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zhilin.pp6.cc
 
  
 
 
书画家专题
    靳之林的历史撷英(之六)----北京与我

    21.解放前的生活与新思想的由来
      靳之林13岁时因躲避侵华日军抓差逃离了家乡,在滦县初中一直寄居在图画张老师家中。初中毕业后,和图画老师的儿子张运乾同去北京,投考学校。为了解决吃住,报考了北京市立师范学校,学校供给食宿和校服。
      侵华日军占领河北后,父亲辞职不再担任校长,一家人没有了收入来源。离开家后,靳之林一直是自谋生路。哥哥在北大工学院上学,距离他就读的北京市立师范很近。哥哥1946年毕业到青岛去工作。给靳之林留下了一辆自行车。靳之林骑着这辆自行车走过全北京城。
      为解决生计,靳之林发了冬装就去鬼市摆地摊卖掉夏装,发了夏装卖冬装,卖报纸,到天津贩小米西瓜到租住的小屋对面煤铺代卖。进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后,徐悲鸿还介绍靳之林到佛教会办的向善小学代课。最困难的围城时期,靳之林用父亲留给他的文伯仁的画换了一袋面粉。如果北京不解放,靳之林的生存就成了问题。
      1948年底,北平和平解放,靳之林和艺专师生一起在东郊民巷迎接解放军进城。
      19498月,靳之林参加了北京市大中学生暑期学习团,学习两个月。这个学习团相当于共青团团校。同去的还有沈武锐、张信让,以及音乐系的几个地下党员。在学习团里靳之林听过胡乔木讲“阶级和政党的关系”,“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艾思奇讲“社会发展史”,陈伯达讲“四大家族”。靳之林在学习期间加入了中国共青团。
      为准备开国大典,董希文先生应邀在天安门绘制挂巨幅毛主席画像,靳之林也参与了这项工作。101日,艺专的全校师生参加天安门广场的游行。靳之林亲耳聆听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他更坚定了按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进行艺术创作的决心。
      22.香港回归激情创作
      199771日香港回归,靳之林重拾画笔开始绘画创作。
      靳之林的工作是分段进行,身份不断转换。早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求学和工作期间,他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创作了《罗盛教》、《南泥湾》、《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等重要作品,成为油画创作的中坚力量。因工作调动和文革等原因,在吉林只有少量油画作品问世。但是,落户延安后,他的工作重心放在群众文化工作上,组织各种美术训练班,搞剪纸普查,组织对陕北石窟的普查摸底,考察秦直道,13年间,摸索出一种新的研究方法,以古老的民间艺术和民俗,和健在的农村老大娘剪纸能手剪纸“活文物”,与地下出土的死文物以及古史传说完全吻合,三者互相印证,从而破解出一批出土文物中的中国原始文化符号。靳之林总结出《我国民间艺术的造型体系》,把民间美术的文化传统带进大学课堂,直接促进了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的成立。
      香港回归之前,靳之林的工作重点都扑在身体力行的田野考察中,以及整理资料,完成《抓髻娃娃与人类群体原始观念》、《生命之树》、《绵绵瓜瓞与中国本原哲学的诞生》的写作,基本没有绘画创作,因为靳之林明白,他一旦拿起画笔,就不能回到案头工作。香港回归,靳之林胸中的热情迸发,再也不能抑制绘画的渴望,重新接续他的绘画人生。
      23.考察的足迹
      靳之林自1978年组织延安剪纸普查开始,进入到中国本原文化和本原哲学的领域。他没有埋头书斋“以经解经”,而是不畏艰辛深入到民间美术的实践者中间,置身于远古文明遗址,再与历史文献印证,摸索出了独特的研究方法,即以民间文化、考古文化与历史文献古史传说三者结合相互印证。
      靳之林一旦进入中国本原文化,就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感应到其中所蕴含的远古智慧和心灵,他执著地求索,一度把热爱的油画创作忍痛割舍。在延安工作期间,他对中华文明的发源地黄河流域已经进行了将近十年的考察,调入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工作后,他的考察扩展到长江流域、苗族聚居生活地带,以及东北辽河流域,考察的足迹遍布全国。他发现,延安老大娘给他的“阴阳观”和“生生观”能够解读中国的本原文化。中国的民间美术的纹样和符号,虽然存在着地域特征,分属不同的文化图腾带,但是仍然可以找到演变的路线与内在的关联,他认为中国本原文化的主题始终未曾改变过,就是对于生命、繁衍的崇拜,和万事万物皆有阴阳,阴阳交合,化生万物。
      20世纪90年代以后,靳之林把研究的视野进一步拓展到人类文化的共通点,他开始把考察的重点延伸到世界人类文明遗址,他去了埃及、印度、中东等地,发现人类对一些符号的使用暗含着同样的意义。比如生命树的形态,在多个国家至今都有应用。对于生命、繁衍的崇拜即“生生观”是人类文明中共通的观照,而“阴阳观”只在中国本原文化中存在。
      靳之林还在应邀到国外讲学时着力推介中国的本原文化研究成果,展示中国文化的独特性。中国本原文化作为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有着永不衰竭的生命力,将对中国现代文明提供永续不断地润泽滋养。

                                                                                                             岳洁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