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zhiguang.pp6.cc  
 
收藏资讯
    以画说画----众家评杨之光作品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杨之光先生是当代中国杰出的人物画家。“杨之光40年回顾展”是今年中国美术馆最重要的展览之一。关于当代中国人物画,在美术界有很热烈的讨论。几十年来,中国人物画取得哪些成就?存在哪些问题?杨之光这个时间跨度较大的画展,显然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答案。

      方增先(中国美协顾问,上海美术馆馆长)

      杨之光的画传神达意,气韵生动,不愧为当今的艺术大师。

      刘文西(中国美协顾问,西安美院名誉院长)

      杨之光的画反映了生活,很有感染力,特别是笔墨的感染力与生活关系的完美结合,使得他的人物画更加生动。他一贯坚持毛泽东文艺思想,这点很重要。

      陈传席(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

      在文革之前,有四位画家对人物画的影响很大,这四位画家就是刘文西、方增先、黄胄和杨之光。刘文西和方增先影响比较前,刘文西的作品比较多些,份量重些,但方增先写了一本书,他俩人影响是各有高低。但稍后一点,黄胄的影响似乎超过他们。七十年代,杨之光先生的影响似乎又大一些。

      刘勃舒(中国画研究院院长)

      不讲别的,因为画画人有画画人的观点,我就讲我作为一个画画人的观点。这几年我们特别出奇: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艺术观点与外面的又相关很紧;但是唯独一点跟自己相关不是太紧。我这个观点可能有点怪。杨之光先生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主张,你不管怎样看他,外面怎样议论也好,现在怎样看也好,他一直坚持自己的感受,坚持自己的特长,坚持他自己对艺术的一种天真的趣味。杨之光是有影响性的人物。创业很难,举旗子很难,杨之光是中国人物画中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陈醉(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我觉得杨先生作品的特点是非常娴熟地掌握了笔墨的技巧,而且对中国传统笔墨有一定的发展。杨先生的作品有很熟练的中国画笔墨的表现能力,又有很多水彩的表现能力,说是“没骨”人物,很准确。

      王迎春(中国画研究院画家)

      从自己画画体会到,杨老师的画从技巧上达到最高难度。画画之中画人物最难,用水墨画画人物更准,用准确的写实来画人物画最最难,准确而象草书一样写意地画人物,这个高峰一般人都不敢攀登。杨老师已走到一个相当的高度,没有人敢与他并驾齐驱;这是非常险峻的一条路,如同走钢丝一样,不小心就砸锅。我们有时候也不敢大胆地去涉及,只是用简笔画去画准确的人物画,这条路能不能走下去,自己还感到怀疑——可是杨先生已经走出来了;所以我感到特别惊讶。

      陈履生(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

      今天看了杨之光先生画展,作为我目前的心理状态来说,我是比较感动的。因为我最近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美术史》的写作,这是一个四卷一套书,其中分十七年一卷,文革一卷,文革一卷十月底基本完工。直观的感觉,我认为杨之光先生是一个具有时代性很强的画家。

      李树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今天看了画展,觉得杨之光先生几十年所走过的路,不象那些昙花一现的人物,一辈子只靠一张画。他从《一辈子第一回》到《雪夜送饭》、《矿山新兵》,各个时期都有很有代表性的创作,这很不容易。

      画画确实有两条路,一条我把你当模特,你为我服务;一种是诚心诚意地去给他画像。

      谢志高(中国画研究院画家)

      我是杨老师的老学生,唯一在座的老学生。文革以前在广州美术学院上学时,杨老师给我上过课,毕业创作开始搞“欧阳海之歌”时是他给带的。这次看了杨老师的画展感到很亲切,因为里面一半以上作品是我当学生时看过,而且不止一次地拜读。

      史国良(旅美中国画家)

      杨先生是新中国建立初期中国人物画的三面大旗之一,杨之光、方增先、刘文西,他们对那个时代,对后来的写实人物画的发展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蒋先生开创了中西结合的写实人物画道路,如果按这个分,杨先生他们应该算第二代写实人物画家。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杨先生把写生与创作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开拓,也是一个前进。

      钱绍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杨之光有一个非常突出的才能,也可以叫“杨之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