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zhensheng.pp6.cc  
 
书画家专题
    如花美眷惊流年——品读孙震生的工笔人物画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如花美眷,似乎总敌不过流年似水。美人迟暮,总会让人感叹和哀伤。然而,在孙震生的笔下,无论是天真可爱的少女,还是勤劳朴实的母亲,亦或是垂垂老矣的祖母,都蕴含着独有的生命之美。勾线落墨、皴擦渲染之间,他把女性的美描绘得淋漓尽致。




           师从著名工笔人物画家何家英先生,孙震生始终坚守着严谨的创作态度,秉承着“尽精微、致广大”的创作理念以及“真、善、美”的创作风格。高山仰止,但他也从不囿于此。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找寻一套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他的画渗透着岩彩矿物色的晶莹与亮丽,同时也借鉴了壁画的斑驳与厚重,从而形成了个性鲜明的特色,在当今的工笔人物画领域里显示了其不凡的功力。

            于09年创作的《回信》,获得了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美术创作金奖,无疑是对他的作品最好的肯定。许是因为生于唐山大地震之年,因而他对于当时因为汶川地震而受难的人们有着更为真切的感同身受。但他另辟蹊径,没有表现受灾救援的悲壮场景,而是把创作思路锁定在“感恩”之上。画面中孩子们专注的神情,交织着期待而又憧憬的心情以及身后妈妈和奶奶的欣慰之情,他无一不是刻画得栩栩如生。他以深情注入笔墨,描摹着他对于大爱的礼赞,对于生命的关怀。

            观其淡彩人物画,缱绻情思都跃然纸上。恍若在一个素雅的午后,品一壶清茶,只觉陌上花开,淑女缓缓归矣。那一个个倩影,或是顾盼生姿,或是颔首低眉,他总能恰如其分地抓住她们的神韵。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尽显女子的妩媚与优雅,却又不失清纯本色。一场荼蘼花事了,是那卧躺着的女子掉落一地的美丽与哀伤;黄衣少女轻抚兰花,是如幽兰般清新恬静的雅致。这一切,无不氤氲着女性的曼妙之美。

            除此之外,少数民族地区的人物也是他主要的创作题材。藏区人民的淳朴与善良、执着与虔诚深深地打动了他。“似乎每个藏人都有一段传奇故事,每个藏人都是我要描绘与赞美的对象。看似平凡的人生,却活出不平凡的人格魅力,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勾起我创作的欲望。”他以浓墨重彩赋予藏区人物如史诗般的恢弘与厚重,似乎浸透着一股直指人心的力量,使人心生震撼。



           以新疆塔什库尔干地区的孩子们为主要表现对象的《虫儿系列》,将一个个孩童澄澈的眼神、不谙世事的纯真聪慧表现得惟妙惟肖。细细观赏画中人儿,仿佛是与逝去的童年久别重逢,画面中弥散的是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亲切之感。

            以真诚敏锐之心洞察世事,以真挚敏感之心体悟人情,他用画笔勾勒出一个唯美的人物世界。浮生若梦,然生命之美却以瞬间的笔墨之姿永恒凝注于宣纸之上,惊艳了岁月流年。

    文/张婷婷 环球人物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