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xiaoqin.pp6.cc  
 
收藏资讯
    墨润纤柔美 笔唱大风歌----曹小钦“没骨”艺术欣赏
    没骨画是中国画传统花鸟画的画法之一。而没骨技法在中国画中的延伸和扩展,丰富了中国画的艺术表现范畴。没骨法历经中国艺术几千年的发展之路,曾经出现了宋人梁楷的《仙人泼墨图》、明人徐渭的芭蕉图、清代任伯年的花鸟画等艺术经典。但从没骨画发展的现实来看,因为种种现实及历史原因,其日渐式微却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艺术背景之下,我们欣喜于仍然能够看到以曹小钦为代表的一批画家,以自己的艺术梦想和生动实践,坚守和高扬着中国画的传统旗帜,寻求着中国没骨画的发展新路,并形成了新时期中国没骨画的艺术高峰。

    在没骨中立骨风,表达“气吞万里如虎”的生命气象,是曹小钦唐马系列的艺术精神。马作为中国人传统意义上的生命图腾,具有着豪放、忠诚、无畏的精神内蕴。唐代作为中国封建社会辉煌极盛的历史阶段,在继承了隋代初盛的畜牧业和实行强盛无比的马政制度后,伴随着马业的发展,马画在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次创造高潮,马画大师更是层出不穷:展子虔的马静中有动,动中传神;曹霸画马,取于真形,且喜画瘦马,杜甫称其马“锋棱瘦骨成”,既得原形,又得“骨相”;李公麟常在马厩写生,画马以白描居多,其笔下的马形神兼具,为唐宋时期画马者少有。如何再现唐马的艺术雄风,如何将盛唐气象完美地展现于笔端,是曹小钦马画的艺术思考。由此,曹小钦从精神表达出发,将具有鲜明唐代特点的盛世风范和强烈拼搏取向的个人向往完美结合,以没骨之法和笔墨技巧,创造出“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的恢宏景象。“没骨”看似浑然一体的块面,实则是线的扩大,以求笔中墨韵之变化。清代方薰在《山静居画论》中曰:“墨法,浓淡精神,变化飞动而已。”中国水墨的妙处往往就在于这种变化飞动、出人意表的偶然之美。曹小钦正是以这样的笔墨语言,借鉴西画异质,融汇写意墨法,在其一幅幅精品佳作之中,以一往无际的荒漠流沙和漫漫无际的辽阔草原,作为唐马追风的艺术背景,表达着“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艺术豪情。曹小钦的唐马系列,取材广博宽泛,内容丰富多样,既有风驰电掣的《兵贵神速图》,又有史诗般波澜壮阔的《大风歌》;既有抒发民族情怀“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岳飞满江红词意图》,又有洋溢着民族生活情趣的《唐人马球图》。这些绘画精品中的马,有着掀天揭地之势、腾驾万里之姿,让人感觉荡气回肠,“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是作品形象最生动的艺术表达。这些艺术景象,似乎能让人听到远古战场的战马嘶鸣,听到马踏连营的豪迈长歌,听到戈戟相向的弯刀明月,听到长弓强弩的勇猛长啸。曹小钦力求通过这些艺术形象,追溯历史的风云变幻,再现民族辉煌的历史图景,以艺术的再创造,雕琢与探求生命和艺术的高度、深度和厚度。诗人杜甫曾作诗题赠同是画马的曹霸,“先帝玉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曹霸作为曹操之后,深得先人贵胃风骨,而曹小钦先生同是曹氏后裔,其对唐马的深情怀想,其对曹氏风骨的千古仰望,也必然渗透于唐马系列的笔墨中间。而其在不言之中表达的艺术大美和巍巍风骨,也必然长存于其对中国画的不懈求索之中。

    在没骨中写柔情,表达着现代时尚与传统审美的深度融合,是曹小钦没骨人物画的完美表现。东晋顾恺之曾说:“凡画,人最难,次山水,后狗马。”中国人物画向来追求“传神写照”,其审美标准则是雅逸之格。而以没骨之法表现人物,梁楷应是开山鼻祖,其代表作品《泼墨仙人图》,用笔用墨畅快淋漓,不拘小节,或泼或写,以了了笔墨将飘逸奔放的仙人气质抒写于画外。曹小钦借鉴与创新先人笔法,将彩没骨、墨没骨的传统技法运用到极致,探索建立了其没骨人物画的四大系列:一是大人物系列。其以《道法自然》、《达摩面壁图》为代表的道释人物画系列,以宗教般的虔诚,追求着无上空灵的境界,以其生动传神的艺术描摹,以一个手势、一个眼神的微观传达,回答着关于洪荒宇宙的自然法则与神性光辉;以杜甫、苏东坡为代表的诗词人物系列,以细腻传神的人物刻画,呈现其诗意迭荡的生命历程。二是草原人物系列。这些普通生活中的普通人物,有着鲜明的民族印记和地域特色,似乎能让观者感受到浓郁的草原气息,能让人在低眉蹇首的深思少女中,感受着人之神性的崇高,又能在《苏武牧羊》似的历史回望中,洞悉历史在某一时刻的静守与苍凉。三是人文德昌系列。这些作品以女性柔美身姿为表现内容,是曹小钦艺术创造、艺术特色的集中展示。在这一系列中,曹小钦突出符号语言的简洁性,突出背景材料的传统颠覆,为女性的阴柔之美设定为没有生命场景和语言系统的空白渲染,能说话的似乎只有女性的长发流瀑或是发髻轻挽,以及张曲有度、卓立时空的美妙躯体。尤其是曹小钦将中国大篆体的刻板笔画,堆砌为女性或依或扶、或坐或视的生命背景,在强化画面的装饰性及传统韵味的同时,也为突出女性的柔美增添了艺术表现的另一手段和途径,并以此淡墨风情和神思妙写,抒发着中国传统女性的古典之美和时尚情怀,以及画家对美的赞美与仰望。四是青史红尘系列。这是曹小钦关于生命个体与历史长河哲学思辨的深层次思考。在这些作品中,画家深刻反思历史人物在重大历史时期的个体命运与时代潮流的矛盾纠结,肉体生命的真实、青史留名的渴望与历史时空的反向与悖逆,成为矛盾冲突艺术再现的笔墨语言,发人深省,让人深思。曹小钦的四大人物系列作品,将传统的审美观转化为视觉与思想的理想载体,表述着深刻的人生哲理以及无限的美的传达,使每一个艺术形象的生命主体,焕发着无限的人性光辉,这是艺术表现的生命真实,也是艺术的最终归宿。

    在实践中探求理论的集成,探索没骨画的传统意义和现实超越,使曹小钦具备了成为大师的浓厚学养和艺术修为。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使曹小钦深刻领会到:“在中国传统观念中,无论是对宇宙的体认,还是对伦理、道德、审美的要求,抑或是对生命的把握,都以中庸为高…中庸即是将各种对立的因素进行有机的综合,以达最佳的和谐状态。传统中国画的审美倾向更是如此:在似与不似、工与写、虚与实、枯与润…从这端到那端存在很大的表现空间,任何画家都可根据自己的性情学养,通过努力找到自己的位置。”恰是在“这端与那端”之间的“位置感”,体现一个画家的睿智与才情,“这端与那端”的艺术辩证,并不是所有画家都能有所体悟。而在对没骨画的探索方面,曹小钦创造性地提出:“没骨法更要求骨法用笔,同时要求转折提按必须在结构的骨点上,它是将书法中的点扩大、线变粗,通过墨色、纯平面的组合,借助交切、粘接、转侧来塑形象,形象即是笔墨本身。”由此我们可以感知,曹小钦不仅仅是画风独特、堪称大师的画家,同时兼具了绘画理论的大师内蕴,他对中国没骨画的总结与反顾、继承与创新,为中国没骨画在新时期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理论探索和实践经验。

    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曾经说过:“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对现实和对梦想的热爱,找寻自己的道路。”在艺术的道路上,曹小钦无疑是成功的,因为他找寻到了属于他自己的艺术天空。在“这端与那端”之间,在此岸与彼岸之间,在经纬与时空之间,任何一个艺术家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其中,曹小钦必然是最独特、最耀眼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