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aiy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南海岩:定力是我的基础

    南海岩作品       《祈祷》

      南海岩,这位才华横溢的画家,当年在王明明先生的“你必须往下跑,到甘南去”的劝导之下,曾经十六次赴甘南藏区写生,创作的同时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和灵感,在他的笔下,为我们描绘出可感、可触、可说的藏民的“灵魂”。

      一位朋友对他说:“海岩,你知道你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吗?薄薄的宣纸上,中国画笔墨色彩的最大承受力叫你找到了”。

      我生活在黄河文化的脉络中

      艺报:您是六十年代出生的,那一代人其实都不容易,不管学习或是职业道路都挺艰难,您从事艺术创作一定有些特别的经历吧?

      南海岩:70年代初我开始启蒙学习美术的时候,想找点资料什么的都很艰难,那时候到处都是大批判时期的报头画、大拳头一类的。记得有一次我爸领着我到学校图书馆,我翻到一本珂勒惠支的版画集,在当时那种文化背景下,给了我很大的感触,借回家晚上钻到被窝里看。

      艺报:那时候您多大?

      南海岩:也就十岁左右,后来一有时间我就来回地翻看。77 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我十五岁,当时连高考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就觉得不如也考考吧,交了五毛钱的报名费,就跟着别人去德州参加考试。

      艺报:那时候考些什么?

      南海岩:开始初试为命题创作,复试素描写生、速写,素描没有学过就不知道怎么画,就照着旁边的同学黑白样式描画,后来上了师专才开始系统学习素描。从一开始参加高考到80年考上,我花了三年多时间学习画素描,最后还是把这一关给过了。

      艺报:应该打了很好的基础吧?

      南海岩:后来上班做了美工,还坚持画素描和速写,我特别有定力,别人花10个小时画一张画,我可以花20个小时去画,我最长的一次是画一张静物写生,用了六十多个小时。

      艺报:这也许是您性格里面特有的执着基因,骨子里有着齐鲁文化的血液呢?

      南海岩:1982年我毕业分配至平原师范,学校里面有个老教师是赵望云的学生,对我影响较大。在文化氛围方面,平原古镇的文化底蕴丰厚,三国广场、龙门碑刻、汉陶汉俑……这些对我都有耳濡目染的影响。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曾做过平原郡的太守,留有《东方画赞碑刻》(现存陵县境内)。那时候还受了长安画派的滋补,接受了很多秦汉文化 。所以汉代艺术对我影响也较大,主要还是因为我生活在黄河文化这条脉络中。

      深挖井带来的收获

      艺报:那您是怎么把创作题材转向藏区生活的?

      南海岩:1996年的时候我在画院学习,春节后从山东老家回来,给王明明老师打电话告诉他我回来了。王老师让我赶紧去甘南,说还能赶上晒佛节,应该去看看。刚到的时候,整体上的感觉还比较肤浅,对藏民的感觉没有那么强,只是在他们的服饰造型上觉得比较容易入画,这与汉族服装的相对拘谨有所不同,汉族服装线条相对要简明些。藏族服装中还是比较具备那些点、线、面的绘画要素。

      艺报:他们服饰的也很艳丽。

      南海岩:不光艳丽而且他们的服装色彩是很厚重的,重色之上还有一些亮配饰:腰带啊,蜜蜡啊,红珊瑚啊,绿松石啊。一开始没有想到那么远,回来后我就非常想把第一感觉画出来,也想画出与别人不一样的效果与视觉,就觉得应该如卢沉老师所说的“深挖井”,往下挖一直挖下去就总会有出水的时候。

      艺报:开始转入藏民题材的时候,也没有现成的可以继承,有些艰难吧?

      南海岩:从第一次进甘南到现在已经是第十六年头了,作品开始在社会上出现的时候,有的美展还把我放在油画组里去了。

      艺报:应该遭遇了许多不同的看法,因为你的画种是中国画?

      南海岩:无招胜有招,无论用什么工具都可以创作出鲜活的作品。我是这样认为的,画画的时候,我们要选的素材首先要能打动自己,然后才能画出有饱满感情的作品来,不能自己都是麻木的还去画那些东西。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注重现实主义的画家,对于我来说,现实与现代,仅仅是两个不同的形态,是没有所谓先进与过时的,也没有所谓深刻与浅薄,艺术就是一切,特别是当下世界日益走向“现代”时,这个能给艺术带来情感慰藉、可以直面现实的现实主义艺术更令人神往。

      艺报:您的的画中所出现的形象很普通,手法也极度平实。

      南海岩:我是以一种平易的方式生活、画画自然地与观众交流,就是不附加自然以外任何的内容,也不去猎奇域外的风情,只是钟情于藏民的生活百态,也是为了保持我内心深处的天然性,保持这个很重要。

      艺报:从内地到甘南藏区,是两个文化传统与氛围不同的地方,给您带来的感受是什么?

      南海岩:我的创作使我可以建立与劳动者之间情感交流的桥梁,其实我所画的甘南人民的形象也注入了对家乡父老乡亲的深厚的情感,在表达上,情感是相通的。

      犷悍之中孕育的生命

      艺报:自96年开始,您到藏区跑了十几次,是不是有些特别的感触?

      南海岩:在甘南走了这么多年,我对藏族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他们生活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却举止开朗、沉稳。在我第八次上甘南的时候,就碰到两个小姐妹,她们穿戴一新,长得特好,我为她们拍照,家长们就邀请我到她们家做客。她们都非常善良,我的作品中有很多少女都洋溢着青春的神情,一脸满足,这都是我对他们真实情感的描述。

      艺报:您对他们的沧桑刻画的特别深刻。

      南海岩:特别是老人们,他们让我有更多的感触,他们的手、脸,眼神,那纵横交错的皮肤纹理,饱经风霜的一筋一脉,都是我想传达的意象。从最初的接触,经过慢慢地融合和深入,我体会到了他们在犷悍之中孕育出来的顽强生命力。在这么多年奔走的经验之下,我开始有意识的选择一些典型的情节场入画,以符合潜在的题旨,使作品更具魅力。
    (来源:艺术生活快报/雪梅 徐航 雷群涛)

                      欣赏更多南海岩作品请上南海岩个人官网:nanhaiyan.pp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