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lianbin.pp6.cc  
 
收藏资讯
    “天地吉祥”纪连彬中国画展在京隆重举办

    •                                    展览时间:2015-04-15 - 2015-04-22
                                         展览城市:北京 
    •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

    •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

    •                                    参展人员纪连彬

    •                                    开幕时间:2015年4月15日下午14时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一、八、九号厅


      •                 天地人神的圣殿——写在纪连彬展览之际

          温厚、朴实是纪连彬这个东北汉子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当我们观看他的作品时,好像他是行走在另一个空间的人。色彩的强烈、线条的粗犷、境象的神秘使我们感到他又像在现实中,又像在梦境里。

          显然,梦境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是梦寻现实或是在现实中寻梦,作品展示了“我从梦中醒来,被梦境所诱惑,于是重新去寻找……”这一他九十年代初的创作自白。寻找精神之境、追寻艺术之梦是他的人生目标。在他创作了二十年的《雪域祥云》系列作品中,他把我们领进了西藏高原的精神灵域。我们感到了他作品中奔涌而出的是大自然、天地与人的超然博大的气象,雪山、峻岭、藏民的淳朴、虔诚、圣洁和崇高,在他的笔下是佛光普照天地祈福的永恒圣域净土。

      •     纪连彬,这个黑土地上走出来的画家鬼使神差地从平原一步步踏上雪域高原。他把自己对人生、艺术的热爱融入高原,自然与人的生命关系成为他的创作主题,语言符号是他的情感的载体,通过画面向人们诉说关于自然与人、人与宗教、人与人关系衍化的生命的伟大和崇高。这种天地人神的同在,展现了天地大美的境界。在他发现西藏的同时,也是发现了自己,并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

        在他的形式语言中,选择高原云朵作为个性符号。在精神层面与形式语言层面达到同构展示,在精神层面体现了对传统文化中祈福吉祥内涵的吸纳传承,云朵在他的作品中被赋予吉祥内涵,用团块和球形的滚动态势成为作品结构的一个中介环节。运用笔墨的表现,通过圆润的线与墨气的交织纵横,形成云形、云气掩映下的神秘莫测的梦的境地。在水墨画用墨单纯表现的同时大胆用色,这在他作品中又体现出另一特征,即浓墨重彩与水墨单色黑白渲染有节奏地突出互换,减弱一种状态给人造成疲劳的可能性,加强其视觉对人深层思维的冲击。整体上说,他的作品注重画面的气势,不乏恢宏和壮美,并用浪漫主义的抒情畅想塑造天地吉祥的生命交响。
        在视觉语言上,连彬充分的运用了同构和对比结合的方法。强烈的色彩在展览中,他的《祥云》系列以强悍的视觉张力跃出墙面,红黄蓝三色已是他西藏高原的标志色彩。红色表达了真诚和热情;蓝色表达了圣洁和纯净;黄色的浓烈象征了宗教感与原始感,《高原人家》系列,以田园诗写照出了圣域的家园图景。而他的《印度•印象》系列通过局部细碎色彩的交错斑斓,表达了浓郁的异国气息和异域的文化特色。在他的《梦海》系列中,通过惠安女表现了人与海关系的生命主题,这是他的新作品。其色彩在原有特色的基础上,语言又有新的突破。
        纪连彬在中国画领域的探索成就是通过中国画语言的开拓创新进行的。以意象、幻象及幻化的语言方式,以写实的具体表现手法表现了精神空间对现实的写意超越。在天地人神的大空间里,传达出“天人合一”、“物我相融”的中国文化精神。他以独特的视觉造型,笔墨新语和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形成了自己的精神指向。
        在水墨和色彩两类效果上的大胆突破,丰富了中国画的色彩语言,是对人物画表现领域的拓展。他力图从当代文化的角度来阐释传统文化的现代性。通过对东西方美术的比较和借鉴,对民间艺术的挖掘和使用无疑是走向当下学术前沿探索的道路。他的艺术在样式、风格的独特性,语言内容的突破性和学术高度上都有大胆的探索,具备明显的辨识和影响力,为当下中国画界增添了新因素。连彬是理想主义者,寻梦之旅他将义无反顾的前行。在学术和工作上,他都不但任劳而且任怨,厚积必有薄发,相信他会不断取得新的成就,让我们翘首等待吧!
                                                                                           ——文杨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