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feng.pp6.cc  
 
书画家专题
    让我们看他渐渐走来---读石峰的山水感怀
           2003年,中国美协主办的“200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上,年轻的山水画家石峰的一幅作品获得金奖。次年,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的“黄宾虹奖”获奖画家作品展上,石峰的另一幅作品再获殊荣。作为一个刚刚三十岁出头的年青画家,在大多数同行尚在苦苦磨砺、上下求索之时,便赢得这一系列国家级美术大奖,怎么说都算得上春风得意、年少成名,令众人刮目相看了。



    《雨过秋光映翠微》

           和石峰认识已有10余年,还记得他当年获奖的消息也曾使我高兴。因为一直关注他的创作,特别细看其2000年以来的作品,满眼的烟云供养、丘壑密林和一路的循规守矩、传统师承。地地道道的传统中国山水画作品能够得到众多评委的认可,也是我那几年心底里渐渐走来的希望。

           石峰的画多古意,画面多取唐诗宋词意境,他的画常似信手拈来,便与传统相得益彰,每每细读,即愈见古风。石峰摹古而不泥古,取法宋元图式而自出新意,不局限于一笔一墨之符号化,但整体营造个性显然“石家样”。看他的山水画,很多人都恍然有烟雨江南的感觉,因此多有论家认为石峰得浙派之精髓。实际上,石峰的山水画不但继承了浙派之平淡清雅,更兼具王蒙吴镇的苍茂深邃。这方面得益于石峰对元人山水热爱,构图多喜高远之峻,深远之幽。他画山石笔用中锋,皴走“解索”“牛毛”一路,并精妙运用淡墨层层勾染。山形山势呈现之后,再以双勾种出树丛茂林,偶尔添几间人家亦或角亭,最后用淡墨再加渲染。点染之间,远山近石,幽林丘壑,淡云轻岚渐渐呈现。石峰画水用拙朴之网纹,即使茫茫烟雨也是一片悠然,和其山石树木相互生发,既得唐宋古意,又有天真之态。



    《紫团山居》

            石峰在笔墨上走的是笨路子,练的是内功心法,不追求速成,在自然而然中渐达化境。用他自己的话说: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古典精神的照耀下,游弋于传统和现代之间,以略带中庸的不温不火与平和自然,展现内在的和谐之美。于古意中渐出新意。

           的确,“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这只是苦瓜和尚当年有感而发的一段普通画跋。在写下这段话时,他一定不会想到,这段至简的跋语会在200多年后的历史语境中,成为艺术家追寻的目标。时代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但笔墨因何而变?如何去变?石峰对此有清醒的认知和梳理。他在《我的中国画山水观》一文中写道:“石涛强调的是笔墨的变化,强调更是用笔墨表达时代意趣和艺术精神”。的确,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和文化品格,中国画的品评标准在经历了几次兴盛之时,注入了更多的人文因素。笔墨技法背后的艺术担当,也就是艺术背后的时代精神逐渐成为品评中国画的因素之一。李可染层层积染出新中国山水的雄浑大气,傅抱石乱笔挥洒革命浪漫主义的万丈豪情,潘天寿的刚强霸悍令国人精神一振。20世纪一代艺术大师留下了不朽的艺术瑰宝,也留下了他们的人格和精神。而新时期经济高速的发展,却使人们浮躁、茫然,急功近利。这个时期,谁学会了控制,谁能够以平常心面对现实和求变,谁才可能把握自己。只有清醒地把握自己,才可能在未来的变化发展中真正赢得时间。石峰面对这些时代之病,坚持“山水创作要有人文关怀情结,要有文化意趣和生活气息,要有生命意识和社会意识”。于是,他似入无人之境,用充满古意的笔墨,为我们慢慢营造出一个“入此山愿终老”的心灵所在,他从宋元入手,博采众长,对前人的传统笔法、皴法和树法进行长期的临摹和提炼。再于是,他用谦卑和优雅的态度,为他的山水天地渐渐充满了缓慢和安静的力量,他对传统笔墨表现出了现代人少有的固执,不急于强烈个性符号个性语言的构建,而是着重于整体画面氛围的精致的渲染和营造 。



    《爱他霖雨刹时浓》

           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为营造烟云溪水之柔,丘壑幽林之静,石峰煞费苦心。一幅作品,淡墨轻岚之间,观遍山林却不见人迹,观者却顿生人去后,天地寂然之感。这种文字无法表述的寂然非倪云林冷寂萧索之感,而是一种由心底生出来的清幽。

            这一切,都需要安静。请问,忙忙碌碌的都市人,在喧嚣的夏日午后,谁能画游而得片刻之清凉?慢下来,静下来,端正而优雅地渐渐走来是我们今人最需要的生活样式,而石峰的山水作品也许正不经意地为我们叙说着这种样式。 让我们看他渐渐走来。

    文/赵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