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ochunyang.pp6.cc  
 
收藏资讯
    守望夢中的淨土—霍春陽和他的繪畫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中國經歷了太多太多的苦難、曲折、破壞、運動、否定。今天終於在天時、地利、人和高度協調統一中,使中國經濟進入了快車道,正加速迅猛地沖向大國目標。反映中國畫壇——民族精神展示的舞台上,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同時,也催化了百草叢生,物欲橫流。包裝、炒作喧囂塵上。做秀、媚眼沖刺於大病初起的民眾面前,令人眩目、令人驚悸、令人應接不暇。。。。。。真有點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紛亂與無序、浮躁與惶恐。此時,我們來欣賞霍春陽的作品,無疑是茫然中養目、意亂時養心、紛亂之中掬山泉之水洗面,給人以清澈和冷靜、陶醉和超脫。

      “落花無言、人淡如菊。”這正是他的人品、畫品追求的理想境界。幾十年書海筆耕探尋,幾十載硯邊沉思修煉,深悟出中國畫繪畫之真諦。以簡淡沖和修身養命,以天人合一中庸、中舉為理想目標,反映到他的畫作之中,無論是他的梅蘭竹菊,還是他的虫草秋荷,無一不顯現出靜寂、沉凝、淡雅、清純。悉心隱隱體味你能被中國文化之精深、中國文化之博大而嘆服,為這方水土養育了一個藝術感覺能力如此之好的民族而驕傲。我們曾經的輝煌已被百年的屈辱而黯淡,我們的聖人先賢曾被列強肢解分化,以被洋奴所出賣踐踏。但民族精神、民族氣節、民族的凝聚——以民族文化的形式呼喚、滲悟、傳承、統領著一個民族存活下來。塵埃落定后,民族文化以其強有力的生命迫使全球分成了東西文化兩個體系。

      西方藝術是科學的藝術,東方藝術是哲學的藝術,西方的藝術講究表現,而東方的藝術追求禪悟,禪悟讓人在靜虛中去超脫、去檢點、去反省、去淨化靈魂,讓人的思想去體味領受天人合一、無對之境的最高境界。霍春陽深諳此理,他從中國哲學思想入手,體會於先賢聖哲,精鑽細研於魏晉宋元。從他的畫作中,表現出一個中國文人的清高與氣節,淡雅與飄逸,博學與謙恭,反映出一種內在的傳統延續,又關照於現代審美,淡淡溢出清新而明目的氣息,娓娓訴說著一介書生真摯情懷。

      清代王概在《畫花卉淺說》中提及“花以形式為第一,得其形式,自然生動活潑”。霍春陽深究其理,“得其形式”,揮洒自如,述情於筆端,溶意於墨色。他所畫的鳥雀,獨具靈氣,意態傳神,他所畫的花卉,純淨洒脫,雅致高古。合其花鳥綽約多姿,極富生機,又意趣盎然,傳遞著一種易於理解,而又耐人尋味的藝術特色,反映出畫家的率真質朴。

      畫品即人品,畫品的高低正是人品高低的展示,欣賞霍春陽的畫作就如欣賞霍春陽的人品一樣。他  得到於“自強著強,至柔為剛”的老庄思想,取法於中庸、中正、圓通的孔儒文脈,修煉於簡淡沖和,即靜虛空靈的理想境界。這一切無不在他的畫中滲透泛濫出來,他固守“以淡寓濃、以簡寓繁、以疏寓茂、以輕寓重”的創作理念,不求繁蕪,不重尺幅。一支寒梅,幾棵翠竹,一捧蘭草,三兩點秋菊,無一不給人以悠遠沉靜、古雅之美,讓人身心清爽、神志陶醉,通過他用筆之嚴謹,用墨之獨到,去感受他的用情至真、表意至善、造型之美,去體悟他的心思,自覺的去淨化靈魂,以達到人格的過濾,潛移默化中,回歸於萬物之本,領會於中國傳統花鳥畫的精致與意韻。

      霍春陽崇拜老庄,但又不妄自菲薄,又能以當代人的感受去關照審視現代,他吸納傳統精華,又表達出當代人的審美趣味。他畫傳統題材,又寓意表達出現代人的精神:《無言可人》一枝剪梅表露出一種堅韌頑強和嚴峻於孤寂中奮發,而又內蓄百折不撓的精神內涵,筆力所至,韌性如簧,展示出超然頑強的樂觀。《君子之品》,中間布局不作題詞,畫面干淨整潔,中鋒行筆於枝干,濃墨鑄葉,瀟瀟洒洒,神韻猶至。寓意為做人之高潔“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這正是吾民做人之根本啊。再看他的《意清池》,一片蓬葉、幾節蓮藕……活脫脫一個一清二白。中國人素以出淤泥而不染以澄靜懷,畫面簡潔大方,毫無刻意雕琢之感,君子風度躍然紙上,君子品格潛入畫中,他獨具匠心的布局,貌似無意,實則有心。那是對周圍事物的認知,也是生活積累通過藝術形式從心中的自然流露。

      “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隻有兩三枝。”霍春陽哲思融於韻致,至味化於淡泊,著墨不多,躍然臨風,他畫的《山葩香遠》以蘭抒懷,正如畫題所言:“潔身自好無塵垢,一片冰心永向陽。”幾叢蘭草昂然生機,不與他人爭寵,不與塵寰置氣,從容大度不卑不亢。虛靜中求淡雅,黑白中求疏密,他用嫻熟精到的筆墨,准確生動地點化著謙謙君子之風,並為我們營造了一個悠然恬淡、神韻飄逸的畫中境界。

      蘇軾曾以飲食中的梅鹽為譬,指出:“梅之於酸,鹽之於咸,飲食不可無鹽梅,而其美常在咸酸之外。”通過梅鹽咸酸,旨在告訴花卉的藝術最高表現,是在畫外,而不是在畫內。是的,霍春陽的花鳥畫,畫面潔淨,用筆洗練,氣韻貫通,惜墨如今,盡得風流,全得力於對中國文化傳統的學習領會思考,深悟中國繪畫傳統哲學思想。用自己的心血和生命固守我們傳統的文化精神,他認真研習黃荃父子及宋元諸家,深入到中國文化的內涵中提煉自己的繪畫語言,不被外物所左右,繪制出無數面彩旗路標,告訴當今,乃至后人,此路為正道,大道可行。

      當今中國畫界,浮躁投機,魚龍混雜,各種思想、各種觀念充斥於中國的角角落落,更有甚者,兜售自己作品如同街頭小販,完全喪失中國文人傳統,表現出猥瑣與低下,平庸與世俗。此時此刻,我們欣賞霍春陽的作品,無疑是一種回歸和淨化,注釋著一個中央與民眾的共同呼聲,反對自虐﹔共建一個和諧的社會。靜下心來細細咀嚼,不自覺中我們會穿越時空去聆聽老庄、孔聖的教誨。我們的眼前會浮現出陸放翁才情回溢的詠嘆:“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我們也會徐徐走進周敦頤:“……獨出淤泥而不然,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溢清,亭亭靜植……”

      我們的民族因有如此精深博大的文化遺產而綿延千年,我們民族代代總有像霍春陽這樣的志士仁人用生命保守著中華命脈——中國文化精神並弘揚光大,這就是我們民族的傳統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