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zhilin.pp6.cc
 
  
 
 
书画家专题
    大自然的守望者——靳之林的艺术之路

    在与大自然的情感交融中,陶醉于物我合一、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满足和最高的艺术享受。

    ——靳之林

    82岁的靳之林质朴得一如农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即以《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和《南泥湾》享誉画坛。他说,自己并不情愿抛头露面。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靳老向我们讲述着他60年的艺术之路。“我很少在画室画画,大自然、黄土地都是我的画室。”靳老就是这样一位朴实的艺术家,坚守着对黄土地、对大自然的感情。

    在靳之林老师家留影

    大师启蒙——金鲤已入水

    1928年,靳之林出生于今河北省滦南县胡各庄镇一个颇有传统文化气息的家庭。 靳之林中学毕业后,在父亲的支持下,1943年考取了北平市立师范学校。这所学校有一个收藏丰富的图书馆,大量书画原作和珂罗版精印画卷可供学习和临摹,这无疑给了靳之林一个难得的机会。他的艺术天赋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一次,靳之林从朋友处借到一本徐悲鸿先生的画册,其中《萧声》典雅恬静的中国妇女形象,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令他陶醉。 

    1947年他如愿以偿的考取了由徐悲鸿主持的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攻读西画。徐悲鸿重视写实、师法造化的现实主义艺术道路,以及以素描、油画写生作为解决造型与色彩基础的教学思想,在他的教学实践中得到充分体现,给了靳之林很大影响。徐悲鸿十分重视对西画系学生进行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除了亲自讲授中国美术史外,并亲自陪同齐白石先生为学生授课。齐白石由开始到完成一幅画始终清水一杯的全幅总体布置的画法等,靳老至今记忆犹新。“在中央美院的这四年,让我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本功,尤其是徐悲鸿和齐白石老师对我以后的艺术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 ,靳老的话真挚朴实,谦逊中带着对绘画的执着与热情。

    融情山水—— 化龙舞九天

     1949年北平解放时,我才真正找到了自己。”靳之林说,是古元木刻、赵树理的小说,还有陕北民歌、陕北剪纸,以及这些解放区文艺作品中表现出的生命活力,表现出的火辣辣的中国农村生活,让我找到了自己。

    1959年,靳之林的机会来了。因为受邀为革命博物馆完成《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创作,靳之林第一次踏上了延安这块热土,亲眼看到延河水,亲眼看到宝塔山的倒影。“俯饮延河水,脸贴宝塔山,十年不眠夜,热泪想延安”。这首自创诗至今难忘。几十年后,靳老先生回忆说:“那是我已经和那片黄土地融为一体,难舍难分。于是心里萌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全家到延安落户,在那块土地上扎根,做延安人!”

    1960年靳之林又接受军事博物馆《南泥湾》创作任务。再度去延安,靳之林的目标更明确了,他开始搜集具体素材,包括水桶、碗等很多细节。这里强烈的色彩彻底让他神魂颠倒了。“蓝天白云金山,白羊肚手巾,黑或蓝的裤子,红布兜兜,红黑红黑的脸,还有金黄色的黄土,刚翻过的赭石颜色带水分的湿土,色彩质朴、强烈、浓郁。”最后是解放军和延安干部的草木灰,他们的衣服是那种发白的灰,这种灰是最崇高的,也是最神圣的色彩。“后来在《南泥湾》里,我重复地用这几个颜色,作为主调。”他认为,画《南泥湾》不需要夸张,生活本身就是最高的生活。

    “画笔之意不在画,在于山水之间,在于寄情、示气。”靳之林在调到吉林艺术学院的日子里,他带上干粮和雪橇,来到长白山林海,在与世隔绝的林海心脏地带和护林老人相伴。每天早晨靳之林背起画箱,路上为了警告狗熊让出路来,他用合拢的三角凳作木棒敲打着插板箱上的画箱,走过营地附近躺在小河上的一棵老树独木桥,爬上长白山下林海中唯一的一座小山的山头,在冬季狗熊蹲仓的两棵枯木中间支起画箱,画长白山写生,连续半个月完成《长白林海》作品。靳之林回忆说:“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我都会走入大自然领悟自然的真谛,对于我的学生,我对他们说,一定要去大自然写生,不能只在象牙塔里写论文”

    国境之北——挥笔现英豪

          1955年冬,靳之林接受了军事博物馆创作油画历史画《罗盛教》的任务。

          罗盛教是195212在朝鲜平安南道成川郡朔仓里,为抢救滑冰落水儿童崔莹而光荣牺牲的。英雄牺牲后,很快就有油画、连环画出版,但画面都是罗盛教一甩棉衣,就跳进一个普通冰窟去救人。但是罗盛教水性很好,那么,一个普通的冰窟窿,罗盛教怎么会牺牲呢?他百思不解,于是向军博提出实地考察的要求。

          这时朝鲜战争刚刚停战,为了躲避敌机的骚扰,靳之林乘坐的汽车蜿蜒夜行在冰天雪地之中,黎明时到达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所在地桧仓郡。“第二天等天亮了,放眼四望,巍巍雪山,气势磅礴,景象极为壮观。而战后的三千里江山却满目疮痍,十分凄凉。在零下40的早晨,孩子们光着脚在冰上滑,志愿军战士破冰为老大娘担水。于是我抓紧时间画了《浩劫后的朝鲜》、《桧仓郡志愿军司令部》、《志愿军为老大娘挑水》。”

        经过几天休整, 靳之林来到罗盛教牺牲的地方。“这里是大同江支流,它由西北注入悬崖下的深渊折向东北,在转弯处形成很厚的冰滑坡,冰爬犁很容易从这里滑向深渊。深渊处有一股终年不冻的泉水,人一旦掉进去,是很难爬上来的。罗盛教救崔莹时,跳进冰窟,曾3次用力将崔莹推上岸,而他自己却再也上不来了。”靳之林在到达现场之后就完全明白了。 在朝鲜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靳之林沉浸朔仓里人民的深情之中。他在这里画了《罗盛教牺牲的地方》、《罗盛教河》《崔莹的妹妹崔爱子》。19567月完成了油画历史画《罗盛教》的创作 

    革命圣地——丹青现峥嵘

    在靳之林的艺术生涯中,油画历史画《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南泥湾》是其浓重的一笔。到陕北去,到延安去,是他多年的夙愿。伴随着中国历史博物馆交给他的创作油画历史画《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的任务,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1959年春的一天,我乘坐的飞机下午4点在延安机场降落,在进入延安老区后,黄土、蓝天、红彤彤的脸庞、白羊肚毛巾、老羊皮袄,金色的宝塔山倒映在清澈的延河里,还有古元木刻中那浓郁的色彩、质朴的气质,一齐涌进我的眼帘。”靳之林的第一站是延安东二十里堡。清晨,他和羊倌一起消失在黄土层峦之中;白天,跟着农民犁开第一垅黄土;晚上,向老乡了解毛主席在延安垦荒时的情况。他和修延惠渠的一位佳县民工老汉交上了朋友,两次完成了他的肖像画《陕北老农》。这幅作为《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创作素材的土油画中质朴的农民形象,在以后辗转岁月里一直跟随着他,多次出现在他的作品中,成为他的艺术之魂。靳之林后来回忆说:两个月的陕北生活和艺术实践,是我的艺术生活转折,决定了走我自己的艺术道路。

    1961年春天,靳之林又承接了军事博物馆创作油画历史画《南泥湾》的任务。他首先查阅了当年359旅在南泥湾开荒时的电影记录片、照片及大量文献资料,画出创作草图。这幅画和《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一样,他不想孤立地画领袖人物的劳动,也不想孤立地画指战员开荒,他要表现的是当年干部与群众之间的亲密关系,于是确定了以359旅干部战士向农民请教作为主要故事情节,到当年359旅旅长王震同志家里听取意见。

    “王震向我讲述了当年开荒的真实情况。他取出一个褪了色的灰布小包,里面是他当年用过的笔记本,记录着战士们写在桦树皮上的诗,还有一些记录开荒生活的文字。他还取出当年120师师长贺龙同志在南泥湾开荒时的照片给我看。这很真实,当年战士大多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南方战士,不会开荒,所以每个连队都请了一位老农做指导。”得到王震同志的热情鼓励和指导,靳之林满怀信心地回到南泥湾。在紧张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完成了全部环境的生活写生。

    《毛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和《南泥湾》,是靳之林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上的一次重要实践,连续3年的写实创作,是靳之林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靳之林的油画创作,从中华民族文化群体的民间美术中感应到中国本原文化、本原哲学与民族精神,从中受到启发使自己的创作得到升华。靳之林从发现、感悟民间艺术,到对民间艺术全身心地探究,是一种主动的,发掘式的吸收。他在保持油画的语言品质的同时,融汇了中国笔墨的写意精神。在用笔上不是欧洲方笔触的理性笔法,而是自由抒发的中国传统的笔墨,生动而不轻浮,奔放而不粗泛,感觉内在细腻,造型丰富深厚,具有鲜明的个性。

                           靳之林倾情献墨宝“丹青海藏网”
    尾声:

    结束了3个多小时的采访,靳老挥毫为我们题字留念。临走时,师母轻声说老师还没吃午饭,82岁的靳老能在3个多小时的访谈中丝毫没有流露出困意和倦意,顿时我心里充满内疚和感动。

    漫步在雨中的煤渣胡同,回想着靳老临结束时谈到自己梦想:十年后办自己的画展,把自己沉淀多年的宝贵文化财富编辑成书留给后人,此时此刻一首小诗浮于脑海,“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这么小的一个胡同住着靳老这样一位平凡而不平凡的可亲可敬的长者,“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靳老的境界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理解的。



                                                                                                    
    丹青海藏网  记者郭夏
                                                                                                         2010613