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aiyan.pp6.cc  
 
收藏资讯
    离经叛道,还是开拓创新——也谈南海岩的水墨重彩人物画

     当代北方人物画家中,以田黎明、何家英、史国良、南海岩四人颇具代表,他们个性鲜明,风格突出,引领当代水墨人物创作,有自己的学术定位与市场价值,但同时也有一些争议。田黎明画面空灵干净,以淡墨光影的创新技法奠定了自己在美术界的学术地位,但有论者以为其画体现不出书法用笔,写意精神不够鲜明;何家英画面沉静唯美,格调高雅,造型精致准确,突显出当代工笔人物画的高度,但有论者认为其在工笔和写意之间,人物补景及书法之间仍有差距;史国良继承黄胄率意酣畅的风格,以老辣纯熟的笔墨和生动传神的人物造型,诠释着当代写意画的精髓,但有论者认为开拓创新性不够。
      
        而对于极具个人特点,原创意味很足,在“衡中西以相融”之路上走的更远的南海岩而言,其争议也最大。誉其者认为他找到了中国画的最大张力,提升了中国画的表现能力,丰富了传统水墨的技法,走出了中西相融、工写结合,又风格鲜明的个性艺术之路;否其者或谓其以西画之法画国画,注重技巧忽视内涵,却缺乏中国笔墨特有的率意;或谓其是在画照片,只是功夫活,谁都能画。

      国画自清末以降,就走向了中国画现代化转型的艰难历程。每个优秀画家在此成长过程中都伴随着批评和指责。石鲁的画曾被称为“野怪乱黑”,齐白石也曾被指责为“世俗村野”而长期无法进入北京主流艺术圈。这种现象在中国美术史上并不罕见,更远的则有仇英因不会作诗且喜画界画,长期被当时文人圈所讥笑,甚至连李成也曾被董其昌列入次一流。

      绘画本是画家个性、学养、品格、情绪在笔端的综合。优秀的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且反映生活。李可染先生曾经说过,“所贵者胆,所要者魂”,南海岩敢于摒弃传统水墨人物的概念套路,探索出深沉、厚重、立体、瑰丽的个人绘画风格,首先在于他的胆识和激情,在其儒雅性格之下,有热烈如火的虔诚与激情,而这种激情的表现手法业内经过了反复的试验,一遍一遍的积墨、堆彩,最终形成现有的风格。这是一个开创的过程,也是一个悟道的过程。

      显然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南海岩连续16年不间断地深入藏区,感受到藏文化的神秘和博大,接受了藏韵藏风的精神洗礼,一旦这种情感渗入血液,不管他身处哪里都神牵藏区。有了这份情感,南海岩绘画时自然成竹在胸,思绪随着笔墨喷涌而出,一层层、一遍遍,源源不断、周而往复,就构成画面里神韵生动的人物,内涵丰富的景物。也正因如此,南海岩的画就具有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不可抗拒的精神感染力,观者通过画面就能深切感受到一个古老民族现在的生存状态,理解了一个虔诚信仰存在的意义。实际上南海岩的作品就像一张张西藏的名片,让更多的人去关注西藏,了解西藏。从这个意义上讲,说南海岩画西藏题材,不如说是西藏文化选择了南海岩去传播自己。

      不可否认,为了忠实于自己的情感,南海岩借鉴了西画的一些技法。但材料使用、画面结构、色彩运用还是国画手法。而且线的韵味也非常讲究,只是南海岩把线巧妙隐在墨下。南海岩用墨老到,笔和墨的运用,水和墨的运用都独具匠心,画面上不但体现出行笔的轻重缓急、墨的干湿浓淡,同时结合画的内容,既气韵生动又应物象形,有着极高的艺术表现力。本来就知道南海岩早期的写意人物画得不错,去年又见过他的花鸟画,构思精湛,意境超逸,很有王雪涛的味道。南海岩画的山水画也笔精墨妙,毫不逊色于很多专业山水画家,这已经说明南海岩有着很好的国画功底。

      “精益求精”,南海岩作画近乎虔诚,而且对自己艺术的要求近乎苛刻。很多人都知道南海岩绘画费时间,别人一天画三张大画,他三天也画不了一张小画。而且他的画也并非每个画家都可以用时间堆积出来。南海岩所画西藏人物画市场上赝品极少,原因一是造假者到不了他的绘画高度,南海岩的造型能力、构图能力和色彩把握能力很强,远非普通画家所能企及;二是南海岩在创作时会投入真感情,不去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在笔毫的行进、墨色的渲晕、形神的脉迁上都会反复推敲,这基于他对藏区的熟悉和热爱。可见优秀的绘画作品不是随意而成的,每一根线、每一个点都带有思考,是画家在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积累,结合自己的理解再综合表现出来。所以可以说,画家对生活理解的深度和学养的广度决定了绘画的内容及表现方式的高下。

      在国画现代化转型的道路上,有无数先贤的背景。远有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蒋兆和,近有卢沉、周思聪、吴冠中。先贤对西方绘画的思考、吸收与借鉴,给中国画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了有益的尝试和选择。艺术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借鉴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技法为我所用,南海岩正走在这条路上,这是“技”对“道”的补充,是创新与传承的辨证。南海岩的西藏绘画体现着生生不息、昂扬向上的民族精神,同时真实反映雪域高原的风土人情和宗教信仰,有着很高的审美价值和现实意义。如果只是因为他在国画技法中糅和了西画元素,就把他的创作归于异类,认为他是离经叛道,未免太武断太可悲。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些前贤智慧的语句阐释出自然界之所以蓬勃发展、社会之所以进步就在于有包容性。我国历史上文化高峰期的产生,就是各种文化自由交织,甚至激烈碰撞的时候。相反一味强调继承而不强调创新,就是故步自封死水一潭。艺术也是如此,中国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繁荣和昌盛既需要包容性,更需要像南海岩一样勇于创新,渴望突破的优秀艺术家不断产生,同时也需要更多学界的理论家去推动它。那样,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艺术繁荣期就要到了。(来源:收藏·趋势/张剑)
                      欣赏更多南海岩作品请上南海岩个人官网:nanhaiyan.pp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