、质朴而又刚毅、顽强的“灵魂”——信念的坚定、人性的健全、生命的延续、善良的天性;因此,可以说,南海岩的水墨人物画在反映现实生活,刻画人物形象、锤炼具象写实语言三个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在同类题材比比皆是的情况下,南海岩知难而进,他没有走那种猎奇的道路,也没有杜撰一些虚构的场面,而是本着朴素的意愿,描绘着藏民厚实朴素的性格,并让其在朴素中透出犷悍,于犷悍中透出“灵魂”,这些,我们完全可以在画面中感受到。南海岩认为,自己的画,特别是表现藏民题材的作品离开了朴素是无法谈到贴切与真挚的;为了追求这个朴素,他数度赴西藏去体验生活,深入藏民中间去感受他们的“灵魂”。

      画家不讳言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画家。他认为现实与现代,仅仅是两个不同形态,实在无所谓先进与落后,无所谓深刻与浅薄,艺术就是一切;特别是当世界日益走向“现代”时,反而更令人神往能给这个艺术带来情感慰籍的,可以直面的现实主义艺术。

      画家完全从人文关怀出发,全神贯注地刻画生活在雪域高原上的藏民的真实人性、人情的流露,及人和自然的关系,与宗教的精神联系,并通过这几个方面塑造血肉丰满、坚实生动的藏民形象,如《热望》、《璀璨的夏日》、《盼》。《虔诚》中的形象刻画,之所以生动感人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亲切,朴素体现出善良的天性本能而动人产生亲切感和动情的感动。

      事实上,这种朴素正是一种独特之处。

      南海岩为着洗却水墨人物画的概念套路,为着增强水墨人物画的厚重感,做了大量的中西绘画的嫁接与融合工作;经过大量的“转译”实验,他的水墨人物在宣纸上完全“立体”地站起来了;不独在宣纸上,以水墨处理明暗、转折、形象的体面关系,还有微妙的色彩关系,诸如冷暖、高光等,这种对绘画材质局限性的克服,拓展了他的艺术表现力。将西方的摹仿自然与中国的意象造型相结合,丰富了绘画语言。使画面形象既具象逼真,又富于意蕴魅力。譬如《盼》中的老阿妈形象塑造,《虔诚》中的合掌闭眼的老藏民的神情表现与光的处理,及《璀璨的夏日》等。

      如果说,艺术有奥秘的话,南海岩绘画的奥秘就在于——造型的精灵的具象与意象之间飞翔,并找到了最广阔的翱翔空间和潜往深处的最佳途径;掌握了绘画语言的奥秘,便渐入佳境,意到笔随,笔落形出。 因此,象《盼》、《虔诚》、《热卑》、《璀璨的夏日》等作品,构成了一幅幅完整地钩勒藏民灵魂的画卷;并形成了极具特色造型语言,就作品而言,一是建立在精细的观察和独到的体验上的具象语言之准确,光、影、色、形生动逼真,令人惊叹!二是情节的选择与象征性意蕴紧密联系,这种选择是慎密的,它必须具备象征性的暗示与隐瑜;三是造型语言的运用,形象的选择,色彩的配置,人物的刻画等都要归属“朴素”二字,又以“朴素”来烘托藏民的灵魂品格,使“朴素”显出质朴厚重、纯净简洁、了无杂质、略无滞碍;因此,这批作品笔触精细,形态沉稳,弃绝炫耀浮器之气,这是难能可贵的。

      南海岩笔下的藏民的“灵魂”是可感的,可触摸与可以对话的,也是犷悍的,美的;在他那熟练的具象写实语言中。_分明有着一种超越形而下的非具象写实意义;这一切,都在诉说着一种无边的精神力量,一种消解了丑与美界限的真实,都在笔墨、色彩、线条、造型中展现着浑然之中的善良,丑陋当中的美好。甚至,南海岩的笔调十分平淡,着力处往往往人物面部表情神态上,其余则显得松散随意、的足表现淡泊中的坚韧,也许这正是普通人的人的“灵魂”。

      那么,南海岩的具象丐实绘俩足不是也因为对“灵魂”的表现,而具有了抽象表现的意义?

          来源:《中原艺术报》/徐恩存

                              欣赏更多南海岩作品请上南海岩个人官网:nanhaiyan.pp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